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韩帝国亡国百年祭:一只悍虎的非意外死亡

  导读:《纽约时报》在8月26日的报道中也说,日韩合并的消息没有引起任何波动,因为大多数朝鲜人根本不关心国家的变化。

  百年弹指一挥间。
  
  2010年8月10日,日本首相菅直人在内阁会议上,对日本过去的殖民统治正式表示道歉和反思,8月29日,便是日本吞并大韩帝国100周年纪念日。而可能并没有多少中国人记得,这个邻邦的国耻日,也是我们自己那多如牛毛的国耻日之一:1842年8月29日,《中英南京条约》在南京下关签字。
  
  国家利益的博弈,从来就没有永久的朋友,也没有永久的敌人。“同病”未必“相怜”,有时友谊甚至比仇恨更经不起风吹浪打……
  
  这是一幅令每个中国人都会震撼的地图。
  
  一只凶悍的猛虎,张牙舞爪,一只虎爪紧紧抓着中国,另一只爪子则抓着俄罗斯的远东地区,它那强悍的身躯,化为朝鲜半岛的三千里江山。而在另一个衍生的版本中,渺小的日本列岛则成为这只猛虎的尾巴。
  
  这是一百多年前朝鲜(或“朝鲜王国”、“大韩帝国”)对版图的阐释。在中国东北的位置上,则题写着飞扬的八个草书汉字:槿域江山猛虎气象。这“槿”,就是被朝鲜人称为“无穷花”的木槿(木棉),如今大韩民国的国花。
  
  朝鲜人日后则是这样描述自己的国家的:“地形狭长,恰似猛虎……往昔崇尚领土主义和军阀主义的时代,可以并吞或侵蚀支那大陆。”
  
  这么一只纵横“槿域”、野性勃勃的猛虎,却在1910年的盛夏,在一个名叫汉阳的地方倒下了……
  
  “始灭琉球,继割台湾,再割桦太,今将欲并朝鲜,自兹以后,日本之雄心其稍已乎,其犹未已乎,诚不敢俱加以臆断……”
  
  灭国
  
  枪刺在盛夏的骄阳下闪闪发光。
  
  制服挺括的日军仪仗队,将步枪从肩头卸下,咔嚓咔嚓地发出整齐的声音,双手托着,直立在身体的右侧。
  
  一片静谧。
  
  蓝底旭日的“统监旗”,连同大韩帝国的太极旗,从“朝鲜统监府”前的旗杆上急速降下。随即,军乐队开始演奏缓慢而凝重的《君之代》,日本帝国的旭日旗升上旗杆。
  
  这是1910年8月29日,大韩帝国首都汉阳(汉城)。日本帝国正式“合并”大韩帝国的第一天,注重实效的日本人将合并仪式安排得十分低调而简短,天皇的疆域却在这几乎都称不上仪式的“仪式”中大大扩展,从一个岛国一跃成为大陆国家,与中国和俄国成了山水相连的邻邦。

                       
下一篇 2019年10月17日 pm4: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