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小说资讯网!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我命中注定的痴魅异能君啊

>

我命中注定的痴魅异能君啊

九墨子 著

楚子苏 现代言情 蓝雨曦

现代言情的小说《我命中注定的痴魅异能君啊》推荐各位书友一读,这本书的作者是“九墨子”。完结内容主要讲述的是:“我私下问过方医生了,他们说尽量保证生命,但不保证能醒过来。”“植物人?”“嗯。”赵廷伟点头。“妈妈,我下午还有个重要的会议,我先走了...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楚子苏蓝雨曦   更新: 2022-12-07 19:1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现代言情小说《我命中注定的痴魅异能君啊》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九墨子”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楚子苏蓝雨曦,小说中具体讲述了:楚子苏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一间白色的房间,身体插满各种奇怪的管子,床的周围摆着各种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不知道如何称呼的铁盒子,大大小小、方方圆圆的瓶瓶罐罐他重生了!在一个陌生的世界!赵丞相一脸慈悲地看着他的脸,说,“子苏啊!你醒醒!”“我擦!什么情况!”郑贵妃拉着他的手,也凑了上来,楚子苏吓得一个机灵滚到一边他发现自己离魂了,轻飘飘的魂魄从床上那具身体里滚出来郑贵妃和郑丞相一唱一......

第6章 鬼故事都是骗人的

苏振东说想一个人静静,打发几人离开。

门口,赵雨晴轻声问,“他还活不活得过来啊?

“医生说也就是捱捱日子了。赵廷伟低声说。

“真的?赵雨晴松了一口气。

“我私下问过方医生了,他们说尽量保证生命,但不保证能醒过来。

“植物人?

“嗯。赵廷伟点头。

“妈妈,我下午还有个重要的会议,我先走了。

“我的儿子真是辛苦了,我儿子天天给公司打工,那小子平白无故就能得到公司百分之二十的股份,真是没有天理了!死得好,老天都看不下去了!

“这个死女人,真是死性不改。楚子苏真想一刀捅死这个挨千刀的死女人,可惜他没这本事。

“行了,妈妈,你也别这样说,爸爸很伤心的。

“嘁!我偏说,我们受他的气还少了吗,赶紧死赶紧死,免得跟你抢家产,这个死小子早就该死了。赵雨晴说。

“好了好了,别生气了,我开车,先送你回去,然后真的还有个重要的会议。苏天华对母亲的态度又温柔又恭顺。

“天华,我和你可以走,你妈妈暂时不能走,现在这种时候她要当好苏总的贤内助,主心骨,必须时时刻刻陪在苏总的身边,这样吧,我和天华先走一步,你就在这里等苏总吧。赵廷伟对赵雨晴说。

“啊?我一个人留在这儿?赵雨晴有点犹豫。

“不要,妈,你回家休息,我们不欠别人什么,也不受这闲气。苏天华不愿意看到母亲受气的样子。

但是赵廷伟的话显然还是让赵雨晴犹豫了,她看看赵廷伟,又看看苏天华,有些犹疑不定。

“行了,回去吧,这些年的委屈还不够吗,走吧妈,我们走。苏天华说着话就要搀扶赵雨晴。

“等等等等!赵雨晴摆摆手,重新整理思绪,左右权衡起来。

最终她还是对苏天华说道,“算了,你舅舅说得有道理,我还是在这里等你爸爸吧。

赵雨晴对她这位哥哥是十分依赖的,赵廷伟的话,她总是深信不疑。

苏天华长叹一声,无奈地摇摇头,说道,“好吧,希望爸爸能明白你的良苦用心,我想爸爸……会明白的。苏天华不再多说,转身离开。

“昨天跟他一起摔下来的那个,当场就死了,现在在停尸房,过两天就要进火葬场了。赵廷伟轻笑,淡淡地说道。

“哎呀,你说得怪瘆人的,别说了别说了。赵雨晴觉得浑身起鸡皮疙瘩。

赵廷伟左右看看,低声告诉赵雨晴,“我的意思是,这种时刻,你得对苏总更有耐心,知道吗?要把男人的心牢牢抓住。

“放心吧,我知道,我不会让那死小子来抢我儿子的位子的。赵雨晴恨恨地说道。

楚子苏心想,“哼!这次可能不能让二位如愿了,等我回魂了,再跟两位算账。

“多点耐心,今天的付出都是值得的,明天的一切都是天华的。赵廷伟语重心长地嘱咐,他总能摸准这傻妹妹的心思。

“哥,我靠你了,你可要帮我。希望被点燃,随即就会患得患失。

算了,趁现在还是个魂儿,去看看停尸房那个男人,到底怎么回事?

想到这里,楚子苏便飘飘荡荡地下楼去了,既然大家都是魂儿,直接问清楚最简单。

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虽然这辈子重生得有点惊险,但是前世死得窝囊,今生死得蹊跷,总不能生生世世都这么不明不白吧。

楚子苏飘飘荡荡,兜兜转转,迷路了又迷路,这地方也太大了,跟个盘丝洞一样,七拐八弯,曲径通幽,上上下下,反复折腾。

医院有很多灵魂飘飘荡荡,这些灵魂看上去呆呆傻傻的,没有思维,也没有记忆,并没有画本子里写的那样,死后化为厉鬼,有怨报怨,有仇报仇的激烈情形,他们只是走走停停,摇摇晃晃,有时候走着走着就消失了。

人死以后就这德行?

厉鬼冤魂怎么着也得有个厉鬼冤魂的样子嘛,一个个呆头呆脑、傻里吧唧的成何体统!

甚至护士忙忙碌碌、穿梭于各个病房的时候常常会撞上一团团的阴气,阴气得立即被撞得支零破碎,久久无法复原,有些当场就消散了,有些过了不久又再聚集在一起,仍旧是漫无目的地飘飘散散。

原来鬼故事都是活人编出来恐吓活人的,鬼,是真没什么本事。

“真是失望!楚子苏吐槽道,“人死万事皆空,啥也没了。

楚子苏飘着飘着,竟然出了医院,来到一条僻静的小道。小道幽幽,阴气极重,两边是低矮的白色楼房,围着蓝色的铁皮,明显比主大楼简陋得多,路边堆着些发黄生锈的的破铜烂铁,但这个地方阴气极重,他顺着阴风径直走了过去,上一个小斜坡,推开一扇大铁门,在那条通道的尽头,他隐约听见有女人哭泣的声音。

走过去,推开门,白色的台面上躺着一个面目模糊的男人,身上覆着白布,没等楚子苏仔细看,一个穿白大褂的男人很快就将白布盖回他的脸上去了,楚子苏也没看清这人是不是和自己一起坠楼的男人。

“别难过了,节哀吧!一个穿着制服的男人正在安慰一个身材娇小的女人。

女人靠在制服男的胸前,肩膀耸动着,小声地哭泣,她的额头抵着制服男的肩膀,制服男的手在空中顿了顿,最终还是轻轻落在女人的肩上。

制服男什么话也没说,只是把肩膀挺得更直了,让眼前这个女人靠得更舒服一点。

对于这种痴男怨女,生离死别的戏码,楚子苏也只能报以一个大白眼,上辈子他就是个恋爱脑,轻易就把心交了出去,这辈子看到这些操蛋的情情爱爱,他就……

等等!

楚子苏如遭雷击,这女人!这女人是——蓝雨曦!

《我命中注定的痴魅异能君啊》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