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小说资讯网!

首页全部小说都市小说›碎岁安

>

碎岁安

落霞予君 著

苏一 谷思雨 都市小说

小说《碎岁安》是由“落霞予君”所著。主要内容讲述的是:苏父在遇难时曾答应过老者,帮其照顾他的孙女和大黄狗,保它能够温饱。苏父为没有进行赔偿的老者索要赔偿时,不但遭到讥讽,还遭受非人殴打,导致双腿残疾,左手断指三根,身上伤痕,叠叠重重,让人触目惊心。其后家中拿出仅有的积蓄为苏父进行治病,可苏父不忍拖累家庭,以钝刀自刎而死,苏母捂着苏一的眼睛,不忍让他多看...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苏一谷思雨   更新: 2022-12-08 18:3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都市小说小说《碎岁安》,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都市小说,代表人物分别是苏一谷思雨,作者“落霞予君”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苏一看着手里的三百元,心情大好,这钱来的也太爽了吧,心想,你们多抢我几次,那我岂不是发了其他人见状,也纷纷掏钱,足足有一千多呢,看的苏一挪不开眼睛,苏祈推了推财迷的苏一苏一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土,连忙过去把众人一一扶了起来,为他们拍打着身上的灰土,也顺便收走了他们手中的钱,心里默默念叨着一百,一百五二百五,三百三百五,四百四百五,四百五……四百五?嗯?什么情况,怎么抽不动苏一看着满脸欲哭......

第2章 被遗弃的孩子

原本苏一的家庭不至于如此凄惨贫寒,一切皆是源于苏一的父亲,那个脸上永远都挂着笑容憨厚老实的男人,虽然没有太过出众的能力,但却永远都是苏一心目中最亲近的人,也是最信赖的人。

苏一的父亲是在离家不远的一家煤炭开采厂矿上班,虽然每日工作十三四个小时,但是每月五千多块钱的丰厚工资,让苏父坚持了一天又一天。

那年苏一的母亲还为苏一生下了一个妹妹,一家四口,其乐融融,可惜苏父在一场地下工作勘探中偶遇塌方,一行五人,四人当场丧命,苏一父亲年龄最小,工作经验尚浅,走在一行人身后,塌方时,因躲在四人围围身下,才得以苟且残喘,在后续的厂内救援中,幸得施救,侥幸存活。

塌方五人遇难,只有苏父得救,其余四人纷纷不幸离世,除了一位孤苦独居的老者没有获得赔偿外,三人或多或少都得到了死亡抚恤赔偿,就连苏父也获得了一个月的额外补偿,原因无它,只因老者家中只剩一条枯瘦相依为命的大黄狗和一个幼小的孙女,没人能替他领钱,也没有人能花掉这份钱。

苏父在遇难时曾答应过老者,帮其照顾他的孙女和大黄狗,保它能够温饱。

苏父为没有进行赔偿的老者索要赔偿时,不但遭到讥讽,还遭受非人殴打,导致双腿残疾,左手断指三根,身上伤痕,叠叠重重,让人触目惊心。

其后家中拿出仅有的积蓄为苏父进行治病,可苏父不忍拖累家庭,以钝刀自刎而死,苏母捂着苏一的眼睛,不忍让他多看一眼。

苏父死后,苏母和尚不懂事的苏一商量,说要送掉女儿,让他去一个更好的家庭,最起码比现在的家庭要好,能吃饱穿暖不饿肚子。

在当时的苏一看来,母亲就是嫌弃妹妹,为此置气,两个月没有理睬母亲,不言不语。

苏母深知以现在的家境与能力不足以养育尚在襁褓的女儿以及看着的孙女,便买了车票,去了省城,在居民区里转了又转,为两个孩子物色好一户人家,将剩余的钱买了粉乳塞在女儿的被褥中,还将苏母结婚时买的银色游凤银镯放在了被褥中,狠心抛弃在苏母选好的人家的门口。苏母就藏在一旁静静的守着望着,直至屋内主人发现门外冻得通红的二人后将其二人邀进屋,徘徊数日才放心离去。

往后时日,苏一时常在夜晚听到母亲梦中呼唤妹妹的名字,也时常看到母亲在一张佛相前,久跪不起,口角呢喃细语,突然那么一瞬间,苏一好像懂了苏母的不易。

没了经济来源的苏母,却要养育三个茁壮待哺的孩子,对于她而言,着实辛苦,难以负担。

后来苏一是这样安慰母亲的,省城有钱人多,他们吃的也很丰盛,一杯咖啡一百多呢,一个烤鸭七八百,奢侈的很,这点小钱根本不在乎,而且他们都很有素质,有素质的人是不会见死不救的,妹妹一定会遇到一个好人的,他一定能过上更好的生活,起码比咱家现在的生活强,能吃饱穿暖。

至于苏父的葬礼,则很是简单,苏父是孤儿,自然找不到长辈,苏母的父亲母亲也因战乱早早离世,也是寻不得一位两位长辈出席操办。苏母便与苏一协商,说是将苏父火化,一来家中没有多少钱财可以用来置买墓地棺椁等丧葬之品,二来可以将骨灰供奉在家中,以解思念之疾,三来也可以祈求苏父庇佑,寻求精神慰藉。

年值十三岁的苏一听到爸爸可以庇佑母亲与自己,便爽快的答应了。

火化那天,苏母捡了很多的木材搭在苏父尸体下面,一把火点了下去,熊熊烈火,灰絮随风起舞,木柴的炸裂声时不响起,天灰蒙蒙的,苏一的心情也是灰蒙蒙的。

苏一记得当时幼小的自己没有掉过一滴泪,可是看着母亲跪在父亲的灵牌前,却忍不住的抹眼泪。

许久,一层泛白的灰烬在风中肆意游荡,苏一取了一个罐头瓶递给苏母,苏母取中间骨灰装入瓶内,祭奠在家中,作罢。

“小安,想什么呢?饭好了没?

