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阅读最新章节《穿越:独宠天才小医妃》

小说:穿越:独宠天才小医妃

类型:古代言情

作者:寒姑

角色:楚灵溪孟玄烨

简介:【双洁+甜宠+随身空间+医妃】
  楚灵溪,堂堂医学世家千金,竟因一场实验意外穿越成了从六品小官家备受冷落的嫡女,被继母送到偏远的庄子里自生自灭,恶毒继母一家雀占鸠巢,霸占她母亲的十里红妆

  来自21世纪的她注定会在此世掀起一场血腥风雨
老天为她大开金手指,手戴的血玉镯竟是随身实验室!

  随手救的神秘男子竟是当朝七王爷,王爷厚颜无耻地想要以身相许

凭借一身医术,她定要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书评专区

画江湖之不良人:这里有多少个一星,就代表上本书有多好看(。・ω・。)ノ♡!。!给我滚回去更众星啊!!

海贼之黑暗大将:三分鼓励!

时空酒馆:哦,老螃蟹推的这基本书,怎么都这样啊。标准的套路文,设定一塌糊涂,看不下去啊!

穿越:独宠天才小医妃

《穿越:独宠天才小医妃》部分章节免费试读

第3章 庄外寻踪

楚灵溪手里拿着药想塞进他口里,身边又没可以喝的水。只好先把药放衣袖里。脑海里想着实验室的工作台,手里的药居然自然地放实验室里了。

哇,居然可以隔空收纳呢,这是老天对我倒霉的补偿吗。

她试着想拿工作台的生理盐水,一瓶没开封的生理盐水赫然出现在手里,她快速地又从实验室空间里拿出刚才的抗生素,撬开他的嘴一颗一颗地就着生理盐水灌下去。

有了这些药,今晚若不发热这人睡一觉应该能醒,楚灵溪也没太大的把握,毕竟他身上的毒还没解,要解毒必须抽他的血去实验室化验,再调配相应的解药。

“茯苓,你过来一下。”茯苓慌张地应声进来。

“你把他的衣服收起来,明天洗了就晾溪边干了再带回来,不能让杨嬷嬷和香儿看到。”

茯苓看着小姐面不改色地吩咐安排,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可又一时说不上来。

楚灵溪看茯苓神情迷茫,突然回过神来。以前楚灵溪性格软糯,对杨嬷嬷言听计从。庄里浣洗的活应该是香儿做的,香儿经常把手里的活扔给楚灵溪和茯苓。还说是嬷嬷吩咐的,若做不完她就不送饭过来。

整个庄子里的事都是杨嬷嬷做主,连张管事都得听杨嬷嬷的。楚父和周氏过来楚灵溪也不敢说杨嬷嬷半句不是。

周氏做事的高明手段,不是一般的后宅女人能企及的。

楚灵溪在庄子上吃穿用度府里都按时拨来了的,首饰和衣料并不比在京城的大小姐楚灵珠差。郎中也是每个月都准时到庄子上来为小姐把脉开药。在楚父看来,周氏对府里的两个亲生孩子也不过如此。

以前的楚灵溪看不出来问题在哪里,稀里糊涂的活到十四岁。身体弱得落一次水就没命了。

作为二十一世纪过来的楚灵溪可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不急,我楚灵溪会亲手撕了你周雪玉的狐狸面具。楚灵溪心里暗暗想到。

