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小说资讯网!

首页全部小说都市小说›父辈的旗帜

>

父辈的旗帜

穗丰年 著

庄曳 穗丰年 都市小说

都市小说小说《父辈的旗帜》推荐大家一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穗丰年”。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可若他真要这么做了,估计老村长庄仕章一定会用拐棍敲断他的腿,这李爱国出的可是个大大的馊主意。不过,倒是给他提供了另一个思路。庄曳听李爱国说完,苦笑的脸瞬间就变成了苦瓜脸,一把拉着李爱国的手就哭声道:“李叔啊,不瞒你说,我是真的不想干这个村长的,我好好的大城市待着,随便找个班上上也能养家糊口,可是村里...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庄曳穗丰年   更新: 2022-12-07 19:1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都市小说小说《父辈的旗帜》,由网络作家“穗丰年”近期更新完结,主角庄曳穗丰年,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会议室里,一脸精瘦但身材高大的李爱国率先开了口:“小曳啊,我就不说弯弯绕了,下西岗那条路,我们是一定要解决的,你是上过大学的人,不会像老庄叔那样不讲道理,问题既然摆在这里,咋们八个村的村主任也来了,是抱着最大的诚心来的,希望能和你一起,大家商量一下,把这个问题圆满的解决掉”不得不说李爱国作为多年的老主任,语言艺术运用得恰到好处,先亮明了决心,又委婉对庄曳表示夸赞可惜庄曳却是摇摇头,一脸苦笑的说道......

第5章 砖厂

会议室里,一脸精瘦但身材高大的李爱国率先开了口“小曳啊,我就不说弯弯绕了,下西岗那条路,我们是一定要解决的,你是上过大学的人,不会像老庄叔那样不讲道理,问题既然摆在这里,咋们八个村的村主任也来了,是抱着最大的诚心来的,希望能和你一起,大家商量一下,把这个问题圆满的解决掉

不得不说李爱国作为多年的老主任,语言艺术运用得恰到好处,先亮明了决心,又委婉对庄曳表示夸赞。

可惜庄曳却是摇摇头,一脸苦笑的说道“李叔啊,这件事情我也想解决啊,可是我这才刚上任,在村子里人微言轻,大家伙都不愿意的事情,我可不敢做主,等我召开群众大会,让大家投票决定可好

李爱国的嘴角抽搐了一下,顿了顿,便道“小曳啊,这件事情,你要就这样投票表决,那肯定是通不过的,不过若是我们八村愿意给些补偿,你再在上西岗好好跟本家人开开会,那么事情想要办成也不是难事。

李爱国开始给庄曳支招。

李爱国说的也对,这条田间路开通,受影响最大的是下西岗的小部分人家,至于上西岗,除了几家田地在路边的有些影响,其余的可以说忽略不计,这时候如果八河的几村愿意给点补偿,庄曳再在庄氏族内开个会,估计投票结果肯定会同意。

可若他真要这么做了,估计老村长庄仕章一定会用拐棍敲断他的腿,这李爱国出的可是个大大的馊主意。

不过,倒是给他提供了另一个思路。

庄曳听李爱国说完,苦笑的脸瞬间就变成了苦瓜脸,一把拉着李爱国的手就哭声道“李叔啊,不瞒你说,我是真的不想干这个村长的,我好好的大城市待着,随便找个班上上也能养家糊口,可是村里长辈硬是这样把我弄成了村主任,我现在每天都想着怎么才能辞掉这个村主任的头衔,可是我又不敢跟他们说,我怕他们打我,要不然这样,您老人家帮我开一下这个宗族会议,顺带让他们允许我辞职,您看怎么样

庄曳睁着泪汪汪的眼睛,一脸乞求的看着李爱国说道。

这一番说辞和表现,却是在坐的众人都没想到,他们倒是听说西岗村的村庄庄曳是个大学生,也听说这个村长的头衔并非他本意,可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样一副场景,活生生的硬推上位的。

“咳咳

李爱国轻咳两声,缓解缓解尴尬,随后轻声的宽慰道“小曳,我先前只是捕风捉影的听说,没想到这件事情竟然是真的,你放心,我和你爸是很好的朋友,等我遇到他,一定好好跟他说道说道,没有这样逼迫孩子的,这样,时间也不早了,我们就先走一步,等过几天想到好办法再过来找你商讨,你放心,我们绝对不会让你为难的

说完,一行人起身告辞,办公室内只留下刚泡好茶的张达先和满脸委屈的庄曳。

张达先原本以为,还要招待一顿午饭才能打发走,没想到半盏茶的功夫,李爱国一行就匆匆起身。

这孩子,果然有一手,张达先的心中有些高兴的想到。

而送走了八河村的村长们,庄曳又再次去查看了一边那条土路。

有些问题,不能总摆在那里,总是要想办法解决的。

下午,庄曳跟着老支书去看了一下村里的砖厂,这是他们村的重要资产。

西岗村的砖厂就在他们村后边的一个山沟里,上世纪砖厂兴起,他们的长辈们就建了这个占地三十来亩的砖厂,后来经济不景气,砖厂也就关停了。

待到后来,一零年前后,因为政府的建房补助和蔬菜价格的向好,许多人家开始拆瓦房盖砖房,烧砖的生意又一下子火爆起来,西岗村的砖厂也重新开了起来,可是这种没啥技术含量的生意,竞争来的很快。

