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小说资讯网!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穿书七零之这苦情剧女主我不当了

>

穿书七零之这苦情剧女主我不当了

少吃盐 著

姜晚晚 沈霆均 现代言情

小说《穿书七零之这苦情剧女主我不当了》是一本十分好看的现代言情文,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少吃盐”。文章精彩截取如下:姜晚晚实在不想看见何父何母,所以没上楼,直接站在楼下喊何青青,直到看见何青青趴在栏杆上朝她挥手,才慢悠悠坐在台阶底下,开始一边回味着昨天的烧鸡,一边啃着煮鸡蛋。两个煮鸡蛋刚吃完,何青青就跑下来了。“你今天怎么来找我了?你妈现在让你出门了?”扎着两个麻花辫的小姑娘长得只能算是清秀。姜晚晚将她跟记忆中的...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姜晚晚沈霆均   更新: 2022-12-08 19:2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长篇现代言情小说《穿书七零之这苦情剧女主我不当了》,男女主角姜晚晚沈霆均身边发生的故事精彩纷呈,非常值得一读,作者“少吃盐”所著,主要讲述的是:“哎,你怎么走了?咱俩还没谈明白呢”沈霆均拽住姜晚晚,似乎并不明白说得好好的怎么不发一言就要走“喜欢人的脸能叫喜欢么?那叫见色起意!以后但凡出现个更好看的姑娘你都能立刻移情别恋!”姜晚晚一边说着,一边把拽住自己胳膊的手甩开,想要离开,却再次被挡住了去路“那喜欢一个人就是从喜欢脸开始的呀,你之前都不跟我说话我怎么了解你,怎么去喜欢你的内在?不还是得相处一段时间,才能从喜欢脸过渡到喜欢内在上面去......

第3章 关于沈三千

周日一大清早,姜晚晚连饭都没吃,从厨房里抓了两个鸡蛋就跑到了何青青家。

何父何母都是机械厂的基层职工,两人重男轻女不说,还有些势利眼。

据说何青青以前的朋友都是被她爸妈阴阳怪气嘲讽没得,对江慧婉客气,也只是因为她妈江兰是厂里发工资的会计。

机械厂的普工都住着筒子楼,徐家的小院还是多亏徐父是级别较高的工程师才能分到,至于更高级别的工程师和厂里的领导,则都是住在家属院最里面的小洋楼里。

姜晚晚实在不想看见何父何母,所以没上楼,直接站在楼下喊何青青,直到看见何青青趴在栏杆上朝她挥手,才慢悠悠坐在台阶底下,开始一边回味着昨天的烧鸡,一边啃着煮鸡蛋。

两个煮鸡蛋刚吃完,何青青就跑下来了。

“你今天怎么来找我了?你妈现在让你出门了?

扎着两个麻花辫的小姑娘长得只能算是清秀。

姜晚晚将她跟记忆中的何青青对比了下,果然,同一个人同一张脸,江慧婉记忆里的何青青可比本人好看多了,就仿佛加了层友情光环的强效磨皮滤镜。

“我妈恨不得让我下乡之前蹲在屋里长毛,怎么可能让我出来。姜晚晚翻了个白眼,站起来拍了拍裤子。

“我估计着你今天休息,专门来找你问点儿事。

何青青总觉得好朋友今天好像跟以前不太一样了,顿了下才回道“什么事儿?

姜晚晚左右看了看,有几个老太太一边在水池那边洗衣服,一边看着这边窃窃私语。

“走走走,咱们找个清净地方说。

机械厂家属院跟附属小学中间是片荒地,几根生锈的单杠孤零零的树立在那,美其名曰是小学的操场。

姜晚晚拉着何青青溜达到这边,再次左右看了看,很好,除了操场边缘有几个小孩趴在地上不知道在干啥,再没有啥人了。

她倚在单杠上,看了何青青一眼,叹了口气,开始了自己的表演。

“青青啊,你是不是觉得我跟平时不太一样啊。

何青青听了这话,迟疑着点了点头。

“唉,说起来都是我前几天得的那场病的原因。

“我发烧发的迷迷糊糊的时候做了个梦,梦见我下了乡,累死累活不停的干活却总是吃不饱,夏天晒得中暑,冬天冻得手脚皴裂,最后还被人设计嫁给了个乡下的二流子,然后一天三顿的挨打,最终被活生生打死了。

姜晚晚半真半假的说着,眼眶通红,眼中也满是惊惶,仿佛她口中的景象已经浮现在眼前。

“我知道你肯定说这只是个梦,可是那个梦太真实了,真实的让我再也没有下乡的勇气。

“那……那你怎么办,你不是已经在知青办报了名了吗?何青青惊讶的看着眼前的好友,似乎不明白怎么会有人因为做了个梦就被吓破了胆。

“我一个刚毕业的学生我能怎么办呢,我妈你又不是不知道,万万不可能帮我的。姜晚晚说着,在眼眶中打转的泪珠终于还是掉了下来,真是凄凄惨惨戚戚。

“我想来想去,既然都是嫁给小混混,那我宁愿嫁给那沈三千……

“啥?!何青青惊得几乎要跳起来,随后像是意识到两人说的话不能让人听见,左右看了看,压低了声音恨铁不成钢地道

“你疯了不成?就算是不愿意下乡,也不能嫁给他啊!

