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小说资讯网!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浔阳传

>

浔阳传

黑川 著

古代言情 浔阳涟漪 黑川

热门小说《浔阳传》是作者“黑川”所著。小说精彩内容概括:“秋统领才出发不到十日,估摸着还在路上,若顺利,数月方归,若不顺,怕是三年五载也未可知。”十官是沧洲国君浔阳涟漪身边的掌事女官。素衣女子不说话,只是轻轻叹了一口气。“君上莫要着急,秋统领会平安回来的...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浔阳涟漪黑川   更新: 2022-12-08 19:1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很多网友对小说《浔阳传》非常感兴趣,作者“黑川”侧重讲述了主人公浔阳涟漪黑川身边发生的故事,概述为:今日正是四海翘首以盼的四月初三,天气温凉,微风中似乎沁着丝丝香甜的酒气,月襄城一日比一日热闹,今日处处张灯结彩,锣鼓喧天,喜鹊都衔草结环的落在蕊宫阆苑,彩云微微遮住艳阳,似乎是怕晒着蕊宫阆苑的俊男美女月襄于九州分裂前原是浔阳城,天下大乱之后,浔阳城刺史割据自立为王,以浔阳城为姓,封浔阳城为都,后改名月襄千百年间,历代浔阳氏族征伐了周边大大小小百十个城池,才有了如今寸土寸金的沧州而蕊宫阆苑几乎占......

第8章 群雄盛宴

今日正是四海翘首以盼的四月初三,天气温凉,微风中似乎沁着丝丝香甜的酒气,月襄城一日比一日热闹,今日处处张灯结彩,锣鼓喧天,喜鹊都衔草结环的落在蕊宫阆苑,彩云微微遮住艳阳,似乎是怕晒着蕊宫阆苑的俊男美女。

月襄于九州分裂前原是浔阳城,天下大乱之后,浔阳城刺史割据自立为王,以浔阳城为姓,封浔阳城为都,后改名月襄千百年间,历代浔阳氏族征伐了周边大大小小百十个城池,才有了如今寸土寸金的沧州。

而蕊宫阆苑几乎占据了大半个福安坊,是浔阳氏族大型宴请的地方,亭台楼阁雕梁画栋,寸寸用心,步步是景,就是紫明皇宫也难以与之相比。

“广玉兰?如此珍贵的花木也能在此处得见,这蕊宫阆苑真是不凡之处!慕伽無一进别苑,远远便看见一片雄伟壮丽的树林,有些兴奋地拉着荆萧秦小跑过去。

“广玉兰?这花儿是挺好看的,但有何不凡之处?荆萧秦一脸茫然的看着眼前的花林。

“妹妹不知,这广玉兰是极为罕见的花木,我也是早年间无意中在一些杂书上看到的,你看它其叶厚而有光泽,花大而香,树姿壮丽,其果成熟后,开裂露出鲜红色的种子也颇为美观,最宜植在宽广开旷的草坪上或配植成观花的树丛,由于其树冠庞大,花开于枝定,故不宜植于狭小的庭院内,否则不能充分发挥其观赏性,若任其自由生长,可达九丈有余,而且此花可入药煎汤,树皮可磨粉外敷,有祛风散寒,行气止痛之效。慕伽無这哪是无意间看到的啊,明明就是细细研究过才会这般滔滔不绝。

“长公主真是见多识广。荆萧山真是羡慕慕桉然有个这般完美的妹妹。

“哈哈哈…大将军有所不知,伽無自小便酷爱奇花异草,平日里也多有研究。慕桉然缓缓走上前来。

“看见如此罕见之物,一时失了礼数,让各位见笑了。慕伽無看见广玉兰,一时间忘了此处还有他人,立马收敛神色,玉脸微微泛红。

“我兄妹二人向来是个粗人,并不拘于礼数,殿下放开些便好。荆萧山一看自己打扰了慕伽無赏花,赶紧赔礼。

“就是就是,伽無姐姐,咱们以后可是一家人,不要这么见外嘛。荆萧秦半倚在慕伽無的肩上撒着娇,一脸认真的样子不像是开玩笑。

“你个没记性的,我昨日没揍疼你是吧?荆萧山脸一下就黑了,抬起手就要揍荆萧秦了。

“嫂嫂救我救我!救我啊嫂嫂!荆萧秦一看荆萧山凶神恶煞的就要过来了,赶紧躲在慕伽無身后,一口一口嫂嫂叫得可欢了,殊不知,身前的慕伽無虽然脸红的像滴了血,但心里可乐开了花儿。

