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小说资讯网!

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师如灯

>

师如灯

奇点之外 著

奇幻玄幻 水灵居士

热门网络小说《师如灯》是著名作者“奇点之外”的最新佳作。小说中具体讲述了:云空直接吐气,头垂着,仿佛被人吸食了精气一般,没精打采,被拍歪的帽子赶巧掉下,他赶忙抄手接了,重新戴上,这才显出一点活力。周山见状,嘲笑道:“这可不像你啊,这才几分钟?之前挺能的嘛!”云空无神的看了他一眼,然后默默地走到师父跟前,抱住一只大手靠着,眸光半阖。李岸心中有点奇怪,暗道:“这孩子,上来时还...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水灵居士云   更新: 2022-12-07 19:2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师如灯》内容精彩,“奇点之外”写作功底很厉害,很多故事情节充满惊喜,水灵居士云更是拥有超高的人气,总之这是一本很棒的作品,《师如灯》内容概括:“走吧,我师父来了”玩乐中的云空突然从椅子上跳下,直接往外走分心的周山明显没听清,便愣道:“啥?”见云空要出去,接道:“那么大的雨,你上哪里去?”云空指着窗外,疑道:“雨马上就停了,而且我师父来了,我找我师父去呀!”周山扭头发现窗子起了一层雾气,不得不起身,一膝跪在椅子上,一手抵着窗台,用另一只手擦了几下,探脸上去瞧,但也只是看到地上水泡少了一点,仍旧连绵不断“哪有?就是小了一点点,而且我怎......

第5章 一路

下午两点时分,阳光潇洒依旧。

重新站在光明的土地上,云空呼出一口浊气,刚要大口吸上一下,又马上捏住鼻子,嘟哝道“师父,这里更不行了。

“啪!

水灵居士拍着他的帽子道“你以后可要在这里生活的,不适应怎么成?清秀灵性可不是哪里都有,把手拿开。

车站的出口处,有天篷遮挡,离那阳光还有几步的距离,水灵居士几人从地下上来,暂停在这里。

云空直接吐气,头垂着,仿佛被人吸食了精气一般,没精打采,被拍歪的帽子赶巧掉下,他赶忙抄手接了,重新戴上,这才显出一点活力。

周山见状,嘲笑道“这可不像你啊,这才几分钟?之前挺能的嘛!

云空无神的看了他一眼,然后默默地走到师父跟前,抱住一只大手靠着,眸光半阖。

李岸心中有点奇怪,暗道“这孩子,上来时还一脸兴奋的找周山说‘腊肠车’的事,怎么刚到地面跟霜打茄子似的?想了一下,不由问道“李道长,你这徒弟怕不是要生病吧?这一阵折腾可不轻。

“无防,小孩子耐折腾,这样更好,也省得老是给人找麻烦。水灵居士紧了下手掌,低头看了徒弟一眼,言语不甚在意,可心中自语道“云空身上的灵气散的更快了,估计用不了明日就会一滴不存,看来得快点把五灵山的问题解决才行。

李岸正想摇头,后边过来一人,冷不丁的拍了下他肩膀,笑道“这不是老李吗?怎么着?被太阳公公挡着路了?

李岸打掉来人的手,有些异样的说道“你们那边不用值守的吗?

这人看起来比李岸要大上一些,脸色稍显蜡黄,有点营养不良似的,听闻此言,很是兴奋的说道“守什么守?上边发话了,如果意外也就是往林子里走水呗,留人能干啥?送人头?所以这不就串在你们后边,跟蜡肠似的一起回来了。难得今年这些事!难得能休个高温假!哈哈。

这时,里边台阶下方一道人声传来“我靠,老孙,你吃药了吧,比兔子蹦的都快。话语连着抽风似的喘息,让人不禁好奇这人怎么累成这样?

周山眼前一亮,跑到里边台阶处,下方正有一人费力的踩着台阶,大喘气的同时也在吐槽为什么不开电梯之类的。

向下迎了几步,周山架住那人一条胳膊,笑道“胡文,想不到啊,今天你也在,没家里蹲啊?

