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求大道)周云楠洛云昭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_周云楠洛云昭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不求大道》这本书大家都在找,其实这是一本给力小说,小说的主人公是周云楠洛云昭,讲述了​玄蛇降世,九幽泉眼爆发,正邪易势,苍生受难风国少年周云楠,于边军之中爆发,游走朝堂和江湖,平生不求大道,只求四海太平!

小说:不求大道

类型:奇幻玄幻

作者:二曲酒

角色:周云楠洛云昭

火爆奇幻玄幻小说《不求大道》安利给各位书虫阅读,这本小说的作者“二曲酒”是著名的网文作者哦。小说精彩片段如下:”听着梦泽语气,心里猛然一沉,周云楠急问道:“到底怎么了?”梦泽有说话,无声悲愤,锦泽伤感道:“我们追出来的时候,看见将军府火光冲天,城里喊杀声一片,城门处还有火把长龙照亮,大月国恐怕是来了数万人马,二哥,回去的话,我们去何处?”将军府被毁,驻军之地必然不存,周云楠看着前方朦胧的月影,就如看不见前路,缓了一会儿才道:“城外弃马,各回各家,安顿之后,在城外响水凼碰头,再做打算。”另外两个少年虽然都在点着头应下,可实际上,三人清楚,各自家人,恐怕已经不在了。马蹄声急,三人各怀心事,却也不敢真的靠近城门才下马,在灯火黑暗处,弃马,在林子里胡乱摸索了一会儿,周云楠用脚狠狠跺了三下。不一会儿,前方掀开一块石板,里面传来一个老人的声音

评论专区

开个公司做游戏:典型的皇帝的金扁担,其中充斥着各种亲自下场玩自己家的游戏装比的弱智桥段。

大唐西域直播记:最近发现一本好书,嗯,这是有定律的,必定是太监或者更新近似太监。最近发现一好去处,观赏性娱乐性十足。君问妾身在何处?妾回:此坑一入深似海,从此日光不粘身。 这坑是真他么深

海贼之天赋系统:隔几章就跑到人家面前问:海军现在后悔了吗?尬的要死。可能作者觉得这样很霸气?

不求大道

第5章 洛川惨事

“对方也许是人马分过,偷渡而来,对了,寺里怎么样了?”他语气沉稳,听不出是刚刚才经历过凶险的样子。

“回去不去了,二哥,回不去了,寺里的兄弟被那些和尚杀了,他们跟着大月国边军跑了,将军猜测的不错,寒水寺一定是藏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什么?”

他设想过寺里的兄弟遭难,可听见确切的消息,还是止不住愤怒。十人监视寒水寺,如今只剩三人了。

“那些死秃驴都会武功,我们都被他们骗了,尤其是那老和尚,身手好得出奇,恐怕将军也不敌。”锦泽压低着声音说着,带着无边的愤怒。

一个个消息冲击周云楠的心神,一旁的梦泽道:“我们急着来接应二哥,还没来得及赶去将军府,但,恐怕,没人了。”

听着梦泽语气,心里猛然一沉,周云楠急问道:“到底怎么了?”

梦泽有说话,无声悲愤,锦泽伤感道:“我们追出来的时候,看见将军府火光冲天,城里喊杀声一片,城门处还有火把长龙照亮,大月国恐怕是来了数万人马,二哥,回去的话,我们去何处?”

将军府被毁,驻军之地必然不存,周云楠看着前方朦胧的月影,就如看不见前路,缓了一会儿才道:“城外弃马,各回各家,安顿之后,在城外响水凼碰头,再做打算。”

另外两个少年虽然都在点着头应下,可实际上,三人清楚,各自家人,恐怕已经不在了。

马蹄声急,三人各怀心事,却也不敢真的靠近城门才下马,在灯火黑暗处,弃马,在林子里胡乱摸索了一会儿,周云楠用脚狠狠跺了三下。

不一会儿,前方掀开一块石板,里面传来一个老人的声音。

“出什么事了,你们这群小崽子怎么会来看我?”