“那边都是何人?竟然在这样的场合如此失礼!听声音是娇滴滴的,但听语气又是烦躁不堪的,说话的女子正是云秦王朝的衡阳长公主,言弱。

“衡阳长公主有所不知,那边是圳国的摄政王和长宁长公主,另外两个是汉云地的青龙、朱雀两位将军。一位姿容艳丽,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子缓缓走到言弱身边,细长的眉眼中带着些许跋扈。

“华亭秋?你怎么来了?言弱撇了一眼,因为昨日喝了太多酒,今早起来后一直昏昏沉沉的,到现在都不舒服,一直不耐烦地揉着太阳穴。

“这次相府也在受邀之列,父相身体抱恙,臣女是替父相来的,怎么?衡阳长公主没听王上提起吗?华亭秋微微屈膝施礼。

“怎么是你来?这种场合按礼说应该是华府的嫡女来才是,华迎春呢?言弱在云秦一向是跋扈惯了的,可见不得有人在她面前摆架子,况且华迎春的母亲是九曲相国华闻丰的原配正室,早些年前就没了,但好歹母家是郡王府,虽然这些年落魄了,但荫封还在,可华亭秋的母亲不过是个贱妾小房上位,华亭秋表面上也算是嫡女不错,但骨子里依旧是个庶女,这身份嘛,自然不如华迎春这个嫡长女尊贵着,云秦最讲究嫡庶尊卑了,像华亭秋母女这种货色,言弱根本不会放在眼里。

“华迎……长姐也来了,只不过她身子不爽利,且歇着呢!华亭秋看出言弱不待见她,说完后便甩袖离去。

“这个华亭秋真是不知死活!竟然敢给您甩脸子!要奴婢说,您真是心软好脾气!一个搀扶着言弱的老嬷嬷恶狠狠的看着离开的华亭秋说道。

“算了算了,由她去吧,本宫今日也是乏得很,懒得跟她计较,你快扶本宫去歇一歇。言弱现在头痛难忍,这沧洲的海棠醉真是烈,她只喝了小半壶便醉得一塌糊涂,想她平日里可是千杯也难逢一醉,这次真真是给她喝到长记性了。

初阳宫

初阳宫里今日不知怎么,从浔阳涟漪到一应女官都手忙脚乱,进进出出的,比蕊宫阆苑还热闹。

“哎呀哎呀!你轻点儿啊!

“不要那个,要那个!

“这样不行~

“不对不对,错了错了!

……

初阳宫里杂乱无章,十官想让浔阳涟漪穿贵重些,什么奇珍异宝都往身上堆,浔阳涟漪又嫌负责梳头的宫女梳的发髻太繁重,一会儿衣服颜色没选好,一会儿妆面发髻又过浓了,真是要忙得人撞人了。

“君上,别苑里大多数贵人都到了,您一个时辰之内得出发了。一个粉色宫装的漂亮女官在门外探探头,恭敬的朝屋里喊。

“知道了,你去把苏统领叫来。十官吩咐着门外的女官。

“是。漂亮女官应声退去。

苏啟正在福安门附近点兵,准备护送浔阳涟漪前往蕊宫阆苑,听到口谕后便急匆匆地赶过来。

“君上?何事找臣下?苏啟在门外行了个礼,并没有进门,虽说他与君上交往甚深,但毕竟是外男,不好进君上的寝殿。

“是苏啟到了吗?快进来吧。浔阳涟漪在里殿喊着。

“苏啟,中书令可去了蕊宫阆苑?浔阳涟漪在一面屏风后正梳妆。

“父亲一早便去了,他生怕出什么乱子,这几日一直住在别苑里。毕竟蕊宫阆苑里住的人是来自各国朝廷的使臣和一些江湖上有头有脸的人物,没有个心思玲珑的人可不行。

“真是辛苦了,今日你点了多少禁军?浔阳涟漪继续问着。

“蕊宫阆苑里有五千禁军看守,从紫明宫到蕊宫阆苑需半个时辰的功夫,所以臣下点了三千禁军随行,崔校尉今日也会在君上左右侍奉。今日人多眼杂,他怕自己顾不过来,便也找来崔长风,毕竟他轻功上乘,若有什么意外,也可立即带君上离开。