从前年开始,砖厂的生意又不紧气起来,这两年都是勉强开工,维持收支平衡。

今年经济不紧气,估计年底的账本得是负数。

砖厂的厂长是村长,也就是现在的庄曳,管事的则是老刘,一个外乡人。

老刘是从外地搬迁来的,当年修建东山大水库,淹了一些山里人家的屋子,于是政府就给每村都分了一两户人家,在分点田地荒山什么的,总之就在村里落了脚。

老刘一家原先种的都是山地,农作物也是麦子高粱蚕豆什么的耐寒作物,到了天然温室七元县,一下子就不会种地了。

正好村里建了砖厂,老刘一家就成了砖厂里的工人,吃住都在厂里。

后来砖厂停产了,一家人也就利用砖厂的便利做些土坛土罐的生意谋生,一零年重开了砖厂,老刘自然又当起了砖厂的主事人,原本想着应该会稳当,却不想三五年之后砖厂的生意又不行了,这不原本应该数十人工作的砖厂,此刻又只剩下老刘一家了。

原本,砖厂凉了,也没多大的事情,就那样放着呗,说不定三五年之后红砖又供不应求了呢?

可是今时不同往日,因为连续的采挖砖厂后边的荒山,原本占地不过三十亩的砖厂,现如今已经变成了好大一片的开阔地,毕竟,原本依山而建的砖厂,现在山包都快挖没了。

开挖机的张二狗估算过,如果把砖厂拆了,在平整一下那块山地,应该能开出三百亩良田,合计着每家差不多能多出一亩地。

而按照如今的土地承包价格,一亩地每年能承包两千元左右,对村里来说,这是一笔很可观的收入。

每个村集体都会有自己的收入,有的村有水库,可以承包给人养鱼。有的村有河段,可以承包给人采砂,还有的村有荒山,可以改成良田承包给外地租客。总之或多或少的都会有些收入来源。

西岗村的村集体收入有两个,一个是前些年开的一片荒山,大概一百亩的面积,如今以每年两千一亩租给鲁山合作社种黄瓜,另一个则是砖厂了。

前些年砖厂的收益丰厚,村里每家每户都会分到几千元的分红,这几年效益不好了,分红也就没了,至于那一百亩土地的承包钱,则只够村里一年的开支,毕竟修桥补路,挖沟拓渠什么的,都是需要钱的,再加上村长办公,过年过节组织活动,三百户大家庭的开支,一年也就差不多二十万,遇到干旱洪涝的年月,可能还不够。

现在砖厂凉了,众人就将目光转向了砖厂所在的那片土地,三百来亩的土地,平均每户每年能分到两千来块钱,村民们都挺支持的。

当然也有反对的,如果几年后烧砖的生意再次火爆呢?

那可就是拣了芝麻丢了西瓜。

当然,大多数人还是支持改地的,毕竟这是能看得到的利益。

而不管是改地还是留建,老刘头一家心中都是忐忑的,这一点,从见到庄曳时脸上所表现出来的无奈就能看得出来。

“刘叔,你放心,就算是拆掉砖厂,村里也会安置好你们的,保证不会让您吃亏庄曳握着老刘粗糙皲裂的手轻声的安慰道。

老刘不断的点着头,泪水就不由自主的落了下来“我知道,我知道,老村长找我投你的时候我就知道,你是个懂事的娃,我们老了,未来的时代就一定会是你们的,只要你让搬,我保证第一时间就搬走,绝不拖延,你看,我们的东西都打包好了

庄曳顺着他看的方向,却见砖厂一个破旧的一层红砖小楼前放着几袋已经用化肥口袋装好的行李。

老刘头以为,庄曳今天来就是来通知他的,没想到庄曳给他送来了糕点水果,却是没提搬家的事情。

没有久呆,说了几句话后庄曳就告别了老刘,毕竟看见老刘断线般的泪珠滚落,他心中着实不好受。

他能明白老刘的感受,从异地他乡搬迁而来,尽管已经快二十年了,可他还是没能融入西岗村的群体。

没有同宗的亲族,没有可以帮忙的兄弟,尽管所有人见到他都会笑呵呵的跟他打招呼,叫他一声“老刘,可是,在西岗村人的心目中,他依旧是那个外乡人老刘。

二十年来,砖厂已然是他生活的一部分,这片有些独立于西岗村的小天地,或许是他寄托了二十年情感的家。

现在,家又要没了。

《父辈的旗帜》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