上边老孙大声嘲笑道“还年轻人呢,还不如俺老孙,回家练练吧,就这几步台阶,能搞成这样,面的跟个小鸡仔儿似的。

在周山助力下,两人到了阶顶,胡文摸了下后脑颈一个圆状的金属盖,脸上有些尴尬,但没理老孙,而是对周山道“没,就是最近在虚拟世界时间有点长,本想出来几天透透气,哪知早上刚过来,现在就要回去了,呵呵,呼,好累。

胡文面皮白皙嫩滑,身子骨瘦瘦的,双手也很干净,一副文弱的气场,一看就是久居室内的人。

站在平地上,胡文脱开周山搀扶,弯腰拄膝,大口喘气,衣衫都被汗水湿透,头发粘在额头上,下巴滴滴成流水,整个人稍显狼狈。

深呼息几大口,抹甩了一把汗水,胡文直起身道“不过今天算是见识了,以前这几年都只是通过机器的眼睛去看山山水水,好久没呼吸山林里的空气了,真是新鲜,一下子活过来一样!心里突然有些后悔当初的决定了。说着他又摸上后脑颈,眼中闪烁,语色由喜转淡。

周山一搂他的肩膀,瞬间也是半边汗湿,也不在意,只有一脸开心的说道“邻里乡亲的,我可警告你,别偏激。又没人限制你的自由,没事多出来动一动,锻炼锻炼,别整天窝着,刚才要不是听着声音太熟,我在台阶上边看你都有点怀疑认错人了,你这家伙白的。

看着胡文还在摸那金属盖,又不由笑道“你这家伙,这手能不能老实点放下。说完,伸手把胡文的手拉住。

“呵呵,法律规定,虚拟世界人物角色后脑颈禁止设定人机端子及类似物。这是我现实的锚,如此一来,这也算是一种职业病吧!胡文有些尴尬的解释着,眼睛一转,又道“对了,你现在是不是也要回去?一起。

周山摇头苦笑,回道“那可不行,你们都可以休息,我们这边可不行。毕竟这边地处中下游,藏龙洞和含山湖作为缓冲地带,要为最坏的情况作保,防水坝的最终控制可在我们手上。我现在出来,只是采买些东西,待会儿还要回去。

胡文点点头,表示理解,但依旧担忧的问“虽然脊南江一直严控,没有过泛滥,可一旦发生险情,还是很危险的,万分小心。

“这点没什么,今年情况特殊,上边特批,刚进了一艘最新款的射气船。

“就是能四外喷射气流的那个?

“对对对。

“听说能汽化水化作高速气流,可做到短时飞行,还可以像潜艇一样吸水,短时下潜作业,浮游操作更是寻常,也不知道真假?要真是这样,那上边还挺重视。不过如此一看,截流的事挺有难度。

周山点点头“嗯,我们最近都在熟练操程。接着周山脸色有些奇怪的看着他,问道“对了,之前你不是说也参与了人造海的建设吗?

胡文又抬手摸着人机端子,一脸无语的看着周山,笑道“我虽是地质学出身,可也不用非得管断水截流这种事吧?前期的勘山,后期地下构造稳定性测绘,这些才是我能管的。倒是你,当年突然疯……

“行了,打住,好汉不提当年勇!看在你我老乡的份上,少揭我短,不然赶明儿我就换个地方住,离你远点。

“呃,我只是为你觉得可惜,毕竟你可不比我差来着。

周山转头就走,没好气道“得,这话反复几百遍了,你不烦?我是没你赚得多,可这年头谁也不缺口饭吃。我也不像你,我老爸老妈在老家扎了根,也不会来这大城市。而且二老也说了,平安太平就好,偶尔回去一趟就中。周山面色暗淡,轻呼一口气,续道“你呀,真得多遛遛了,我感觉你脑子跟现实有时差。

胡文脸上无奈,心道“我只是觉得你应该活的更好一点。每次到这时候,虽然心知无用,但身为好友,又忍不住不说。叹了口气,摩挲着人机端子,只得迈步跟着往外走。

这边,老孙瞅了两眼水灵居士二人,直接问道“道长和这老李在一起,难不成是山里被赶出来的?

水灵居士有点尴尬的一抱拳,道“差不多吧,最近事多,呵呵。

老孙点点头,没再多问,对李岸道“听说你家那口子又犯病了?别怪老孙说话难听……

李岸似是知晓其下文一般,神色一冷,语气转硬,道“滚,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你看看,一说你就急,也……

“滚!回应老孙的只有一个字。

老孙看着李岸越发黑沉的脸色,自知找了没趣,只得回头,错开对视。

“胡家那小子,你快点,娘娘唧唧的。

周山听着身后胡文的叹气声,知道老孙这一句让人很尴尬,便笑道“孙叔,胡文可跟我们山里滚的不一样,要优待啊!