“立刻将别苑里的四千禁军调至外围,随行禁军也用不着三千,一千便够,至于崔校尉,就让他随我左右吧。浔阳涟漪心中自有一番安排。

“君上三思啊!区区两千人,如何护君上周全?苏啟立刻就急了,先别说这别苑里的客人都有好几百人了,光从紫明宫到蕊宫阆苑这一路上,百姓和货商那更是数不胜数,而且又有一些江湖人士和敌对势力在,一下撤掉这么多人,实在是让人担忧。

“是啊君上!万万不可!十官也有些着急的附和苏啟。

“你二人莫要急着否决本君嘛~浔阳涟漪就知道说出来是这个结果,摆摆手示意殿内的一众小宫女离开,接着说道“这四千禁军又不是让撤去别的地方,就在别苑外待命,院内两千名禁军,百名暗卫加上你,再加上秋锦和崔长风够用啦,外松内紧大家都好发挥嘛。浔阳涟漪一脸云淡风轻,一边照镜子一边给两人解释。

“臣明白君上想放长线,钓大鱼,可此举未免太过冒险了些,臣怕发生预料之外的事情。苏啟勉强的接受的浔阳涟漪的安排。

“怕什么?如今齐聚在这里的,大多都是天下诸国及江湖大派的命脉人物,人家云秦的王上亲自前来都不怕,我们在自己家里还担心什么?浔阳涟漪在月襄城外围下二十万精锐,仅凭蕊宫阆苑里那些人想杀出去,难比登天!

“云秦的王上是亲自来的,可北境上早已大军压境,随时准备挥兵南下。苏啟最不放心的就是云秦王朝了。

“那不是还有赫云将军坐镇北境?莫慌莫慌,就这么定了,你快去传我的命吧。浔阳涟漪见苏啟还要反驳,便赶紧打发他离开,此事她心中早有定夺,苏啟的担心也早就设想过了,不会有什么太大的意外的。

“是…苏啟无奈离去,为今之计,只能拼尽全力保护君上。

蕊宫阆苑

蕊宫阆苑即是宴请的地方,那这里的丝竹班子与歌舞杂耍便是天下顶流的,现在虽然离开宴还有好一会儿,但里面早就热闹的不行了,东长廊舞师们在翩然起舞;西雀台的英雄豪杰都在切磋武艺;南院里的文人雅士在喝酒赏花;北园里的姑娘们正泛舟湖上,一步一风景,眼眼都是画……

“这蕊宫阆苑可真不小,容纳上千人还能如此宽敞,浔阳君不愧是九州最富有的大财主了!荆萧秦不知何时折了一根柳条,蹦蹦跳跳地走到湖边的亭子里,望着湖中泛舟采莲的姑娘们。

“这浔阳氏族早在九州裂变前便是天下数一数二的富户了,每代家主也是相当有作为,所有这些我们看到的,不过是冰山一角罢了,有本失传古书里有记载浔阳氏的财富,据说金银珠宝垒得像北邙山一样高,能填满那深不可测的蛟海,只是九州裂变之际,当时的浔阳氏家主便把这旷世的财富给藏了起来,若非天下生死存亡之际,不允许后世的子孙们去寻找。慕桉然端起一杯热茶,缓缓的抿了一口。

“那浔阳氏的后人们当真没有去寻找吗?荆萧秦无法想象那是一笔怎样的宝藏。

“记载宝藏所在的古书早已失传,在不在世都很难说,再者,历代浔阳氏都富甲天下,至于那笔宝藏嘛,还是不问世的好。慕楠煦低头笑笑,如今天下局势不明朗,若那宝藏真的出现,必是祸患的开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那本古书叫什么?荆萧秦追问道。

“怎么?小将军想去寻一寻?慕桉然逗笑道。

“我哪有那个本事啊,就是问问而已。荆萧秦有些可爱的摸摸后脑勺。

“那本古书全称叫《山河风云录》,后世简称《山河录》。慕桉然淡淡开口,这本古书和它本身的经历就像是传说一般,从来没有人见过,到现如今,人们都几乎淡忘了。

“《山河风云录》……荆萧秦默默的念了一遍。

“听说这本古书里不止记载了浔阳氏的宝藏,还有一些奇门遁甲和可以让人起死回生的医药典籍。慕伽無对什么通天的财富不感兴趣,但是那里面的医药典籍说不定可以治好王兄的心疾。

“竟有如此神作?有生之年若能一观,倒也无憾了。荆萧山也有些震撼,究竟是什么样的能人才会撰写出这种神籍?