苏母一进门看见坐在电煮锅旁的发愣的苏一,柔声问道。

“妈,好了,饭已经可以吃了,我去叫苏祈一起吃饭。

“好。

苏一与苏祈住一个房间,苏一推门进去,看到熟睡的苏祈,鼾声轻响。

苏一轻轻扶了扶苏祈,说道“小祈,饭熟了,和妈妈一起去吃饭吧,就等你了,小祈…小祈…

苏一见苏祈依旧熟睡,便不再做打扰,为苏祈把被子盖好,默默出去了。

苏一坐在饭桌上,一边吃饭,一边想着苏祈到来的那年,汹涌的记忆再次袭上心头。

苏母送走妹妹时是夏天,而同年冬天,苏祈便是在一只流浪猫的带领下,来到了苏一家中,至此成为其中一员。

那是一个略显温煦的冬天,苏母一如往常在当地附近的一个畜牧场上班赚钱补贴家用。苏一因家中贫寒无力支付学费,无法上学读书而整日蜷缩在被窝中艰难度日。

“喵喵喵……

苏一寻声望去,只见一只橘色的小猫,腹白背黄,四足似踏雪,朱唇敛毛,足相应掩,目瞪而瞳竖,大声的对着苏一叫嚷着。

苏一见那橘猫生的可爱,心生喜爱之情,便出门与它互动玩耍,奇怪的是,小猫并不害怕苏一,甚至还与苏一格外的亲近,撒娇似的躺在地上蹭着脊背,露出腹部雪白的绒毛,好像是在要求苏一给它挠痒痒似的。

苏一伸手在小猫的脖颈上抓痒,小猫双眼微眯,脖子伸的老长,满脸享受。

喵……

许久,小猫起身踱步进屋巡视一周,便喵喵喵的叫喊着走了,一边走一边回头看向苏一,见苏一不为所动,鼓足力气呲牙一声长喵,苏一不明所意,转头正欲回屋再睡一个回笼觉,便被小猫咬住裤腿,揪着离开了院子。

小猫带领着苏一来到一个隐秘的地方,只见有一个小孩被床褥裹得的严实,只留一个拇指大小的孔洞,以供喘息,浑身动弹不得,在寒风中冻得哇哇大哭,声音极其响亮。

苏一用手指指了指哭喊的孩子,又指了指自己,似问小猫,让我救他吗?

小猫舔舐着手掌,再没有给苏一更多的肢体语言。

苏一虽然不是很懂为什么,可是以现在的家庭条件,母亲与自己生活都极其艰难,怎么可能在养一个呢,不然又怎么会把自己的亲生妹妹送给他人。

苏一蹲下身摇了摇头,对小猫说着自己妹妹的遭遇,诉说着家庭的艰难,母亲的不易,表示自己也无能为力,悻悻离开。

苏一回家后,向母亲讲着当日橘猫的聪明与机灵,如何带苏一去看被遗弃的婴儿,如何询问苏一能否养此小孩,苏一自顾自的讲着。

苏母听到被遗弃的婴儿便心中一紧,想起了自己送走的女儿,莫名伤感。

啪啪啪

夜晚窗外的风肆意的摧毁着大地的一切,院落里用来御寒的棉门帘被掀的老高,随风乱摆,恶狠狠的敲打着木门与墙壁,时疾时缓。

让年纪尚小的苏一心中害怕,疑鬼怪出没,说话的声音也放轻放缓了许多。

也让苏母的悬着的心随着棉门帘的敲打下没来由的一惊一惊的,脸上担忧之色也是越发严重。

风吹打在门上的声音,也吹打在苏母担忧妹妹的心坎中,苏母担忧心中的妹妹,也担心那个被遗弃的婴儿冻死在这寒冷的夜晚,毕竟他两都是苦命的孩子。

苏母始终相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她在想,若是自己的女儿这般被人无视,那该多么的无助啊,越想越难受,越想越心慌。

“苏一,带妈妈去找找那个婴儿吧,这么冷的天,一定很煎熬吧!苏母神色担忧焦急说道。

“好。

苏一起身,披着一张被子便从屋里走了出来,示意母亲也一同披着,以御严寒。

在苏一的带领下,两人到达了婴儿被遗弃的地方,只见婴儿香香的睡着,褥角被吹开,一旁的橘猫卧在被吹开的被褥旁,替婴儿抵挡着严寒。

喵……

小猫看见苏一,开心的大叫着,伸展着懒腰,风将它的毛发吹的炸裂开来,慢悠悠的走到苏一的身旁,用脑袋蹭着苏一。

苏母急忙上前用床褥重新将婴儿裹的严实,抱在怀中,口中念叨着,宝宝乖,不怕不怕……

回家的时候,小猫也跟在后面,直到苏一家门口,苏一蹲下身对小猫说道,“你要不要也来我家呢?

小猫点点脑袋,喵的一声,便窜进家中,躺在地上打滚,感受着夜晚室内的温暖。

苏一好奇的打量着被褥中的婴儿,肥硕的脑袋,莲藕般胖嘟的四肢,红润肥厚的嘴唇,漆黑的眼睛中能看到苏母姣好洁净的面容,不哭不闹,满是好奇。

苏一好奇的观察着婴儿,婴儿也好奇的打量着苏母与家中的一切。

睡觉前,苏母用筷子沾了些许米粥滴在婴儿嘴里,然后将其放在自己小肚上,双手攥着婴儿冰冷的手脚,昏昏睡去。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