老孙牛眼一瞪,骂道“你大爷的,小周山,叫谁叔?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周山也尴尬了,摸着鼻头,没接话,只心里道“尼玛,老孙,老孙,真当自己齐天大圣?切!也不撒泡尿照照。

胡文越过周山,知道气氛不对,便急急的向外奔,同时不忘说道“走啊,老孙。

听闻此声,老孙神色一缓,跟李岸一摆手,道“走了。快步追上胡文,两人下了台阶,一起进入球形的元动仓,然后就‘滚’走了。

周山掏出小山,发了一条文字信息“胡文,以后调到我们这边做调研,省得跟着那个假猴子受罪,人模狗样的小人一个,老子每次见他都想打他一顿,格老子的。

周山也没避讳,直接语音输入。李岸过来轻拍周山肩头,笑道“不过蠢点罢了,他也没啥多余的想法。

胡文坐在球仓内,改造过的智能右眼接收了周山的信息,在他眼中,那几句话犹如挂在天幕上一样,大小颜色随心意变化,如臂使指。

“呵呵……

老孙偏过头,急道“你小子笑谁?

胡文也偏过头来,定定的瞅了他一眼,突地一咧嘴,硬拉出来的嘴角带着诡异的笑,咽部吱吱作响。

“我只是想起一个笑话,觉得好笑,你想听吗?

老孙被看得汗毛陡立,立马转回头,闭上眼睛道“你特么是一个疯子吧,我不听。

“其实你站远一点看,这老孙还蠢的蛮可爱的!回了周山一句,胡文也不再理会老孙,自故自的研究起眼中的一处山林影像;这段录像是他在峰海林靠近天子山方向意外拍到的。

在拍摄视角的极远处,一个衣衫褴褛的人半跪在那儿,不停的扬起手臂,然后一抡而下,就像在敲东西,动作简单重复,但速度很快。

过了好一阵,场景依然如故,那人似乎有使不完的力气,不见疲累。

胡文调整视角拉近,并将画面放慢,调整了几次能量类别。

只见那人每次抡起手掌,在举至最高处时,一道金芒自其手中乍起,化作一把小镐的模样,然后被其刨在眼前虚无的空处,一次两次,反反复复;直到某一时刻,那人抡完一次小镐,突然两手一扑,整个扎在那里,身体有一下没一下的抽动着,就像癫痫犯了,但又不剧烈,很轻微;胡文瞅了一眼计时,大概有半分钟左右,那人才重新直起身子,停顿有三五秒,就又开始刨东西。

胡文将影像看了几遍,在确认没有遗漏后,看了一眼能量类别五行金,不由陷入沉思之中。

李岸心焦家中情况,简单告罪一声,又对水灵居士言谢一番,便也急匆匆的走了,只余水灵居士三人,还有断断续续从地下上来的景区归家之人。

周山站在出口,望着远方华丽的城市,那映在眼中之景,依稀挂着一层雾气,显得并不真切,仿似虚幻。

少时,周山开口说道“道长,刚才我们队长可说了,你们如果没地方落脚,我就直接多走一段,送你们去天仓馆。只不过最近景区封闭,那里可能会人满为患,毕竟过几天这里就会开放,等待的家伙应该挺多的。

水灵居士奇怪的问道“哦?难不成这天仓馆是对所有人开放的?

“正是,而且免费。这里紧临全国最有名的五灵山风景区,是以旅游为主产业的风都,这里的物价是很高的,一般人可承受不起。就比如我这这样的,我也是借了刚才那朋友的光,才在他家租了一处单间。眼下情况景区会封停几天,那些远道而来的人,就是之前入住了酒店的,恐怕现在也都挤去天仓馆了!往年这种事也很常见,只是今年感觉会更多点而已。

水灵居士点点头“嗯,周施主考虑周详。不过老道有一位老友在这里,正好刚才我也联系上了,同为清修之士,大家彼此更方便一些。

周山正感奇怪,却见水灵居士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一物,长条形状,带有一根天线。

水灵居士微微一笑,晃了一下,道“老道可没有你们那些小名号,只有这么一个老古董,记得叫什么无线信号收发器来着,还是那老友所赠,我也只会简单弄几下,跟他传个消息。

一句模棱两可的应答,消减了周山的疑色,只听周山道“这个我也不懂,只是在部队的时候,戍边军在大西部沙漠会用到一种长波通信装置,也是有什么接收、发射啥的,比你这玩意儿可大着呢,不过那东西只能发送简单的文字或编码信息,不如〇的方便高效,但听说那玩意儿传送距离贼远,好像能横穿大陆那么远。小山它们就不行了,全靠这些哪里都有的信号塔活着。伸手指着旁边的一处高高的杆子,其顶处围了好多盒子样的东西,整体好像一个散拼的大圆锤。

