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小说资讯网!

首页全部小说穿越重生›寻明传

>

寻明传

广陵笑笑生 著

李子房 穿越重生 顾伯约

小说《寻明传》是网络作者“广陵笑笑生”写的一本穿越重生小说。详情:目前,明军已经有一万余名官兵被歼灭,主帅也以身殉国,此时,跟后金方面相比,力量已经处于劣势,李复明想尽快见到赵梦麟副总兵,建议他暂时牢固营寨,加强防守,派出信使向坐镇沈阳方面的杨镐禀告杜松阵亡的消息,同时令人通知李如柏的中路右侧大军,迅速地向左侧大营移动,这样就能在兵力上占据优势。努尔哈赤策马狂奔,...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李子房顾伯约   更新: 2022-12-07 19:2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叫做《寻明传》,是作者“广陵笑笑生”写的小说,主角是李子房顾伯约。本书精彩片段:一阵旋涡袭过,三人逐渐失去知觉,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竟卧睡在海边慢慢睁开双眼后,发现远处的海面上,竟没有一只船,一片荒凉之地,海水拍打着岸边的礁石,激起数丈高的浪花,我们到底是在哪里呀,三人暗暗称奇数阵海风吹过,李子房,不禁打了个寒颤,顾伯约和王诩,也都喷嚏不止,天气出奇地寒冷没有一丝春天的气息,反而更觉得像是寒冬腊月在海水里面浸泡了数个小时,正是因为得益于三人平时喜欢练习拳道、武术,身体......

第7章 三剑客策划的一场挽救行动,但以失败告终

李复明、顾延明、王忠明三人一路组织明军往中路军大营方向撤退,一面亲自断后,不断阻挡后金骑兵的进攻,天命大汗努尔哈赤,已经被三剑客给彻底激怒,自从他十三副甲胄起兵以来,从而遭遇强劲对手。他从明军手上夺取数十座城池,明军官兵,或死或降,从未有人能正面跟他交锋。眼前,自己追赶的这三位,竟然持剑杀死后金上百名精锐的八旗骑兵,自己一定要亲手射杀这剑客,不留后患。

李复明心中默念的是,一定要尽快赶到中路军大营,告知杜松覆亡的消息。目前,明军已经有一 万余名 官兵被歼灭,主帅也以身殉国,此时,跟后金方面相比,力量已经处于劣势,李复明想尽快见到赵梦麟副总兵,建议他暂时牢固营寨,加强防守,派出信使向坐镇沈阳方面的杨镐禀告杜松阵亡的消息,同时令人通知李如柏的中路右侧大军,迅速地向左侧大营移动,这样就能在兵力上占据优势。

努尔哈赤策马狂奔,一边策马,一边拉弓搭箭,往李复明背后射去,李复明耳听风声,急闪过,躲过努尔哈赤第一箭;努尔哈赤见第一箭被他轻松躲过,几乎不给他片刻歇息时间,紧接着又射第二箭,弓弦一响,李复明早有准备,听风辨箭,待箭矢快到背心的时候,身体侧卧,一手将箭握住手里。努尔哈赤,见李复明竟然能躲过一箭,一手抓住一箭,心中早已大惊。

李复明,一手抓箭,一手从腰部取过一张雕弓,见努尔哈赤又准备朝他射第三箭,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弯弓搭箭,努尔哈赤根本没想到他竟然会朝自己射击,冷不丁惊吓了一下,但是多年征战养成的习惯,还是让他立马恢复了平静,但是李复明却做了个假动作,没有把箭射出去,而是用手猛地拉满了弓弦,弓弦发出响亮的声音,努尔哈赤做了一个闪躲的动作,李复明把时机拿捏的恰到好处,趁着努尔哈赤刚缓过神来,立即拉满弓,用尽全力向努尔哈赤射去。

李复明心想,这一回定让老贼命丧萨尔浒,把这个礼物送给杜松。谁知,努尔哈赤不慌不忙,同时拉弓搭箭,朝飞向自己的箭矢射去,两箭相撞,双双折落,李复明,心中暗暗称奇。没想到后金的大汗果不凡同。

二贝勒代善、八贝勒皇太极也加入到父汗,纵马追杀三剑客,顾延明与王忠明,手挥佩剑,将箭雨如蝗的箭矢,纷纷砍落。原来三剑客的佩剑是特殊材质的钢材锻造而成,就算上后金骑兵标配的腰刀,都能被三剑客的佩剑砍断。所以尽管后金骑兵不断拉弓,射击,竟然不能伤得了他们。

