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能如此理直气壮》温美人等布灵簿灵骨塔玛全文阅读_(温美人等布灵簿灵骨塔玛)最新热门小说

小说《怎能如此理直气壮》是作者“布灵簿灵骨塔玛”的精选作品之一,剧情围绕主人公温美人等布灵簿灵骨塔玛的经历展开,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每一篇都是独立的故事
每一篇各不相干
是短篇,或者中篇
女主人设身份各不相同,甚至会触及雷点
第一篇独立故事更完
有的没有cp

第一篇誓死不原谅曾伤害过自己的人

小说:怎能如此理直气壮

类型:现代言情

作者:布灵簿灵骨塔玛

角色:温美人等布灵簿灵骨塔玛

热门新书《怎能如此理直气壮》是由著名网文作者“布灵簿灵骨塔玛”所著的现代言情分类小说。文章简述:路上校园里许多情侣手拉手,我心里有些羡慕。“你来还买水果?”郑钰笑道。“见面礼嘛。”“又不是上门客

评论专区

我能看见经验值:写的口水文

我在魔法世界开创互联网时代:第一章作者告诉我主角这个契约之神要亲自和别人签契约才能获得被契约者的力量,不然一点力量都没有。笑死我了,按作者的思考逻辑商务部长是不是要下海经商啊?农业部长就更牛逼了,农业部长得亲自种地

别想骗我做东京头牌:(ps:原书名已被禾口.蟹)他渴望开车,你却骑单车。退车!听说并非渴望女.乃.子的马甲,真的嘛——《后宫禁书目录》

怎能如此理直气壮

第4章 不原谅的的亲人4

郑钰回东北后,表哥带着我去找他,我们三就像当年那样,夜里吃夜宵,郑钰和表哥一起拼酒,两人喝得多,回去的路上开始发酒疯,两人勾肩搭背跳起华尔兹。

我就蹲在路边等他们跳完,结果他们跳了三个小时还没跳完,我去拉他们,表哥轻轻一推就把我扯开,差点摔了。我叫了舅舅过来,舅舅把皮带一扯,两人酒醒了大半,赶紧上车。

回去后我把两个人跳舞的视频私发给了他们俩个,还给外婆发了一份。

第二天中午两人起来看到视频,表哥跑过来威胁我删了视频,两人软磨硬泡就是不管用,结果表哥脱了我的鞋子挠我脚板,我笑得眼泪汪汪,忍不住哭了,郑钰在一旁偷笑。

打闹声把舅舅引了过来,两人又挨了打。

快放假的时候我去了郑钰的学校,他在校门口早早等着我。

路上校园里许多情侣手拉手,我心里有些羡慕。

“你来还买水果?”郑钰笑道。

“见面礼嘛。”

“又不是上门客。”郑钰接过水果,“三食堂的花溪牛肉粉贼好吃,我带你去。”

我坐在座位上等待,过了一会儿郑钰端给我一般是牛肉一般是粉的花溪牛肉粉。“这牛肉好多啊。”

“多加了八十块钱。让老板加牛肉。”

“记得今年陪我一起过生日吗?”我问。

他点点头,“记得记得。忘了去交论文也不会忘了这个。”

我吃着粉,瞧着他回复消息很忙的样子,到底咽下了想说的话。

我们城市来回一百六,每周去一次对我来说不算负担,最近室友在群里问我是不是在追郑钰,总是有人拍到我去他们学校。我干脆承认了。

郑钰常常待在实验室,但我一过去,他总会抽时间出来陪我吃饭,或者逛逛街,有时候只是在自习室相对而坐看看书。日子不紧不慢过着,快到了十二月份底时。

郑钰提着蛋糕和礼物敲响了我的家门。我打开房门,接过蛋糕。

他给我点了二十四根蜡烛,唱了一首生日歌。

我吹了蜡烛,开始吃蛋糕。我想告白,又怕被拒绝,最后朋友都没得做。

我拿来一瓶酒,本来想着用来壮胆的,但没啥用了。我做了一桌子菜,我打开电视作为背景乐,电视里播放着新闻。

我俩吃着菜喝着酒,他喝五杯,我小半杯,电视新闻播报通知我们这个小区已经有六名年轻女子遇害,我们小区有一个,凶手还未捉住。

郑钰不放心,就在这儿陪着我。

还没有多余的被子,多余的被子全被我寄到外婆那儿去了,想着过年了把被子重新弹下。

幸亏我家阳台有舅舅留下的几件衣服,郑钰洗完澡,穿着我舅舅的衣服慢吞吞来到床边。

“我只有这一床被子盖,其他前两天寄回去了。”