水灵居士看了一眼,微微颔首,道“呵呵,这些东西不聊也罢,我也摸不着头脑。右手一甩拂尘,左手收起的信号器化作一汪清水流散一空,他瞅着远处的一个高大阴影,问道“周施主,不知那个是什么东西?这么远都看起来很大的样子。

“啊,那个呀!那是一座过山车,官名叫揽月路,本是想比肩第一的‘摘星路’,但奈何实际建造受束很大,最后只建成原计划的十分之一。用官方话讲繁星如海,腾岳岁载,风雪炎阳,鬼斧神工,劳民百伤,万难成行,为化心娇,只舀一瓢。哈哈,后来什么揽月啊,摘星的,跟本不入广大人民同胞的法眼,大家都私下叫‘一瓢路’,哈哈,想起这个就特别有意思。

云空一时也来了兴致,盯着周山问道“你和那家伙学的么?呃,瓢是什么?

周山先是一愣,心中立时反应道“小家伙说的是何亮吧!笑了笑,接道“小朋友,你别打断我啊,听我说。

对着云空嘘了一下,他续道“更有意思的是,当年,这玩意儿也在网上征名来着。一开始,官方取意揽月比摘星!大家也觉得挺好的,没什么问题,前期投票也很顺利,‘揽月路’一名几近默认般一路领先,甩得其他名字连影都没有,可以说‘揽月路’这名字已是板上钉钉的事。可哪知,随着建造趋于尾声,通过网友的随行爆料,大家才知道这与初时计划出入极大,不免网上爆了官方网站,官方实在顶不住了,才出来解释,说了我刚才说的词句。岂知广大网民的脑洞何其大?你给一点颜色,我还你一片五彩天。‘一瓢路’之名迅速崛起,一路直追‘揽月路’,官方见来势不好,在遭遇滑铁卢之前,提前结束了征名活动,虽然广大网友很给力,但一直领先两年的‘揽月路’还是以一票的微弱优势拿下最终命名。当然,要不是官方无赖,结果肯定不同。

周山仰头看着远处的巨物,眼中满是开心,又道“虽然出现仅仅一周的‘一瓢路’以一票之差惜败。可就因为这一票之差,大家又乐了,纷纷到官网吐槽,‘一瓢路’不好听,应该叫‘一票路’,买一张票坐一次,这很公平,哈哈……,最后把官方怼趟平了,什么都不说了,也说不过广大群众!最后除了文件里,揽月之名名存实亡!哎呦,那时候可把我们笑惨了,哈哈……

“咳,你俩别这么看我啊,不好笑吗?周山见水灵居士二人直直的看着自己,摸了摸鼻子,有些尴尬。

水灵居士浅笑一声,应道“我二人没经历过这事,不大懂,只是听周施主讲的头头是道,应该有意思。

“哈哈,没事,等你们熟悉了〇,慢慢就懂了,这事儿就前年发生的,不远,等到你们了解了前因后果就知道有多开心了。后边还因为安全规则的问题又闹出很多乐子,现在就当作一个彩蛋,等你们自己去挖吧,呵呵。

周山稍敛神色,轻拍了下云空的帽子,笑道“瓢啊,我记得是一种能结大瓜的植物,等熟了,把瓜劈两半,掏空瓤,就可以拿来当瓢用了,舀水淘米啥的都行,装东西的事都能干;这玩意儿生活所需,自然长的,接地气,人们比较喜欢,我们食堂就有,以后你们也定能见到的。周山用手比比划划给云空解释着,最后看他还是偏头不解之色,忙取出‘小山’,这才让这二人有了一些直观的了解。

耗了这么一阵,阳光更显刺眼,好在云气渐起,开始不断有阴影流过,周山望着空气的波动,苦笑道“这大太阳天真是熬人啊,等着看来也没用,道长咱们走吧。

水灵居士点点头。

这时云空接口道“我们也坐那个吗?