三人逐渐被努尔哈赤父子及追赶的后金兵逼到悬崖处,与对面的山顶 相隔有 一丈之遥,三人俯身向下看去,只见云雾锁山,深不见底,身后追赶他们的后金骑兵逐渐聚拢而来,努尔哈赤这一次正想出口恶气,要么活捉三人,欲凌迟处死;要么由他将三人射杀,三人已经被逼到悬崖边上。此时,顾延明叹道

“没想到我们三人竟会在此丧失,言语中掺杂着几分悲痛。

“大丈夫死则死耳,就算葬身在深不见底的悬崖底下,喂尽野狼豺狗,也就被这些杀人眨眼的屠夫所擒,受尽侮辱而死 。 ,王忠明悲壮地说道。

“我目前两处山顶直接,中间悬崖不过一丈有余,如果我们现在突然向后发起反冲锋,待后金骑兵射箭过来,我们一人接住一箭,向他们射击,他们必定后稍微后撤,算好有百余步的距离,我们调转马头,策马奔腾,一定能跃到对面 。,李复明总是在非常危急的时刻,能沉着冷静地寻找脱困之策。

顾延明、王忠明,对李复明的分析频频点头认可,同时也非常欣赏他的这种在任何时刻都能保持冷静,不骄不躁的性格,发自心底的赞赏。

后金兵见到他们突然掉头,挥剑朝己方冲来,先是一愣,毕竟在今夜的交锋中已经领教到他们三位的手段,三人凭借高超的身手,已经刺杀他们数百余人。此刻,就连征战了 三十多年的大汉竟然也没能把他们尽皆剿灭,看来三人的确是世外高人,要么就是星宿下凡,否则,怎么会如此坚强。

努尔哈赤也暗暗吃惊,拔出佩戴的龙虎佩剑,以剑指道

“如有能活捉这三人者,孤当赐其为后金第一勇士称号,赏银一千两;如有能亲手射杀这三人者,孤擢升其为八旗骁骑尉,赏银 五百两 。

后金的等级制度,相当森严,如果想在八旗中得到升迁,往往都是以砍杀敌人的首级计算,如果一场战斗下来,砍杀对方的首级越多者,往往都会升迁很快。后金方面从来不以亲近、贵贱来擢升等级,就算是努尔哈赤的亲子,也必须从普通士兵干起,凭借自身的功绩、能力来得到封赏和升迁。这一点,大明却恰恰相反。

大明从朱元璋立国开始,实行的是卫所制度,这种制度在早期确实给明军带了很强的战斗力,对外有战争的时候,士兵得到朝廷的动员令,开始集合,参与局部战争或者全面战争;相反和平的时代,士兵就必须返回到卫所地,参与屯田耕种。可以在一定形式上减轻中央政府的财政支出。

但是,大明的朝廷敕令,凡是大明卫所制的兵士,是可以子承父业的,所以等于是端了铁饭碗,吃了朝廷的皇粮。所以,后来的卫所制的优势逐渐消失,到了嘉靖年间,全国基本上没有大规模的战争,军队内部腐败严重,兵员不断逃避兵役。虽然大明一直号称军队逾百万人数,但是实际情况是,也最多七八十万,而且还要守着数千公里的边防线。明朝中叶,日本倭寇侵犯大明沿海的时候,戚继光竟然发现大明无兵可用,最后只能自己筹钱募兵,建立了著名的戚家军,最后依靠戚家军才完全平定了倭寇之乱。

所以,这一次大明举全国之力,才勉强凑齐十一万的野战军,准备与后金一决雌雄。

努尔哈赤命令一下,后金弓箭手纷纷拉满弓,准备全力瞄准射杀三人。但是当三人纵马挥剑快速奔袭而来的时候,弓弦一震,箭矢尽出,三人不断挥舞手中如游蛇一般地佩剑,纷纷击落飞矢,几乎三人同时都握住一箭,立即瞄准 努尔哈赤、代善、皇太极三人,后金兵大惊失色,准备随时护卫大汗。