“那就将就着一起盖吧。”

“应该要不了多久凶手就会被抓住吧。”我安慰他。

这种情况不能告白了,要是他多想我怎么办。

好在我的被子算大,两米的被子够他盖住了。我俩隔着二十厘米左右的距离,我盯着天花板,一直睡不着。

“郑钰…”

“怎么了?”

“我就叫叫你,想问问你睡着了没。”

“快睡吧。”

我不记得我是什么时候睡着的,第二天醒来后我和郑钰已经背靠背挨着睡了一晚上。我轻手轻脚起床洗漱,结果他在我跨过去的是后天突然睁眼,还翻身平躺,我被他弄得没站稳,一屁股坐在他腿上。郑钰神色不自然避开我的眼神。

我慌慌张张爬起来下床,跑去卫生间洗漱。

吃早饭的时候,表哥打来视频,我接了电话,郑钰叼着包子入了镜头。

“染染,你和小郑在一起啊!”外婆惊呼。

“对啊,本来一起过生日的,但是新闻上我们这儿附近有杀人犯,还是针对独居女性下手,郑钰担心我的安慰,就先住几天。”

“那你们要注意安全哦。”

“我们不出门,没事儿。”

“我是说注意那个安全,别怀孕了。”

“我们没有,外婆。”我红着脸,救命,我没戴耳机。

“小郑啊,对我外孙女好一点哈!”外婆大声道。

“知道了奶奶。”郑钰搭话。

匆匆挂了电话,我们继续吃,吃完郑钰就去洗碗,我去客厅打开电脑看群里消息。

郑钰接我下班后,我回来就把买来的被子拆开,却发现沙发湿透了,一看天花板在滴水,联系物业,物业上楼处理,郑钰打电话叫了房东过来,房东和楼上协商赔偿。

我们在同一张床上拥有了各自的被子。

当晚睡觉我有些不安分,半梦半醒间我抱着郑钰睡觉,索性不管,还把腿搭上去,第二天醒来我在郑钰怀里,我还抱着他,郑钰生无可恋地盯着天花板发呆,我收回手,转过去继续睡,我比昨天厚脸皮。

我俩又睡了一个回笼觉,醒来后我还是在他怀里。

“郑钰…”

“嗯?”他转过来,我俩侧躺着,面对面。

“我喜欢你…我想追你可以吗?”

他愣了一下,没说话,抬手摸了摸我的长发,“染染,你能明白你对我的是喜欢还是感激依赖吗?”

“啊?”

“你认识我的时候是在最无助的时候,有可能你只是把我当成了依靠。而不是喜欢。”

“我应该是喜欢你的吧。”我瞧着他。他搓了搓我的头,“那我追你,你看看你喜不喜欢我吧。”

我连忙点头。

我洗漱后去厨房准备早饭,郑钰走了过来,搂住我的腰,“今早吃什么?”

“吃煎饺和稀饭。”

“真棒。”郑钰说完亲了我的侧脸。

“你怎么脸红得跟大虾似的。”郑钰嬉笑。

吃早饭以后,郑钰忙着他的工作,我靠着他不说话,只静静躺着,感受着他的存在。微信响了,我打开一看,话痨刘美玉在群里问:你们在干嘛?

温染:谈恋爱。

刘美玉:啥时候的事?我咋不知道?

温染:今天早上。

其他人:恭喜恭喜。

我发了一个手气红包,我们小组加上老板八人,我抢了二十二,刘美玉抢了六十六。

老板:丑的人抢的多,帅的人六毛钱。

刘美玉:老板真衰!

“噗哈哈”

郑钰侧过头,“笑什么呢?”

我把手机递给他。

他愣了一下,笑了笑“我可以看吗?”

我点头,他才接过去,看了一圈,道“你们这小组的刘美玉还挺受欢迎。”

“都挺喜欢她的。”我继续翻看消息,又补充一句“开朗的女孩子,都挺受喜欢的。”

“我喜欢文静的你。”郑钰道。

“那你什么时候喜欢的?”