几人没有立即答话,等老人把石板恢复原位,周云楠才道:“老军头,将军府被毁了,驻军之地恐怕也完了,你送我们出去后,就不要回来了,赶紧走吧,大月国打过来了,血屠军也在,留下来也是白死。”

他的话语亲近又担心,老军头听见他的话,这才把刚刚从腰间拿出来的烟斗别了回去,略微沉思,倒也没有丝毫慌乱。

“别人都打来了,还走什么哟,走,先送你们几个出去,可都小心些。”

好在城里还没有戒严,只是城门处被大月国军队占领。

周云楠快速回到家中,才发现家里的爷爷奶奶已经被人害了,院中杂乱的马蹄印,四处翻乱的景象,都让他知道这是谁干的。

偷偷跑到将军府外的大街上看,看见整个将军府都在燃烧,最亲的人,一夕间就没了。

他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几匹大马飞奔,开始传达封城戒严的命令,听见马上之人的口令喊话,他再也没有留恋,转身跑到家里,在床下翻开地砖,摸出几块银子,在横梁上取下一个常备多日的包袱,在门头拿了蓑衣和一件衣服,潜藏在阴影里快速离开。

再次从地道出来,他远远地看见城门已经被关起来了,城里四处火光冲天,无数哭喊的声音传来,周云楠扶着树,一下愣在原地。

屠城了,大月国军队屠城了。

他怎么也想不到,大月国军队这一次会屠城。

老军头站在他背后轻轻叹息,叼着没有点着的烟斗,浑浊的眼睛里,是一种十分可怕的平静。

屠城,发生在洛川城这样的地方,让周云楠难以想象。

他们不要那些盐铁从业的手工匠人了吗?他们不需要治理这个地方了吗?

为什么?

一老一小,两人在城外站了很久,看着洛川城从大火漫起,到青烟寥寥,从外看去,整个城防还是完好的,可城内,只剩一片焦土。

清晨了,这面向固巨关一面的城门依旧没有打开,两人站在原地一直望着,都没动。

城门开了,一群一群的人被用绳子串联着赶出城外,这些人只有青壮男女,没有一个老人孩子,他们凄惶的神色里,似乎有着万分的不解。

大家也没想到,大月国会屠城。

再接着,是一车一车的美貌女子被送出,乌泱泱的一大片人,集中在城门外,不多时,平稳宽阔的洛川湖边,出现了许多巨船。

高大的船头刺破清晨的水雾,周云楠看见那上面的大月国边军,还有许多明显不是贵族,也不是边军的人,在看着惊慌的洛川城难民。

“有序登船!”

宽阔的西城码头接连停着十一艘大船,装走了站在岸边的人。

那些美女,多半会被赏赐给大月国贵族和将士,那些男女,则为奴为娼,命运会凄惨很多。

夜里的惊慌和愤怒没有让周云楠失去理智,可此时看着那些在甲板上无助张望的人们,他没来由升起一股无边的戾气,瞪圆了眼睛,死死扶住树干。

若是眼神可化为利箭,想必十多艘巨舰,已经沉入水底。

他不知道这些巨船是从哪里来的,作为洛川书院弟子,作为土生土长的洛川城人,他从未听闻过,这洛川湖上,有着如楼阁一样高大的船只。

老军头打开火折子,迎风晃了一晃,就要给自己点上烟斗。

这才发现烟斗里的旱烟已经被树上滴下的水滴湿透了,他轻轻地咳嗽一声,后知后觉的周云楠赶紧解下身上的蓑衣递了过去。

“老军头!”

他递着雨衣,眼睛里满含泪水,打转儿的泪花模糊了他的视线,一滴也不曾落下。

接连几声压抑的咳嗽,老军头还是没有犟着,接过来蓑衣,笑道:“怕是活不久了。”

看着这个行将就木的老人,周云楠终于是顶不住了,等老人系好蓑衣,他一把抱住老人,无声哭泣。

老人被他这一撞,差点摔倒,也顾不得手里烟斗,老人赶紧用力扶住树干,感受着这小子如牛犊一样的冲击力,浑浊的眼睛里满是宽慰的笑意。

这一刻,曾经的少年意气,被接连的灾祸激散干净,周云楠只是一个遭逢巨变的少年。

烟斗磕在树干上,坠落在一旁的草丛里。

老人伸出苍老的手掌轻轻抚摸着周云楠的脸颊,那粗糙的纹路摩擦,让他哭得更厉害了。

“死了爹娘,死了爷爷奶奶,又死了授业恩师,小云楠,以后,你去哪里呀?”老人眼神渐渐坚定,少年却已经哭到神伤。

忽然,城门洞里接连飞奔出好几人,有人甚至从高高的城头跃下,接着,是大量的血屠军出现。老者眼神剧烈收缩,一巴掌拍在周云楠脸上,把他瞬间打醒。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