三人拉满弓,将箭射出,被努尔哈赤、代善、皇太极躲闪过,箭矢刺杀了两名后金骑兵。几乎同时三人相互使了个眼色,同时调整马首,策马飞驰向悬崖对面跃去,马匹嘶吼,马蹄落地,竟然平稳地落到对面山顶,这边后金的骑兵皆口瞪目呆,就能努尔哈赤父子三人,也不禁喝彩。

努尔哈赤以马鞭指着对面三人向代善、皇太极说道

“这三位定有神灵相助,看来命不该绝,日后能成为后金的心腹大患,日后如若再在沙场相遇,不惜一切代价要将三人尽数杀死 。

代善和皇太极以手抚心,表明已经将父汗的话深记于心了。

努尔哈赤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他随即命令全军轻装速进,去全力歼灭赵梦麟的率领的四万明军。

努尔哈赤追赶三人之际,让其余八大贝勒中的剩余六人,去继续追歼明金溃败的火器营部队,务必尽数歼灭。杜松虽然是一个急功心切的人,但是不得不得说,他率领的明军却是一个硬骨头,要是后金兵骁勇善战,完全发挥胡服骑射的优势,以及人数上的压倒性之长,是不会那么容易能啃下这块骨头。

待努尔哈赤一行人疾奔至大营的之外的时候,领军的六贝勒已经全歼了明军火器营残军,两军汇合,等到努尔哈赤下达总攻令。

努尔哈赤善于玩弄里应外和的伎俩,在他歼灭了杜松的先锋营后,他就已经安排后金将士,穿上明军的服装,先赶赴浑河南岸扎营安寨的明军大营,假传捷报,口授杜松已经彻底拔除了萨尔浒的后金防御力量,也已经占领了吉林崖,要求赵副总兵立即全家开拔,开到萨尔浒与先锋营汇合,一起攻击赫拉阿图,后金国的都城。

此时,雪已渐停,夜色也在悄悄地褪去,因为地面有雪的缘故,所以不要火炬,都能看清前方的道路。

赵梦麟在防御上犯了一个极大的错误,他竟然让营中仅有的三千余人火器营部队驻扎在大营的最外层,把骑兵营放在了第二层,而把步兵放在最内层,意图打造一个三循环的 半圆形的防御体系,后面就是浑河。

火器营本身就属于远程打击军种,这样安排,完全是让火器营失去了天然的屏障,当努尔哈赤从探子嘴里得知明军的阵营部署的时候,哈哈大笑道

“明军如此防御,孤也无忧矣。

当后金的信使告知赵梦麟 ,前线明军已经大胜的时候,赵明麟刚准备与王宣,命令大军开拔的时候。后金方面已经吹动经过的号角,只见后金骑兵如同猛虎一般,一边驰马飞奔,一边快速骑射,明军根本没有一丝反应的机会,来不及点燃火炮和撞击火绳枪,全成了后金兵的箭下鬼。

赵明麟及参将王宣、监军张铨三人忽闻 外面喊杀声大起,急忙披甲上马,准备迎战。后金弓箭兵已经将明军三千人的火器营部队全部射杀,后金兵挥动腰刀、砍断明军设置的鹿角障碍之间的麻绳、后面的骑兵,利用手中的长柄武器挑开将鹿角挑开,后面的骑兵蜂拥而上,冲进明军大营,逢人便砍,大多数明军没用听到集结的号角,还在睡梦中,听到外面的吵杂声,常年的战场经验,告诉他们,敌人将至,但是没料到,后金骑兵竟然来的如此迅速,都刚穿戴整齐,走出营房,不是被后金兵砍杀、就是被后批的射杀。

明军的惨叫声、后金兵的欢呼声,汇合在一起,响彻天地,让人听了不禁毛骨悚然。赵梦麟手刃了几名后金兵士之后,也被射杀而亡。王宣身被数处刀伤,倒地;监军张铨徒手持刀搏杀几名后金兵之后,左臂中箭矢,力竭被执,其余明军大部分全部阵亡,只有火器营指挥使张卫辽率几十名骑兵,趁着混战,杀出包围圈,向东南方逃去。

监军张铨被后金兵解缚至努尔哈赤面前,后金兵让想按其跪下,张铨挺直腰杆,始终不拜,努尔哈赤虽然杀人如麻,但是也敬重英雄人物,至少读过《三国演义》,知道中原民族,有很多人都崇尚儒家倡导的 忠、孝、仁、义 的品德。另一名后金兵,见张铨敢对大汗无礼,抽出腰刀,往其肩膀处砍去,被努尔哈赤喝住。

努尔哈赤问道

“你是何人,现在明军中担当何层职务 ?

