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宇霜星《我在明日方舟当辅助的那些年》_(我在明日方舟当辅助的那些年)全集免费阅读

“高级资深干员”的《我在明日方舟当辅助的那些年》小说内容丰富。精彩章节节选:众所周知,辅助是一种能让队友的战斗更加简单的职业,或许是提高攻击力,提高防御力,以及为敌方附加脆弱
但是……
每当尖锐的锋端刺入敌人的胸口,闪耀着寒芒的枪尖,撕开脆弱的血肉,敌人都会惊讶于这种无与伦比的强大
无法阻挡,无力抵抗
“你是什么时候产生了——辅助没有战斗力的错觉”
敌人——就此倒下
“我会与你看尽世界”
“我会见证你的梦想得以实现”
“我会战胜所谓的命运”
“我会改变世界的惯性”
“我不会再眼睁睁看着你离去了”
“绝不会了”
(无刀,伪无敌,霜星单女主!有女干员等女配,绝不滥情!)

小说:我在明日方舟当辅助的那些年

类型:穿越重生

作者:高级资深干员

角色:杜宇霜星

如果你喜欢看穿越重生小说,一定不要错过“高级资深干员”的一本书《我在明日方舟当辅助的那些年》。简要概述:哪怕是躺在被窝中,他都已经能感觉到霜星那边肆意蔓延的寒冷,真是没想到,这才过了多长时间,她的矿石病就再次爆发。还好,自己就在她的身边。【驱散】无论使用多少次,他都为这个驱散能力所感到惊奇,在他理解的方舟世界观中,绝不存在这种反向效果的源石技艺。因与果相互矛盾,就相当于一个烧汽油的机器产出的物品是汽油,这种效果如果让源石病研究方面的专家所看到,或许能把自己的下巴都惊掉下来

评论专区

从傀儡皇子到黑夜君王:在有神魔各种诡异并且皇族掌握特殊能力的世界里一个仆人冒充皇子不仅皇族没有看出来各方势力也没有人看出来合理吗?

搜神记:这书看的我头皮发麻在当时算是好书(因为根本没几本)现在来看就是毒点集合器绿帽、搞破鞋、双主角、自我禁欲,剧情也是流水账晕晕乎乎的都不知道自己在看什么

网游之纵横天下:失落叶的还是有保证性的,量大管饱,无敌就完事了,数据分析是真的细腻。

我在明日方舟当辅助的那些年

第7章 噩梦之夜

“唔——”

……

“不,不会。”

耳边传来霜星的轻声呢喃,杜宇从梦中惊醒,睁开双眼,小心翼翼地侧过头——他看到霜星那刘海半遮半掩的眉头紧紧皱着,面部僵硬的绷住,两条小腿也在被子里来回翻腾,一副难受的模样。

她这是陷在了噩梦之中。

“我不会…伤……杜……”

仔细聆听梦话的内容,即使模糊,他也能听到几个清晰的词语,这让他不免有些哭笑不得——他猜到了噩梦的内容。

诚然,自己居然会忽略了霜星那能冻伤人的体质,本来是他只是想讲述一段童话故事,却没想到霜星居然代入了童话的主角之一,而且还是命运多舛的那位公主。

现在她所经历的,大概是整个童话最悲剧的那段。

哎,我的雪怪公主也是这样可怜。

哪怕是躺在被窝中,他都已经能感觉到霜星那边肆意蔓延的寒冷,真是没想到,这才过了多长时间,她的矿石病就再次爆发。

还好,自己就在她的身边。

【驱散】

无论使用多少次,他都为这个驱散能力所感到惊奇,在他理解的方舟世界观中,绝不存在这种反向效果的源石技艺。

因与果相互矛盾,就相当于一个烧汽油的机器产出的物品是汽油,这种效果如果让源石病研究方面的专家所看到,或许能把自己的下巴都惊掉下来。

细细感受着她体内的血液源石浓度,直到狂躁的源石渐渐沉寂下来,体温有所回升,他才用右手偷偷打了个响指。

清脆的响声将霜星从噩梦中拉出,她似乎吓了一跳,他则闭上了眼睛,听到身旁布料之间的摩擦声,确定她已经醒来后,便放下心来,准备等待睡意的降临。

摩擦声此起彼伏,久久未能平静下去,正当他打算先睁开左眼的一道缝看看情况时,一股冰冷的气息打在他的脸颊。

下意识地睁开双眼,他看到霜星的脸庞近在咫尺,柳眉微蹙,嘴唇也抿得很紧,他用左手摸了摸有些冰凉的左脸,原本走神的霜星立刻被吓了一跳,迅速回身把整个身子都塞进被窝,只露出的半张白皙的脸蛋上浮现着些许微红

“别害怕,为什么会在这么冷的夜里醒来,是做了什么噩梦吗?”杜宇尝试着安慰她道。

“嗯。”

听到他的问候,缩在被窝中紧紧拽着被角的霜星有了一点点放松,但整个人似乎依然处于一种自责的状态。

似乎是感觉自己这样半夜吵醒别人的行为的确不甚妥当,就只是弱弱地嗯了一声后便不再抬头,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放心睡吧,既然我睡在靠外面的地方,如果有危险,我会保护你的……相信我。”

既然她缺乏安全感,那便给她就是了。

“好…好吧。”