周山看着他指的方向,正是胡文他们走时乘坐的元动仓,摇头道“不是,我们要去那个一瓢路的方向,很远,这种元动仓行程很短,需要不断换乘才行;如果那样就很麻烦,我们不如去坐轻轨。

察觉到云空的失落,周山不由笑道“那个东西就是在地上滚来滚去的,空间还小,没劲得很,哪有轻轨宽敞舒服啊,还可以在高处看沿途风景。

“真的吗?云空扑闪着大大的眼睛,有些怀疑。

周山迈步朝外走,正好踩到一朵云影,头也不回的答道“我骗你干嘛,跟我走不就都看到了,眼见为实。快来,借个光,哈哈。

这轻轨是一节节连在一起的车箱组成,相互通连,两侧都有自动车门,车上座位两排,贴墙而设,再加上一些金属扶手,车内简洁宽敞。车体本身行驶的轨道完全由高架桥支撑,处在高处,视野极佳,而这一路风景,确如周山所言,当真不错,到处都是人影和别具一格的特色建筑。

这城市的热闹远非山林可比,只是有个不当人的小家伙在,又起了一点风波。

车上有一个十几岁的少年正在吃零食,散出来的气味极为甜美,这不可避免的吸引了云空的关注;他凑上去,发现是一种可爱的小白虫子,还活着,可那少年人混不在意的一口口的吃了好多。

“呃,黑小子,你要吃点吗?

云空只道“你应该尊重生命!然后伸出手在少年一脸错愕中,将剩下的一点虫子弄死,然后才拿了一点放到嘴里尝尝,似是很难吃,云空勉强咽下,吐了口气,把剩下的又还给少年。

“不好吃。

少年人二话不说,直接开打,可惜云空太过灵活,怎么也打不到,还要被动的听云空一直叨叨着尊重生命的言语,少年气息不畅,情绪失控下崩溃了,最后大哭起来,惹来列车人员调解,最终因为在车上食用刺激性食物属于违规行为,少年被教育一番,就此收场。

周山和水灵居士居士窝在一旁始终没有参与,当看到云空打架不还手,明显只是讲理,干脆直接背过脸去,好像不认识一般,自认为和他们没关系。

列车员在云空指认下,来到两位“亲人跟前。之后自然少不了被一顿教育批评,两个大活人被说的面红耳赤,直恨不得开个地缝。

终于,目的地到了——风都平城卫!高高的石质大门的横楣上,浮刻着这几个黑色大字。

周山大吐一口气,压下心中的憋闷,随口道“好了,总算到了,你们进去问工作人员就行了。

恰在此时,不远处,一个一身黄衫的光头大汉向此处走来,人还未到,便听他喊道“水灵道友,快跟我走,救人要紧。话没说完,人已到了近前,不等辩识,过来拉了水灵居士就走。

周山一脸懵逼,眼看着大人就要被拉走,心道“这人怎么这样?你把大的拉走,小的怎么办?

“道长,把你徒弟也带着啊,我还有事,你也知道的,晚上……

水灵居士一脸无奈的回头喊“周施主,劳烦帮忙带下云空,我去去就回。

“哎?

周山刚想去追,身子不由一滞,回顾之下,正见一双有力的小手扯着他的衣摆。

“你拉我做什么?去追你师父啊,人都马上要不见了。

“我师父说让你带我去申领那个〇。

周山一愣,问道“啥?接着大声喊道“我一直都在,也没听你师父说过这话啊?

云空这才醒转,那些话是师父传音说的,眼前这家伙应该听不见,立刻眼睛一转,吐了下舌头道“反正说了,你听不见那是你的事。

周山气急笑了,指着云空道“你小子,我很确定我没听到,说,是不是你俩串通好了,非得让我……停下话语,周山思量一下,嘀咕道“咱们无仇无怨的,也不应该啊!为什么非要把你丢给我啊?啊……周山有些抓狂的挠着头发,全然不知到底什么情况,再加上云空的一路种种,尤其是不久前的无故躺枪,这一切让他抓狂。

云空一脸奇怪的看着他,然后指向高空的巨大钢铁骨骼,问道“这个就是咱们来时看到的那个一瓢路吗?

不远处,一根根钢铁巨柱拔地而起,闪耀着黑曜石般的漆黑色泽,平添一股深沉和安稳的感觉;巨柱分两排耸立,中间形成一个大大的空腔,每根柱子都曲折了一定的弧度,自下而上,也越来越细,最终汇聚在高空之中,形成一道脊梁似的轨道,就着高低不同的立柱,这根脊梁也在空中形成了一种高低起伏的状态,就好像连绵的峻岭崇山,高低相倾,漫坡陡崖极多。

空中积多的云气缠压而下,丝丝烟纱或轻或重的笼于高顶,为这钢铁骨架平增几分威压,尤若伏行于地的无肉骨兽,高脊弄云,垂怖天地。

不过,两排柱子相夹而成的大空腔却不冷落,一幢幢奇形怪状的建筑拱卫其中,透过两柱间的空隙相连于街旁,门庭若市,灯火渐起,人影穿梭,行路匆匆,似热闹非常。

“啪㗳……

云空把目光转到天幕上,一滴水由小变大,在其注视下,啪的一声砸在脑门上,飞溅的水花激的云空急眨双眼。

“下雨了!