“高中的时候喜欢过你,但不够喜欢。大学的时候和丁月在一起了,分手两年后,又与你接触多了,相处后日久生情。”

我打了个哈欠,抱着他“我希望你能爱我,而不是简简单单的喜欢。”

“迟早的事,我和你在一起之后,每时每刻都在增加对你的好感度。”郑钰吻了一下我的额头。

“我们官宣吧。”他道。

他笑了笑,拿出手机,打开相机准备自拍。我挣扎开“我换个衣服梳个头。”

我拿来梳子梳了梳头发,将头发一半放在胸前,一半放在背后,涂了薄薄得一层口红,显得人更有气色。

我们来了一张自拍合影,照片中我穿着淡蓝色大衣靠在他的怀里,带着浅浅笑意,眼睛亮亮的,他穿着白色羽绒服搂着我,嘴角带着浅笑。

他把照片发在了朋友圈,我也发了一张。

不一会儿,刘美玉评论点赞:恭喜宝贝脱单成功!大学室友也纷纷留言祝贺。

没一会儿我爸妈打了电话过来,问了一下情况,我简单嗯了几句就挂了。电话刚打完,表哥就来了视频,带着浓浓的东北腔“你俩还真在一起了!”

“对啊…”

“你把那小子叫过来。”

“郑钰,表哥叫你接电话。”我把手机递过去。

郑钰拿过电话,嚣张道“咋了?想我了?”

“你放屁!我刚看到你的朋友圈,我跟你讲,你给我认真点哈!”

“肯定认真,不然某些人得打死我。”

“真嫌弃你这个谈过恋爱的脏男人。”表哥撇嘴。

“闭嘴吧,万年单身汉。”

“老子是高质量单身!追我的一大把呢。”

“啊对对对,你说的都对。”

“认真哈!”

“我保证。”

他见我乖乖在旁边听着,显得有些无聊,就把他的手机手机解锁递给我,“拿去玩儿。”然后继续和表哥斗嘴。

我拿着手机滑动,他手机里能娱乐的就一款和平精英和B站,短视频也没有。我打开B站准备在美食区找找,微信弹出一个消息。

老牛:你和温大美女在一起了!卧槽!

老牛:我记得温染喜欢你好久了!

老牛:你可别渣别人啊!不然老子就冲了!

我有些尴尬,看向郑钰,郑钰走了过来看了看消息,“你和老牛聊聊吧,帮我回。”然后继续和表哥讲话。

我点开微信,想了想,发一句:你是怎么知道温染喜欢我的?

老牛:眼睛啊。(鄙视)

我:很明显吗?

老牛:高中我瞧见你你俩见面那几次,温染瞧你那眼神,一看就知道。你不是说你也挺喜欢他的吗。

我:那你你还记得啥?

老牛:如果没有丁月,你指不定要追她呢。

我:为啥你这么觉得?

老牛:你今天怎么这么多问句。你不对劲。

我还没来得及回消息,视频就打了过来。

“你接吧。”郑钰道。

我理了理头发,戴上耳机,去了卧室。对面是一个眼熟的年轻男子,他正嗦面,抬头看我时,呛得咳嗽。

“咳咳咳!怎么是你啊?”

“他在用我的手机打电话,我就玩儿他的手机。结果你来电话了,郑钰让我接了。”

老牛擦擦嘴“恭喜你和老狗在一起啊。”

“谢谢。请问,你能继续把刚才的话题说下去吗?”

“嗨!谁没有过往啊。当年丁月可是好多男生的梦中情人,丁月长得好,会跳舞唱歌,大方开朗,对老狗热情似火了一年。没几个男生能拒绝一个好看又顶顶优秀的女生。”

“对呀。”我有点感慨。

“但嫂子你好看啊,长这么大就你印象深刻,是我见面的最好看的女生了。”老牛夸道。

我就只有这个可以夸吗?好像是哦,还好有一个,不过花无百日红,人无千日好。如果没有丁月,郑钰当初有可能追我,但是他是对美的追求,对丁月却是能力上的认同和欣赏,都说女子慕强,其实男子也一样。