张铨端详了一眼努尔哈赤,见他 果然 英雄人物,器宇轩昂、浓眉虎须 ,一张国字长脸,威武不凡,心里默念,就是大明天子万历帝,也不如此人这般英武。

“我乃大明杨督帅麾下 讨逆军 东路先锋副指挥使,监军张铨,本想随杜总兵剿灭尔等,却梦折此处,遗憾的是不能再为大明效力了 ,张铨心里已经做好了杀身成仁的准备了。

努尔哈赤多年来,无论统一女真的内部、还是对大明发起的侵略战争,都奉行一条准则,只要对方主动献出城池的,他一律可以免死;若如对方抵抗到底的,待他攻破城池,无论是军、是民,无论 男妇、老幼、全部坑杀,他的屠城令,让辽东人闻风丧胆、但是也激起辽东人的愤怒,很多辽东人依然帮助明军袭击后金军队。他的屠杀政策,甚至还一度在他统治的晚年 ,给后金的统治造成非常不稳定的局面。

努尔哈赤笑道

“孤已经将杜松射杀于吉林崖上了,他确实也是一名硬汉,让孤甚为佩服,孤已经为其准备棺椁,待我亲手射杀了 刘綎、马林、李如柏,一起盛敛了交予杨镐 。

这是一个胜利者 对一个失败者,发出的口吻,意图就是让后者屈服,并且主动归降。

张铨先是对着 杜松阵亡的吉林崖方向,流泪鞠了一躬,然后面朝 京师方向 跪下拜了一拜。

努尔哈赤心中已有不满,怒道

“你是想学 那些 视死如归的仁人义士,为你们那位 二十年躲在深宫后院,只知道沉迷于酒色的 万历皇帝 殉节吗

“我张铨生为大明人,死亦大明鬼魂,岂能投降于你 ,张铨从心中厌恶这些女真游牧民族,他们破坏文明制度体系,杀人如麻,就从战场的杀戮的情形中就能看出,他们都是一群还生活在渔猎原始阶段的民族,说完,狠狠瞪了努尔哈赤一眼。

“你忠诚的这个大明,文官贪污成风、为了剥削百姓,巧立税收名目;武将贪生怕死,杀良冒功,遇敌则降,欺压东北少数民族。孤的祖父和父亲为了劝降外孙婿和外侄婿,何罪之有,竟遭军阀李成梁派军杀害,孤被迫举旗造兵,是为了替天行道,保护同族不为明朝欺凌而已 ,努尔哈赤 心里清楚,征服一个人,既要在军事上打败他,也须有文采兼之。

张铨冷笑一声道

“你真是强词夺理,想我大明待中华各族,如同兄弟,从未有过欺凌,即使有之,也是少数将领违逆圣意,私自而行。而且番邦异族,在明军中任职者甚多。至于你说的你祖、父二人实为内部叛军所害,怎么能按在我们大明的头上 。

张铨本就不打算独生,想彻底激怒努尔哈赤 ,又说道

“就凭你区区几万骑兵,就想妄言与大明争夺天下,今日我军败北,你只是钻了我军骄傲轻敌、自大的空隙,才有机可趁。大明人才车载斗量,数不胜数。后金国覆亡,指日可待,到时候你们父子三人正好被解赴京师,引颈受戮 。