西雀台

远远见西雀台上站着两抹身影,一个威武壮硕,一个修长挺拔,二人剑拔弩张,眼神如电,周身散发出来的气场,让人生寒,不敢靠近。

“此人是翡翠山庄的少庄主许幼英,别看他小小年纪,却身手不凡。台下观战的人群中一个男子开口说道。

“可他的对手是寒山门苍云大师的首徒穆仲怀啊,我瞧着这位年轻的小庄主讨不到什么便宜。旁边的另一个男子分析着。

“哎哎哎!开始了开始了!只听人群中有人大声说道。

往西雀台上望去,许幼英一把长剑挥洒着凛冽的锋芒,右脚轻轻点地,双臂平展,身子飞旋犹如蛟龙一般,周身卷着凌厉的剑气直击穆仲怀面门,穆仲怀见已躲闪不及,猛然向后倾倒下腰,许幼英的剑尖擦着他的脸刺了出去,台下众人直呼“好剑法!。

穆仲怀回身,感觉脸上隐隐作痛,伸手一摸,剑锋在脸上划出一道细长的小伤口,顿时便脸黑了,这才过了一招便挂了彩,属实有些丢人,是他小瞧了这个瘦弱的小生。

“小兄弟剑法了得,是在下大意了!话音未落,穆仲怀突然冲向许幼英,双手捏拳,如巨石般砸向许幼英胸口,但许幼英身形稳当,以不变应万变,穆仲怀断定他会回避躲闪,右手原想虚晃一招,但却化虚为实挥向许幼英的俊脸,穆仲怀拳风先至,许幼英额前的半缕碎发募地飞起,只见他身形陡然扭转,穆仲怀原本必中的一击落空,不过瞬息之间,穆仲怀的铁拳便随着许幼英的身形同时挥动,拳拳生风,如雨点般密集。

“好快的拳法!台下有人惊呼,这穆仲怀的拳头快的都有虚影了,被他这么捶上这么一招,不死也废了。

许幼英也被这快如闪电般的拳法有些震撼到了,身形稍滞,可高手过招,失之毫厘,差之千里,穆仲怀见缝插针,飞身一记重拳,打在许幼英的手臂上,许幼英虎口吃痛,往后踉跄几步,长剑脱手掉落在地上,穆仲怀立马收手,其实他这一拳看似凶猛,但只用了两分力度。

“晚辈不才,多谢穆前辈手下留情。许幼英虽输了却不恼,他知道穆仲怀并没有下死手。

“许少庄主,承让。穆仲怀淡淡一笑,双手抱拳示礼后便转身离开了。

“那位许少庄主也算年轻一辈中的翘楚了,没想到在穆前辈的手下没走过百招。慕桉然他们这边也在远远观战,见许幼英输了,倒做出一副早知如此的表情。

“我大师兄是我师父的首徒,我与兄长加起来也就稍稍能与他一抗。荆萧秦见穆仲怀赢了,高兴的蹦蹦跳跳的。

“不过在下看,这位许少庄主的剑法也了得,不愧是“沧海剑的传人。荆萧山笑着对慕桉然说道。

“许家是燕皇后的母族,深受浔阳君器重,许少庄主文武双全,日后跻身庙堂也未可知啊。慕楠煦见许幼英玉树临风,俊雅非凡,也算是难得的人中龙凤了,心下突然生出了一个主意,目光缓缓看向荆萧秦。

“殿下您为何如此看我?被一股奇怪的目光盯着,荆萧秦转头看见慕桉然的表情逐渐不对。

“小将军,你对许少庄主怎么看?慕桉然俊美的容颜配上逐渐猥琐的表情实在是不搭。

“我怎么看?我当然是站着看啊!了萧秦觉察出一丝不对劲。

“小王见这许幼英年纪轻轻,一表人才,剑法比起许老庄主是差了一些,但看今日情形,十年内必成大器,又是浔阳君的表亲,封侯拜相指日可待啊!虽然荆萧秦错过了苏啟,但这个许幼英也着实是个好苗子啊。

“他封侯拜相,与我有何干?荆萧秦就知道慕桉然要这么说,小脸儿微红,气鼓鼓地走开了,留下亭中三人哈哈大笑。

《浔阳传》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