对面见我没说话,说了几句不好意思,其余的我也没记住,总之就挂了。

吃晚饭前,我下载了和平精英,郑钰洗碗的时候我打开游戏。

我之前和室友玩儿过这个,但是被骂过好几次,就干脆卸载了。点开微信好友郑钰的号,看了一下,8.6的kd,这个赛季打了一百场了。

他洗碗回来,见我神色认真,也凑过来看,我刚刚到打死了三个人机。

“我带你吧。和我室友一起玩儿。”

“好。”我点点头,继续操作。

他很快就叫了他的几个朋友,我出来后就拉进去。

“打什么地图?”郑钰戴上耳机,问我和其他队友。

我怕串麦,就没开麦,“海岛吧。”

玩儿了两把,每一把我都在当物资储备箱,队友缺饮料止痛药之类的都会找我拿,我菜得很,每次打架都会躲远点,偶尔偷袭敌人,也能苟到举杯。

第三把有一个人退了,又被其他人拉进来一个小姐姐。

袖手拈花:“你们终于肯带上我了。诶?新队友?”

老牛:我们这儿人满了你可以自己去匹配啊。

郑钰:我女朋友。

老牛:嫂子!快开麦。

我点开麦克风,“大家好呀。”

我说完,就进了游戏,大家坐上了飞机。

“嫂子?你就是温姐姐吧。你好,我是李姣姣,是郑钰师兄的学妹,今年研一。”

这不熟悉的人打招呼多少有些拘谨,我尽量让自己轻松一点,“你好,我叫温染。你很厉害,考上了L大的研究生。”

说话间我已经落地了,搜寻物资中。

“温姐姐也是在读研究生吗?”

“我没有考研。”

“温姐姐是考编制还是考了公务员?”

“我在一家翻译公司上班,做笔译。”

“你话怎么那么多?十万个为什么吗?”老牛笑着打趣。

“哼,要你管。”李姣姣娇怒。

我爷爷有案底,还是杀人的案底,自然就没法考公考编。不过我对自己目前的状态还是比较满意的。

“哎呀!这边有人,快来救我!”李姣姣大叫。

我现在基本能听声辨位,赶紧跑了过去,那人和我水平差不多,菜鸡互啄,噼里啪啦打空了两把枪才勉强打死那人。

那人打开全部麦“哈哈哈哈哈,终于碰到和我水平差不多的了,待会儿加个好友去竞技场PK?”

是一个爽朗的妹子。

我点开全部麦“好呀,不过你得等我十几分钟,这一局还要好久才结束。”

“mua!不过也没有那么久了啦。我那三个陪玩马上过来为我报仇了。”

我补了那人,看清楚了名字:如花似狗

很快那三个陪玩开车冲了过来,我赶紧躲好准备六人,我趴在二楼门口,一把散弹枪对着必经之路,不知道敌人是从哪儿来的,已经爬到了二楼从背后把我杀了。

“死老六!”我闭着麦叫道。

郑钰一只手拍了拍我的背,然后继续打,我爬过去看着他的平板屏幕,看着他和老牛互相配合,终于将那三个陪玩干掉,而李姣姣也被杀了。

李姣姣发了一句话:要是没有杀那个人就好了,就不会这么多人来围攻,也就不会死了。

“那你会死得更早。”郑钰说。

袖手拈花:……

我退出了游戏,离开队伍,一个邀请就发过来了。

“小姐姐,我们就用刚才的枪PK吧。”

“好呀。”我拿出AK她拿出M762。

郑钰打完刚才那一把,我还在PK,我俩菜鸡水平把他看得哈哈大笑。估计是在他的好友里面打成这样的也是少见。

我俩水平差不多,蛇皮走位还想打人,七局五胜的模式,我勉强打赢了。

如花似狗小姐姐加了好友以后继续和陪玩上分,我也没了玩儿的兴致,去洗漱刷牙。

郑钰来到我身边,“生气了?”