刚说完,努尔哈赤勃然大怒,让士兵当他的面,直接用弓弦就地勒死,皇太极连忙阻拦说道

“父汗,两军交战,各位为主,如此忠义之人杀了可惜,不如暂且监下,好吃好喝供养,等日后灭了大明,看他是否再回心转意 。

“你们就不要痴心妄想了,我是绝不会降你们这些乱臣贼子、番邦胡虏 ,张铨喊道。

其实,皇太极知道,汉人都是深受儒家礼道熏陶,对待他们应该以礼相待,才能使他们心悦诚服,而不应该采取一些粗暴的手段 ,故而想借此行笼络人心之道。

努尔哈赤听闻他竟敢呼称自己是番邦异族,更提到要解赴自己父子三人,去北京授首行刑,怒血冲冠,让士兵立即行刑,张铨骂不绝口,受刑而死。

努尔哈赤杀了他后,心里又有些懊悔,但是他终究是一个不愿意承认错误的人,令士兵将其尸身厚葬了,并在墓碑上书写道

“ 大明忠义之士张铨之墓

命将明军的遗留的军械 全部 带走,地上的明军尸体,全部挖坑掩埋 。准备赶往下一场战场,对付明军的南路大军刘綎部。

李复明、顾延明、王忠明三人纵马跃过天堑,到达彼岸,终于甩掉了后金弓箭兵的穷追猛赶,任由马儿在自由地踏着积雪而行,三人如同梦中一般,尤其,顾延明和王忠明两人,简直不敢想象,自己胯下的战马如同生出冲天之翼,否则怎能飞跃一丈之余的天堑,如果坠落下去,必然会粉身碎骨。

李复明始终保持着沉静的神情,顾延明太了解他了,他一定是在考虑下一步的计划。因为,每当他考虑下一步计划的时候,他总是一副深思、忘我的境界。并且,当天深思的时候,旁边无论发生什么样的动静,他都毫不理会,依然继续自己的思考。

顾延明对刚才的一幕,还是念念不忘,似乎还是有点兴奋,他扬起马鞭轻拍马屁股,赶上李复明,与他的马儿并列而行,突然问道

“复明兄,刚才后金弓箭兵,已经与我们近在咫尺,只要努尔哈赤老儿命他们万箭齐发,我们必定会被射成刺猬,在那千钧万分的时候,你怎么会想出这个办法的 ?。

三人之中,王忠明最为年长,李复明次之,数顾延明最年轻,他一向称 李复明、王忠明为兄,而另外两人自然也会称 顾延明 为弟。

其实三人之中,李复明 兼备文武双全,在没有穿越到明末来的时候,生活在他那个时代,他就喜爱读 《资治通鉴》,知晓历代兴衰,通晓治世之策;虽然穿越到明末乱世,但是自己也只能知道明末万历朝之前发生的事情,至于此刻以后的记忆均被神奇地清除了。

顾延明平时却对 一些 兵法布阵极有兴趣,他最爱北宋朝极为推崇的 兵书 《武经七书》,天生神力。在未穿越的现代,他也是一个爱好运动的体育健儿,参加过马拉松比赛,而且所用时间和速度仅次于世界冠军 肯尼亚黑人,擅长于拳击、跆拳道,手枪射击、击剑术。

王忠明一向以谋略著称,他最喜爱读 战国时期的纵横家 鬼谷子的 《本经阴符七术》,擅长于外交、阳谋之术,对天文地理极为熟知。他生性淡泊、喜欢清静无为之治理之术。对唐朝平叛安史之乱时期的肃宗朝的宰相李泌极为推崇。在他前生的现代,他也是一个喜爱读书的人,非常擅长于管理之道,律所的管理委员会即将考虑让他进入管委会,成为律所最年轻的高级合伙人。

李复明故作玄虚,笑道

“雕虫小技,不足一提 。

顾延明摇了摇头,想知道真实的缘故 。

“后金弓箭手,即将射击的时候,其实我也认为我们今天三人可能都会殁于此地,但是,我在想,我不能这么死了,我们最终的根不在此处,我们还是应该有机会要穿越到我们那个时代,突然想到了三国志上,张文远与孙权大战合肥郊外的小师桥,孙权几乎要被张辽活捉的时候,得到甘宁提示,先是纵马后撤,接着掉转马头奋力奔驰,一跃而过断桥的故事 ,说完,拍了拍顾延明的肩膀。

两人会视一笑,心领神会,这时王忠明也赶上二人,对二人说

“我们此刻,应该立马赶到刘鋌那里,我已经猜到,以努尔哈赤的为人,目前肯定已经全歼了明军大营,之后他必定会马不停蹄地赶到刘鋌前进的道路上设伏,并且会安排后金兵穿着杜松兵士的明军衣服,假告刘鋌,杜松军已经到达萨尔浒,催促刘鋌尽快到萨尔浒汇合,以刘鋌性格,他定会抛弃辎重部队,亲自领一支精兵先行,正好落入努尔哈赤给他设置的伏击圈

李复明左手拍了下脑门,非常赞同王忠明的观点,三人商议,此刻回去救援杜松大营已经来不及,料定大营明军已经被后金兵尽数歼灭了,王忠明目测了一下方向,三人立即赶往救援刘鋌。