云空嘴角拉起笑容,伸出双手去接,只是明眸中有些不满,小口嘀咕道“雨也是这么没灵气!

疾风顺路疾袭而至,周山被吹的一抖,看着眼前突兀暗沉,只得收起心思,拍了下云空,道“走吧,你叫云空是吧,我提醒你啊,收起好奇心,等下老实的配合叔叔阿姨们的工作,因为现在可不早了,我也还有很多事要做,晚上还要赶回去,陪你在这儿,我可折腾不起了。

云空不答,周山只得蹲下,直视着他的双目,一脸认真的看着。

隔了几秒,云空只好一点头,应道“好吧。

不远处的转角,水灵居士看着两人进了平城卫,略略点头,心道“看来还是跟人相处才能让云空有所成长啊!

豆大的雨水溅起的小水珠打在脚上,凉凉的,水灵居士低下头看了一眼,只见路面已浸湿,漫射着街上的灯光。紧接着雨水急下,啪嗒之声变作水泄哗然,一切都在水幕之中变得模糊不清。

一阵风呼来,水灵居士随风化雨,没了形色。

“小弟,你来,姐给你讲个有趣的事,今天啊,我在许愿池……

“砰!

这是一个素颜的女人,眼角起了轻微的鱼尾,约么有近四十左右的样子,神情中散着一点天真,一头黑发扎在脑后,梳的理顺整齐,一身白色绣花的长裙,裙子有点小,将过膝盖,上身有些紧,勒出一道道肉褶痕迹,任谁看到都会觉得不太正常。

女人见人进了卫生间,倒也不急,坐在沙发上,身子轻摆,双手抻动衣裙,想把褶子抹平,同时口中嘀咕道“唉,小弟长大了,都不理姐姐啦!

少顷,一个十来岁的小男孩从卫生间出来,一边甩手一边就要回去,对于女子看都不看一眼。

“你站住!

女人站起来就去追停也不停的小孩,三步并作两步,抢在他回房间前,一把拉住他的手臂。

“你还想跑?给我站住,听到没?

小孩挣扎两下,没有脱开,反而因为女子过于用力,在他小臂上刮出几道红印,微破了一层皮。

“姥姥,你快把她拽走,都把我胳膊挠破皮了。

“来了,唉!

一个满脸愁容的老妇从厨房里出来,岁月在其面庞上的刻画很深,虽然头发染过色,可依旧挨不过头发继续生长,发际处已然根色全白。

“小秀,来,别影响你儿子,到妈这儿来。

那女人听到此话,立时转头瞪着老妇,气道“你是骗子,你可不是我妈,我妈又年轻又端庄,是个知书达礼的美人。我早说过了,我也不叫小秀,我跟我弟弟说话,你走开。说完,又继续拉着小孩,声音软弱的说道“小弟,你就听听姐给你讲讲嘛!

老妇也不在意,只在憔悴的脸上加上笑容,拍着女人道“诶,你说我不是你妈?那你用什么证明?我可是能证明你是我女儿,亲生的。

小孩见此,只好配合道“对呀,你要先证明她不是你妈,我才听……姐你讲故事。

女人闻言一喜,道“真的?

小孩点点头说“你看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女人点点头,拉住少年的手,一脸机警,看着少年说道“嗯,小事情,你跟我来。

