托尔斯泰“被国有化”:布尔什维克的伟大家长

  编辑导读: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的托尔斯泰信徒的发言人是布嘉尔科夫,他在战争头一年就写了一系列关于战争的文章,从监狱释放之后,他还组织了反战签名,签名者迅速被沙皇的士兵逮捕,幸运的是,大部分托尔斯泰信徒都被释放了。托尔斯泰信徒在那个时候大概有五千至六千之众。
  
  前天,11月20日是托尔斯泰逝世一百周年纪念日,与一百年前整个俄罗斯陷入巨人陨落的悲痛相比,这一天在俄罗斯非常平静,即使在苏联时代,托尔斯泰的生日和忌日都是非常重要的纪念日——当然那也是另外一回事情。
  
  1910年11月20日清晨6点5分,大文豪列夫·托尔斯泰在荒凉的阿斯塔波沃德火车站去世。而在几天前,托尔斯泰和私人医生静悄悄地离开了波良纳庄园,“冲出了他所生存的监牢”。托尔斯泰在生命最后时刻的离家出走,一个世纪以来被不断地诠释。茨威格后来在薄薄的小册子《托尔斯泰传》最后,细致入微地刻画了托尔斯泰人生的最后时刻。
  
  1928年的9月,茨威格来到苏联参加了由官方组织的托尔斯泰百年诞辰盛大纪念活动。在托尔斯泰去世10多年后,托尔斯泰这位“旧时代”的作家已经被苏维埃成功塑造为苏联人民的精神象征,成了这个新生国家的集体崇拜偶像。痛恨一切政治体制、崇尚非暴力的托尔斯泰,不出几年居然成了“局内人”,成了战斗的武器,他的所有思想、著作都要接受检验甚至消毒。这真是够讽刺的事情。1991年苏联解体之后,纪念托尔斯泰不再有政治狂热,虽然“托尔斯泰”的名字印在俄罗斯大地各处,但波良纳庄园和阿斯塔波沃德火车站回归安静甚至有点孤寂,相反在西方,随着托尔斯泰作品新译本的陆续推出,重读托尔斯泰成了热潮。
  
  托尔斯泰信徒
  
  “拥抱”布尔什维克
  
  托尔斯泰去世后,他的助手切尔特科夫日益活跃起来,作为托尔斯泰晚年最亲近的人物,外界对切尔特科夫的兴趣甚至大于托尔斯泰的家人。采访、演讲没完没了,更重要的事情是,切尔特科夫忙着整理和编辑托尔斯泰的手稿文集,他这个时候也许不会想到,他此后的所有人生都将献给编辑托尔斯泰文集。切尔特科夫也知道,编辑托尔斯泰全集是一项浩大的工程。他已经得到授权使用所有托尔斯泰晚年手稿,1913年他把手稿全部转移到了圣彼得堡的科学院,以便妥善保管。
  
  第一次世界大战时期的托尔斯泰信徒的发言人是布嘉尔科夫,他在战争头一年就写了一系列关于战争的文章,从监狱释放之后,他还组织了反战签名,签名者迅速被沙皇的士兵逮捕,幸运的是,大部分托尔斯泰信徒都被释放了。托尔斯泰信徒在那个时候大概有五千至六千之众。

                       
下一篇 2019年10月17日 pm4: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