“生什么气?”我含糊不清地问。

“刚才那位李姣姣。”

“没有。”

他拍了拍我的脑袋,“今年研究生毕业,我准备来这儿工作。”

我眼睛亮亮的,“那好呀,表哥在隔壁市,这样我们三个经常能见到了。”

“怎么什么都想到姚安。”郑钰似乎不满。

我漱口擦嘴,“表哥也是你喜欢在意的人啊。”

“别别别,这么说整得我一身鸡皮疙瘩。”郑钰擦擦手臂。

我和郑钰洗漱完躺在床上,我追剧,他拿着电脑改论文。十点的时候我犯困,放下平板,挨着他睡觉。

“你要睡了?”郑钰问。

我睁开眼,他已经把电脑放在床边的柜子上了。

“有些困了,我先睡了。你要用灯就开着吧,灯开着我也能睡。”

“你是怎么做到的?”郑钰哭笑不得。

“我从初三一直到大学毕业都在住校,八年住校,总会有作息不一样的。总得适应嘛。”我咂咂嘴,往他身边接近了些。

他沉默了一会儿,关了灯,脱了毛衣,也钻进来。他轻吻了我的唇,我瞬间来了精神,清醒了很多。

这好像是我们第一次亲吻,之前都是脸颊。

他搂着我,笑了笑“睡觉吧。”

“嗯。”

昨夜因为那个吻我翻来覆去没睡着,我的动作还把郑钰吵醒了好几次,郑钰无奈将我紧紧抱在怀里我们才慢慢睡过去。

今年的除夕我们网购了年货,第一次两人过年。好在我俩都会做家务,能进厨房,两个人互相帮忙将年货处理好。当然,体力活全靠郑钰,比如说搬东西,收拾鸡鸭鱼肉。

年夜饭那一天,爸妈打了电话,看见我们把年货置办得差不多,便放心许多。问我们寄来的腊肠够吃不,我就给他们看了桌上已经买好了的腊肠。爸妈和我生疏许多,距离远了,牵挂得多,说话也更加谨慎温柔。

我爸说我好几次除夕都没有在家过了,问我什么时候回去过个年。我笑了笑“外婆近几年身体不好,我还是多陪陪她吧。”

“你初中才和你外婆接近相处,比我们的感情还要深?”

“ 你们以前用生活费威胁我的时候,都是外婆给的。”

“你可真记仇。”我妈说。又说“别人家的儿女没一个像你这样的。当年的事儿反反复复就那些,你一直跟我们计较。”

我闻言浅笑,有些无奈“那就这样吧。”

“你真是一句也说不得。”我爸叹了口气。

“你也是谈了男朋友的人,你让郑钰说说,评评理,你做得对不对。”我妈点名道姓把郑钰也拉扯进来。

“你还是那样,每次一吵架你就喜欢把旁人拉扯进来,你只站在你的观点诉苦,把我贬损一顿,再让旁人附和你。仿佛你就更有理了。”我扶了扶额头,尽量让自己的情绪稳定,语调正常,忍住掉眼泪的冲动。

我不想在郑钰面前失态。

郑钰搂住我,道“阿姨,染染喜欢谁,我都尊重她的选择。她想去外婆那儿过年或者是去您那儿,我都尊重。”

“呵,翅膀硬了。”我爸拿过手机,你敢去你外婆那儿,我就过去把你抓回去!”

“叔叔再见。”郑钰挂了电话。

我拿过手机果断按了挂断。几条忙线视频消息记录弹出来,原来是外婆。

我理了理情绪,郑钰拉着我道“不用担心,我一直在你这边。”

我还是没忍住,在他怀里哭了一小会儿。

他给我擦了眼泪鼻涕,哄了我一会儿,我俩才给外婆打视频。那边舅舅也在,外婆端着大碗,道“染染,钰钰,你回来吃酸菜炖排骨。”

“好。”

外婆看了看我们置办的饭,夸了我们好一会儿,说回去也做给他们吃吃。

夜色中,我和郑钰正式接吻,呼吸紊乱中,我在想他这熟练的吻技可能是和前女友一起练出来的就不舒服,但我又想开了:他和前女友断的干净,没有余情未了,我不能不讲理和他闹。我选择了他也就是答应接受他的过去。当我是一位男生时,我和一位女生谈恋爱,也就代表我接受她的过去。一边膈应他的过去,一边纠结自己的恋爱,何必磋磨自己和他人,最终弄得不欢而散。

我搂住他的脖子,热烈地回应着他,我的热情让他有些诧异,但随后吻得更狠,压过我一头。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