小孩……

水灵居士本来循着李岸身上留下的标记跟随而来,可无奈雨势太急,竟将那一点水汽印记冲刷掉了,虽然心中疑惑,但还是借由强大的识念和相近的气息,最终先一步找到了他家。

此时,水灵居士正飘在房顶的灯光阴影之中,先是简单观察一会儿,然后才将识念作用在那疯病的女人身上。

“居然有另外一股灵魂的气息在她身上,但好弱,真是奇怪。

“咔咔……一阵门锁响动,浑身湿透的李岸垂头丧气的进来,手上拿着一袋东西。

水灵居士止住识念,往阴影中缩了一点。

原本尴尬住的小孩立马喊出声“爸,你快来,我妈疯啦,非要拉我走。

李岸抬头一愣,还不等他说话,女人啊的一声放开手,直接跑入一间屋子,咣的一声把门关上,好像见到了什么恐怖的事。

老妇看着关上的房门,摇摇头,回头就见李岸的一身狼狈,忙道“快去洗洗,一会吃饭。

饭桌上,小孩,李岸,老妇三人在坐,李岸揉完头发,把毛巾挂在椅背上,端起饭碗正要吃,小孩先说道“爸,天仓大学……我想去。

“不行,你才多大,还是个小孩子,就是你爸放心,姥姥也放不下,何况你妈妈也放不下。老妇想都没想,直接否定了小孩的想法。

李岸端着碗筷定住,沉默一阵,才道“让爸爸再考虑一下。

“咝……

刚嚼了一口饭,李岸痛哼一声,但又马上闭口继续嚼动。

一直盯着的小孩这才注意到,爸爸嘴角一边的脸明显有些肿胀,压下心中的烦恼,问道“爸,你嘴角这里肿了,是撞到什么了吗?

老妇抬头也看了一眼,一紧眉头,张口道“你在佛店碰到李立了?

李岸放下手里的碗,揉了揉儿子的头,笑道“咝,呵呵,爸爸没事,只是下车不小心撞到一个抗着东西的人,这点小伤几天就好了。妈,李立怎么了?我没碰到他。

见女婿看着自己,老妇对了一眼便转开,口中忙道“呃,没,没什么,就是今天我出去碰到他聊了几句,他说这几天家里不顺,看你老买纸钱,也说下午买些试试。我吃完了,我拿些给小秀。

老妇有些慌乱的起身装了一碗饭菜,转身进了女人的房间。

老妇关上门,想起下午的事,不禁淌下眼泪。

刚过晌午,老妇拗不过非要出去的女儿,带着她去了附近的三叉路小公园,恰巧碰到李岸族叔的儿子李立带他儿子溜达,本来熟人打声招呼就好了,哪知她女儿突然来了疯症,拽着人家小孩要带走;那李立为了孩子连工作都丢在一旁,自然宝贝得很,于是就发生了一些很不愉快的事,临了,李立一番喝骂中说要去纸扎铺买纸钱驱邪,然后才带着哭涕的孩子走了。

自家女婿什么样,老妇再清楚不过,诚实稳重,为人热心。现下的事,她自然猜到前后原委,心中愧叹“还好只是小摩擦,人没大事。

李岸看着丈母娘进了屋子,想到刚才的事,又想到过往,心中不由了然,感受着脸上的肿胀,继续埋头吃饭。

一家人相贵扶持,一切自然而过,心照不宣。

擦了脸,看到蜷缩在床的女儿,老妇忙快步上前把窗子关了,一缕水汽飘然散去,屋里瞬间暖静不少。

李岸吃完饭打发儿子去学习,自己打扫了下客厅,一番燃纸焚香,心中祈愿,最后把得自水灵居士的符纸贴挂在正梁上,又合掌拜上几下,口中念头不休。

水灵居士离开李岸家,识念四射,最终停在一家名为“老孙佛事店的地方,心中不由想起一个多时辰之前的那个人,摇头散去无意义的猜想,身化的水汽借着风雨循迹而去。

只越过两条街道,水灵居士就飘到那家窗外。

这是一间当街的铺面,不算大,厅间就只有一百多平,门开在当中,左右两边各开一窗,很大,让人在外边就一目了然,层层叠叠的货架,满载各种纸钱、元宝、香烛之类,样式很多,分类清楚,码放的整整齐齐。

看店的是老两口,样貌五六十岁的样子,但在水灵居士的眼中,岁月的蚀刻不止于此,这两位普通人应该在七十朝上。

刚才有个中年人选了些东西买走了,翻动的乱了一点,店老头正在整理摆放。

“老伴,把寿字那个红烛拿几包过来。噢,对了,把我闺女也拿过来,我正好算下今天咋样。

过了一会儿,那老太太跛着脚一蹭一挪的过来,手里拿着老头要的东西,一边擦脸一边没好气的说道“我我我,我什么,闺女就闺女,难道不是咱们的?说罢,一手把红烛递上,另一手抱握着端起一个〇。

老头偏头照了老伴一眼,把红烛接过放在架子上,然后转身微躬着身子,抬起双手替她抹了一下眼泪,笑道“呵呵,对对对,咱闺女,咱儿子,不光是我的,也是你的。他们为祖国为人民而牺牲,是我们的骄傲!