霜星弱弱地回了一句,乖乖躺平身子,将被褥拉到脖子处,故意紧闭着眼,做出一副酝酿睡意的样子。

真是个可爱的孩子。

但这样的孩子却有如此悲惨的童年经历——从小就在矿场中经历繁重的苦役,在5岁时失去父母,又在10岁时失去了世上唯一的亲人,这种残忍的现实是乌萨斯一手缔造而成,也是感染者与普通人之间的矛盾。

他不禁在心中痛骂这个腐朽的帝国当真无可救药,这个吃人的大地是如此的无情。

在他看来,她这个豆蔻年华的年纪,真该睡在舒适的房间中,不需要承担生活的重压,不需要为了活命而拼尽全力,只是无忧无虑的生活,享受着童年时光的美好。

啧,看来自己来的还真没错,这片大地还真是需要拯救。

夜,是寂静的夜。

或许是因为矿石病的发作已经被压去,也可能是他的话语真的让她有了安心的感觉,直到听到霜星的呼吸趋于平稳,杜宇才真正进入梦乡,再次踏入了传承之地。

真正的强大不是一蹴而就,想要成就非凡的力量,就要有非凡的意志与决心——他现在才刚继承这些阉割版的能力,不光需要累积深度觉醒,还要尽快进行熟悉。

意外之所以是意外,就是因为他向来不会给你现场准备的机会,他不想在危机发生的时候才懊恼自己的无力。

……

第二天,当初晓拂平黑暗,晨昏完成交界,炽眼的白日自东方升起,整个游击队营地便开始忙碌起来。

没想到,他居然是被霜星叫醒的。

拎着两个方饭碗,霜星隔着被子轻轻地戳了戳他,见杜宇醒后,她提了提手中盛着饭菜的“军粮”,邀功似地笑了一下。

“你起得真早啊。”杜宇感叹了一声,从被窝中了坐了起来,他的作息并没有完全调整过来,还是有些偏向于穿越前的晚睡晚起。

“现在是开饭的时间,昨天忘记给你说了,而且是你起的太晚了……总不能天天吃罐头吧,给,我把你的那份打出来了。”

从她手中接过当成饭盒用的罐头盒子,他不禁有些疑惑饭菜的温度,思索片刻,他想到了问题的答案。

以后如果再有这种事情,还是他去吧——起码不会因为抱着饭盒,让这些食物都凉透了。

坐在霜星身旁,他什么怨言都没有说,抱着饭盒吃了起来,能有人打饭就已经很不错了,他又怎么会挑这毛病!

乌萨斯可没有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想到今天就是返程的日子,他咽下一口嘴里的饭菜,问向身边的女孩:

“你今天还去训练吗?”

霜星摇了摇头,两只兔耳朵在头顶摆来摆去,似乎是觉得这样有可能会让对方觉得自己在偷懒,便又解释了起来:

“不了,大家都要整理帐篷,我就算去了也只能待在外面,不用劳动的似乎就只有咱们了,老爷子说咱们的帐篷会由别人来收拾。

观摩了一下帐篷的大小,他能理解爱国者这么做的原因——即使再想要孩子自立,收拾这么一个几十公斤的帐篷还是不太可能。

“跟我先去医疗部吧。”杜宇建议道:“那里是几乎最晚收拾的地方了,而且总比一个人好。”

霜星没有思考就同意了下来,他还在畅想回到村庄之后的生活究竟是什么样子——说不定……每天都可以吃饱!

“好吧。嗯——也不知道我们的房子会是什么样的,听说游击队为了不牵连到无辜的居民,一年只会在那个村庄中待四次“半月”,我们很幸运欸。”

很典型的隐藏据点,既是为了接收从南方运送来的物资,也可以稍作休整,抚平因为长期战斗而逐渐嗜杀的内心。

“大爹总不会住小房子吧……不对,只要有得住就挺好的。”霜星很乐观地讲出了她的担忧,但很快就否决了自己,有点因为问出这个问题而自责——她怎么能贪图这些呢。

“肯定不会的,你也不要这么想了——过去的事情已经成为了记忆,既然未来有了改变,那就要去面对才是。”他努力用霜星能听懂的话语讲出了这个道理。

与从小就在矿场中劳作,懵懂无知的霜星不同,他作为一名过剧情从来不skip的玩家,对爱国者的威望有着十分清楚的认知,尤其是在北原这片地方,说一句感染者的精神领袖都不为过。

如果真的存在一个地方作为游击队的长期营地,那么哪怕爱国者要求从简,居住地的村民们也绝对会自发建出一栋最大的房子,这不是什么交换,这只是他们能做到的为数不多的回报。

共情是很难通过想象来做到,但一个简单的例子却能轻而易举的讲述出来。

假如你是一个普通且平凡的乌萨斯村民,挣扎于风雪之中,在铁块一般的冻土中努力找寻一丝生机,一面要与大自然搏斗,一面还要被官老爷剥削,好不容易生存下来,还因为得了病而被宣判了死刑,整日生存在即将被抓进矿场的恐惧之中。

终于,你没能逃脱追捕,被装备精良的感染者纠察官抓住,就在你不知前路在何方时,一支军队如同凭空出现一般解救了你和其他感染者,给了你重新生活的机会,还让士兵们尽可能地去保护你们。

这时,你知道面前的军队是整个乌萨斯北原最强的军队,军队的首领是为乌萨斯帝国立下汗马功劳的爱国者,将领中的将领,你会有何打算?

这不直接——“爱国者先生是我们的光!”

点此继续阅读《我在明日方舟当辅助的那些年》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