茯苓赶紧把地上湿漉漉的衣服抓起来放盆里,一枚玉佩落了出来。

“小姐,这玉佩好漂亮,这不像是普通人佩戴的呢!”茯苓眼睛都闪着光。

楚灵溪接过玉佩看了看,玉身瓷白温润,通透无暇,玉身雕着一只仙鹿站在祥云上。

楚灵溪外祖家送过不少的好玉过来她把玩,她记忆里有分辨一些玉的基本常识。

楚灵溪看出来玉价值不菲,可也从上面看不出这人的身份。由于身体羸弱,离开京城多年的她,从没接触庄子以外的人。郎中例外,他是周氏娘家尚书府的府医。

楚灵溪随手把玉佩往衣袖里一放,收敛一下神情。

“茯苓,我头晕,我先回屋躺一会,香儿若送药过来了你再喊我。”楚灵溪娇弱模样地抚了抚额头。

茯苓看着弱不胜衣的小姐,暗道自己糊涂,居然觉得小姐不一样了。

楚灵溪走进内室爬上床就睡,一身太酸疼了,很快就进入梦乡。梦里好冷,冷得她蜷着身体。

“二小姐,该起来喝药了,看你病怏怏的样子,老爷夫人看到又该迁怒于我们了。”香儿生硬的语气里没半点奴婢对主子该有的敬意。

楚灵溪缓缓睁开眼,香儿伸手就来扶她。

“香儿姐姐,还是奴婢来伺候小姐喝药吧。”茯苓满脸担心地走了进来。

“小姐,你又发热了。”茯苓摸着楚灵溪的额头,满是担忧地说。

“茯苓你大惊小怪的干什么,最近一年二小姐哪一个月没发过热,多喝点药就好了!”香儿瞪了茯苓一眼道。

“香儿,你去忙吧,药冷一会我再喝。”楚灵溪有气无力地说道。

“茯苓你看着二小姐喝药,我过一会来拿碗。”香儿转身出了内屋

茯苓熟练地拿了湿帕子给楚灵溪敷额头上,一边去摸楚灵溪的手心。

看着茯苓担忧的眼神,楚灵溪顿感心里好温暖。

前世里她没有兄弟姐妹。父母远在国外定居打理外公海外的生意。外公忙药材生意,外婆国内国外两头跑。就是生病的时候大多数是家里保姆阿姨照顾。在茯苓身上她感受到胜过亲人的那种关心。

“茯苓别担心,我没事,我睡一觉就好了。”

趁茯苓去拧帕子的时候,楚灵溪把床边桌上的药碗端起来悄悄地倒实验室的器皿里。

夜深人静,微风吹得竹叶沙沙响。庄外竹林边,几个黑影从山上飞掠而下。

“这边没有。”

其中一个黑衣人朝同伴比划了一个手势,几个黑影飞身而起,落在桃林边。

“这里有痕迹。”其中一个黑衣人小声说道。

其他几个黑衣人蹲在地上仔细查看起来。顺着地上青草被压的痕迹,他们几人很快找到小溪边。

“就是这里,我下去看看,你们在周围继续找。”话音未落,一个黑衣人飞身一纵落入水里。

黑衣人在水里摸索了好一会才起来。

周围搜寻的几个人又围了过来。

“老大身手不弱,溪水不深,有可能被庄户人家救走了。”下水的那个黑衣人笃定地说道。

“青书、青月,你们回去继续紧盯着太子府,多派几个暗卫。我和青峰继续在附近找,王爷中了他们的毒,我们要尽快找到王爷。”其中一个黑衣人焦急地吩咐。

两个黑衣人飞身而起,几个起落就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留下的两个黑衣人也几个起落飞向附近的村庄。

屋里的烛光下,茯苓和衣半坐在塌前,头枕在床边。

楚灵溪缓缓睁开双眸,身上的酸疼感明显好一点了,身上盖着厚厚的被子,她看着茯苓睡着了也摸着她的手。

楚灵溪轻轻地把自己苍白瘦弱的小手从茯苓手里抽出,轻轻起身把被子给茯苓盖上,手拿披风轻轻地走向厢房后面。

楚灵溪来到温泉棚里,三月里的晚上不太凉,温泉棚的气温还算暖和。楚灵溪身体弱,偶尔泡了温泉会在棚里小榻上小昧一会,棚里虽没太多用品,但比较干净。

初来乍到的楚灵溪没有古人对时辰的估量。

楚灵溪看着榻上的男子,苍白俊秀的脸庞大约在二十左右。

来不及欣赏美人,她得在天亮之前回到屋里。不能让傻丫头看出太多的没法解释的东西。

楚灵溪从衣袖里拿出器具,顺手在实验室拿了一个充电小台灯,她轻轻地拿起男子的手。专心抽血的楚灵溪没有看到男子的眉皱了皱。

一连抽了两管血,楚灵溪收好放入实验室。抬手摸了摸男子的额头,还好没发热,楚灵溪松了一口气。

还没来得及收回手,纤细的手腕被一只大手抓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