老太太轻哼一声,递过〇,道“给,你闺女。说着弯腰揉搓起小腿。老头笑着接了,伸出两手搀起老伴一臂,道“来,这天气也没啥人了,我进屋给你揉。看你疼左腿,应该是想儿子了,哈哈。

不待老太太抬手打人,屋内乍起一股无名阴风,吹得两位老人身子一紧。

环视四顾,老头发现门窗完好的关着,低声嘟囔一句“奇怪!

老太太束手抓紧老伴的胳膊,对着老头面色不悦道“你看,咱儿女回来了。吹这股风,那是在怪你对他们生分了。

“好好好,都是我的错,我的错,咱们快进屋,外面潮……

老头轻拍老伴的后背,相互搀着回了屋,在一侧供桌上,一尊弥勒佛喜乐在坐,老头扶老伴坐好,这才上前明点香烛,口中显愿,祈愿一场庇佑,善止此生。

天空的阴云化雨洒下,不再如初始一般,沉压下坠间带着狰狞与恐怖;现下变得有些茫白,显然云层厚度因落雨变薄了,未落的太阳光漫射间透了进来,尽管如此,一切依旧暗沉。

风都这座城市宛如一座火山,整体的的建筑风格自内而外,由高变低;山顶至山脚,一道内凹的锥面过度而下,最远处一道高墙阻断内外,将城市与森林分为两个独立的世界。而此时,因雨水的连绵,高墙变得有些不真切,两界界线因此也变得模糊起来,风都也仿佛成了林中一座孤山。

水灵居士此刻正站在这火山的山顶,也是周山所说的一瓢路的最高地。

从水灵居士此刻视角俯瞰,这一瓢路整体围化一个圆形,好似那火山口,只不过靠北面一侧开了个豁口,地势在那里直斜下去,交汇处接近地面,只是这幢建筑太过巨大,圈围地界至少也有四五十平方公里,过山车从那豁口起止,全程七上八下,这注定是一场漫长而刺激的旅程。而为了应对突发事件,内侧的每隔几根的钢铁都额外建有安全通道等设施。必竟上去之前,一个个都兴奋得跟梁山好汉似的,盲目自负不可一世;但在紧随而至的窒息中,屁滚尿流之辈又比比皆是。

总不能真叫人嗝屁在“高兴的事情上。

而在安全通道中间,有一大半的空间搭建着人工石壁,虽然在下雨,但还是有零星的人影借着安全绳挂在上面。

水灵居士看着下方的巨大乐园,眼中映着霓虹斑斓,尽管大雨滂沱,很多大型设备处于停摆,但这里依然彰显着人类世界的繁华与喧闹,心中不由有些惊叹。

收束心神,处于透明流体状态的水灵居士拿出一个水球,这东西是他从疯女人身上取出来的,用他的力量封禁而成。

在这有些暗沉的环境中,水球散着让人微觉暖意的蒙蒙光亮,而那明光中,有一道愰愰身形腾动,隐隐中透着点朝气。

“这是念?我还以为是什么魂力,有意思。这个身影是谁?水灵居士疑惑中喃喃自语,同时心中又道“刚才那大肚子光头应该是凡人信俸的佛了,李岸应该是沾了他的气息,所以才吓到那女人,如此倒是方便了我行事。不过,那光头佛辟异之效当真不赖,连我都被赶了出来,呵呵。

与此同时,水灵居士磅礴的识念也找到了方向,远见他徒弟云空和周山此时正坐在平城卫的一间大厅内。

周山一脸百无聊赖,但眼中隐含急切;云空则在把玩着刚刚到手的〇,一脸兴奋的研究着。

跟云空传了一句话语,水灵居士身形淡去,离开一瓢路这个高地。

少时,一道身影由乐园内飞闪而至,落到水灵居士之前所在不远处。

“咦,真走了?也不知道是哪个老家伙跑出来了,得跟老大报备下,刚才那识念,啧啧,我可罩不住。

听音色是名男子,身形高瘦,一身嘻哈穿着,虽然雨水落身,但未见其有何不适和狼狈,只因他衣衫不亲水,那雨水落上就直流下地。

看到人去地空,他便摘了卡通鸭舌帽,雨水被挡避在外,露出一张年青的脸庞,浓狭的眉毛外低内高,眉心很是舒展,一双透光的眼睛点点闪烁,双唇开合间,尽是朝气昂扬。

《师如灯》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