三人急速行军,一路上饥不饱餐,人马不歇息,急速追赶阻挡刘鋌大军深进。

刘鋌父子二人即为四川名将,刘鋌出征前向朝廷提了个建议,因为自己一直在四川为将,所以喜欢用川兵,因为朝廷征讨努尔哈赤在即,所以刘鋌就先行出发了,本来准备在宽甸地区等待朝廷派遣的四川兵过来。朝廷不断催促杨镐速度行军,尽在速战速决,刘鋌本来就是一个急性子的人,加上杜松告诉自己派出约定一同进兵的信使,说自己已经往萨尔浒方向进发,刘鋌又等了两天,四川兵仍未抵达,他就命令手下的四万大军从宽甸出城,目标指向赫拉阿图的门户阿布达里岗地区。

只要占领了阿布达里岗地区地区就等于完全切断了努尔哈赤的难逃路线,杜松堵住西边出逃口,马林攻占赫拉阿图的北大门,等待朝鲜方面的援军一到,就可以对赫拉阿图形成整个包围圈,就算努尔哈赤有飞天之翼,也不能冲出了如此严密的口袋阵。

刘鋌行军速度还是相当快的,他喜欢跟杜松一样,一人手持 一口百来斤的长柄大刀,旋转如飞,他亲自冲在前面,努尔哈赤为了对杜松发起歼灭战,特意派了两个营左右的后金兵守在董鄂路地区,并且在刘鋌一路可能前进的方向了布置了分散的骑兵,沿途不断袭扰刘鋌大军,刘鋌挥舞大刀,骑马追杀,将袭扰的后金骑兵全数消灭。

快要抵达董鄂路 后金防守大营的时候,努尔哈赤派遣的由后金兵士伪装而成的杜松军的亲兵到了,刘鋌马背上问话

“大战在即,你们此刻来到本将这里,有何干系?

那两名后金兵士回答他,说杜松已经攻占赫拉阿图地区的东大门萨尔浒,并且已经全部摧毁了萨尔浒地区的后金兵力,一日功夫就可抵达赫拉阿图,希望刘将军加快进程,早日与杜松大军会师,尽早对努尔哈赤军事集团发动总攻战。

刘鋌听完大喜,让手下兵士给两名伪装的后金兵士食物和水,又给他们换上了两匹好马,让他们尽快回去回复杜松,说自己一两日之内必定按时到达约定地点。

两名后金兵早已骑马回去向努尔哈赤报告,其实四路大军的进攻路线,就属刘鋌这一路途中最为凶险,途中全是重峦叠嶂,水流坑洼,而且距离最远,刘鋌已经年过花甲,精神矍铄,有三国黄汉升之勇。曾被万历帝当廷封为大明万历朝第一猛将。此次出征,他暗自发誓,定要一战擒拿努尔哈赤。

大军到达董鄂路的时候,驻守在该地的后金骑兵挡住刘鋌大军,其中一名后金牛录一般的人物,辱骂刘鋌,劝他早早投降,否则阿布达里岗就是他的葬身之地,刘鋌听了大怒,拍马向前,后金弓箭手立马拉满弓射箭,都被刘鋌挥到格挡,丝毫近不了他,刘鋌一马当先,冲到近程之内,一刀挥去,立即砍杀一名后金骑兵。刘鋌身后骑兵看到主将如此英勇,也都抽出马刀,奋力向前,与后金骑兵肉搏,两军混在一起,杀喊声响彻山谷,血流满地。明军到底占了人数上的优势,加之刘鋌左冲右突,大刀砍去,后金兵纷纷落马,没有一炷香功夫,后金骑兵除了五十余人骑马突出重围,向 阿布达里岗 方向逃去,其余所有人全部阵亡 。

刘鋌看了一眼已经毙倒在地的两名后金方面的副将尸体,对传令兵说道

“命令全军全力开拔,人不许歇,马不许停,抛弃全部火器准备,给我全速前进 。

同时,他也命令各队军官,将军中老弱病残者,以及受伤的兵士全部就地杀死,否则会影响全军的速度。此命令一下,军中的哭喊声、嚎叫声,让人听了不禁毛骨悚然。

刘鋌正杀的过瘾,他的部队,步兵占多数,骑兵不足 五千人,在杀完老弱病残、伤病者之后,他仍然觉得行军速度太慢,让副将和监军率大军随后,自己只带养子刘招孙、及五千骑兵一路向阿布达里岗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