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文史百科 >

宋徽宗这个皇帝做的太戏剧化,同时,也透露出其最终结局的必然性

时间:2020-08-01 20:15 来源:历史车轮网 作者:历史的车轮滚滚向 点击:
(原标题:宋徽宗这个皇帝做的太戏剧化,同时,也透露出其最终结局的必然性)

说起宋徽宗赵佶,算得上是历史上死得比较惨的一个皇帝了。因为亡国,他被金人抓去,最终受尽折磨致死。

其实,宋徽宗本应该是一个富贵无忧,自在逍遥的王爷,并非帝王的继承人选。但是,由于宋哲宗年纪轻轻就撒手而去,使得一个子嗣都没有留下。最后,赵佶才被向太后一手提上了皇帝的位置,使其成为了大宋王朝的第八个皇帝。

宋徽宗这个皇帝做的太戏剧化,同时,也透露出其最终结局的必然性

虽然,宋徽宗这个皇帝做的比较戏剧化,但是,也透露出了其必然性。

其实,他自己并不是很想做皇帝,也从来没有表露出自己有帝王之志,但最终,还是在各方势力的簇拥下,成为了新一代帝王。其实,赵佶一点都不像皇帝,而像是一个艺术家。因为,与治理国家相比,他更喜欢舞文弄墨,算得上是宋朝时期著名的画家和书法家。

由此可以看出,宋徽宗的本质并不坏,不仅不是暴君,还不是无德的统治者。可是,他虽然做了皇帝,却没有担此重任的能力。甚至于,在《宋史》中,对他的评价都是:“宋徽宗做什么事儿都行,就是不能做皇帝。”可见,赵佶这个皇帝,当的是多么的失败。

宋徽宗这个皇帝做的太戏剧化,同时,也透露出其最终结局的必然性

其实,在宋徽宗登基之后,向太后就成为了幕后的实际掌权人。

当时,宋朝的守旧派和新派党争问题异常严重。但是,在激烈的党派斗争中,作为皇帝的赵佶却显得无能为力,使得宋朝内部的腐朽之气越来越严重。后来,宋徽宗终于决定要放弃调和政策,实行变法,将旧的制度废弃,改用适合当时社会发展的新政策,从而,实现促进国家发展的目的。

其实,变法本来是一件利国利民的好事,但是,如果在这个变化的过程中,没有做好监督管理工作,那么,就很容易出现各种各样的问题,最终,把好事变成坏事。而宋徽宗恰恰在关键时刻,没能发挥自己作为一代帝王的作用,他不作为的毛病,在这里显露无疑。

在变法初期,新法的实施的确给社会的经济发展带来了一定的好处。但是,随着变法的持续进行,由于监督和管理不到位,使得很多官员假借变法之名为自己谋取私利,让好端端的变法变了味道。

宋徽宗这个皇帝做的太戏剧化,同时,也透露出其最终结局的必然性

其中,蔡京等人,以新法之名,为非作歹,行贿受贿,卖官卖爵,甚至,将官职进行明码标价,嚣张至极。此外,他们还设置了多种名目增加税费,以搜刮百姓。这样的做法,不仅严重扰乱了当时的政治统治,还使得社会动荡不已,百姓生活得非常困苦。

最终,不堪重负的人民,选择了揭竿起义,来抵抗统治者的压迫。纵观历史,官逼民反的事情屡见不鲜,归根结底,都是这个国家的政治制度出现了根本性的问题。所以,如果这种问题不及时解决,即便是这次起义被镇压了,早晚也是要出现新的乱子,从而,将这个国家推向灭亡的深渊。

其实,一直以来,宋朝都遭遇着北方外族的侵扰,西夏、辽国、金国等少数民族政权多次与宋朝进行战争。除了在宋朝初期的时候,宋军还有一些战斗优势外,在之后的时间里,宋军基本上都是惨败,好一点也就是个自保。就这样,内忧加上外患,让宋朝的结局注定是悲惨的。

宋徽宗这个皇帝做的太戏剧化,同时,也透露出其最终结局的必然性

所以,在变法、起义没过多久的时候,“靖康之变”就爆发了。

在靖康元年的时候,金国举兵南下,不仅一举攻破了东京、汴京,还将宋徽宗、宋钦宗等皇室一族贬为了庶人。之后,金人将宋徽宗和宋钦宗两个皇帝,以及后宫的众多妃嫔、宗室、大臣、各种工匠、器具、文玩、都一并掠到了金国。至此,北宋灭亡了。

虽然,宋徽宗不太擅长做皇帝,但是,他在艺术上的造诣还是非常高的。此外,他对骑马、射箭、蹴鞠、绘画等都颇有研究,尤其擅长书画,他创作的“瘦金体”,成为了后世备受追捧的书法字体。当时,由他绘制的《池塘晚秋图》,其精湛的绘画技法,也为后人所惊叹。

正所谓造化弄人,后世人都认为,如果,宋徽宗不是被强拉着去做皇帝,或许不会死得那么惨。此外,如果他专心研究书画的话,相信也会有一个更大的成就。

宋徽宗这个皇帝做的太戏剧化,同时,也透露出其最终结局的必然性

可以说,做了皇帝的宋徽宗,艳福还是不浅的。

在他的后宫之中,有封号的嫔妃以及女官共计143人,没有封号的宫女则有504人。但是,由于宋朝被灭,金人将宋徽宗的这些家眷及宫女都抓走了。于是,来到金人土地上的这些女人们,自然就成了金国人的手中玩物。尤其是宋徽宗后宫的妃子们,被金人将领、帝王等百般蹂躏、侮辱。

可以说,宋徽宗的绿帽子被高高戴起了。于是,为了表达自己心里的苦,以及国家覆灭的际遇,宋徽宗写了一首词《眼儿媚·玉京曾忆昔繁华》:

“玉京曾忆昔繁华,万里帝王家。

琼林玉殿,朝喧弦管,暮列笙琶。

花城人去今萧索,春梦绕胡沙。

家山何处,忍听羌管,吹彻梅花。”

由此可见,宋徽宗对于亡国的悲哀与无奈。

参考资料:

【《宋史·卷十九·徽宗本纪一》、《中国通史·第七卷·五代辽宋夏金时期》、《宋史·卷二百四十四·宗室》】

TGA标签:: 宋朝 皇帝 变法 赵佶 戏剧


上一篇:“最穷无非要饭、不死终会出头”是谁说出来的?他最后出头了没有?
下一篇:向英雄的他们致以崇高敬意
我要分享到:

相关文章Rela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