姜晚晚被她这一惊一乍给吓得想好的台词都卡住了。

“他……他好歹有个厂长爹,还愿意给我塞奶糖,给我买烧鸡,总比我下乡受苦,找个乡下混混挨打强吧。

谁料何青青听了这话,表情更是一言难尽。

“嫁给沈三千不更得挨打?!你忘了当初他一脚把他那继姐踹老远的事儿了,还有大冬天的把他那继妹掐的浑身是青赶出家门,差点把那孩子给冻死。姐姐妹妹都打,以后能不打媳妇儿?

“而且就算他爹是厂长,你看他现在那个样子,说是在厂里销售科工作,却整天瞎逛不干活,沈厂长啥时候退休了他这逍遥日子也就啥时候到头了……

姜晚晚听得都愣住了,这些事儿她记忆里也没有啊。

眼看着何青青张了张嘴,像是还要继续说下去,远远跑过来个小男孩,边跑边朝这边喊着

“二姐!二姐!妈喊你回家洗衣裳!

何青青听见喊声下意识就要往家跑,忽然想起来姜晚晚,又转头看着她“我弟喊我呢,那我先走了。

姜晚晚连忙道“快回去吧,我在这儿再好好想想。

“你是该好好想想!何青青点了点头,临走前还用看傻子的眼神看了姜晚晚一眼。

等何家姐弟走的看不见人影了,姜晚晚擦了擦眼泪,瞬间调整好表情,皱着眉头开始寻思这事儿。

她今天来其实就是为了打听沈三千的。

江慧婉记忆里关于沈三千就只有他拦路塞东西吹口哨,还有邻居张婶和江母说的他是个流氓混混,详细的事迹还真没有多少。

而且人人都叫他沈三千,江慧婉这老实巴交的甚至都不知道人家本名叫什么。

也不对,记忆里有次听见沈三千的小弟管他叫“军哥,所以他叫,沈军?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个沈三千比她想的要坏的多啊。

她本来想要做次渣女,利用下沈三千的感情,这别再搞不好让人家因爱生恨搞成个刑事案件。

但是,沈三千真有这么坏么?

电视剧里不是说他最后是为了保护机械厂的财产牺牲的吗?这种舍己为人的活雷锋能是坏人吗?

“想什么呢?身边突然有人问道。

“想沈……姜晚晚顺口接话,沈三千的名字差点脱口而出。

好在她突然反应过来。

姜晚晚猛地一转头,发现青年正一副十分惊讶的样子看着她,然后又笑了起来。

“沈什么?我吗?我说你怎么想的这么入神……

姜晚晚被那张脸晃了眼,下意识退了步。

“我没有……话还没说完,突然想起来她要做渣女,要利用人家感情的事,又把后半截话给咽了回去。

时不待人,她决定立刻马上主动出击。

“你喜欢我吗?没有丝毫经验的姜晚晚上来就是一记直球。

“我不喜欢你还能天天堵你?又是奶糖饼干巧克力,又是大半只烧鸡,我有钱烧的慌吗?青年笑呵呵的,脸不红心不跳的回答着,跟上辈子姜晚晚见过的那些告白的男孩一点都不一样。

“那……那你能不能帮我把知青办下乡名额划掉?姜晚晚问的理不直气不壮,说实话,她现在真没感觉出对面的青年有多喜欢自己。

“我帮你有什么好处吗?沈三千还不等姜晚晚回答又继续说道“我喜欢你跟帮你办事一码归一码,不能我喜欢你就活该吃亏吧,更何况还是这么违背原则的事。

姜晚晚意识到他直接开口问报酬,这说明他还真能抹掉下乡名额?

“那你想要啥好处?

青年一手掐腰,一手摸了摸额角,像是真的在思考要什么好处,接着他眼睛一亮,两手一拍。

“这样吧,我帮你划掉下乡名额,再给你找个工作,你跟我扯证结婚怎么样。

姜晚晚目瞪口呆。

“不行不行,我年龄不够呢,不能领证。再说咱俩几乎就跟陌生人没两样,怎么可能直接就跳到结婚啊。

“那咱俩就先处上一年再领证呗。青年依旧笑呵呵的,一副十分好说话的模样。

姜晚晚已经焦虑的开始咬手指头了,接着她像是想到了什么,突然抬头问道“你不打人吧?

似乎是觉得自己这么没头没尾的一句有点突兀,她又补充说“人家都说你又是踹姐姐又是掐妹妹,有暴力倾向,以后指定打媳妇。

青年脸上的笑容淡了些“那是她们该打,你又没惹我我打你干啥?

姜晚晚微微瞪大了眼睛,这打人的标准有点模糊啊,什么叫没惹他,什么又叫惹到他。

想到上辈子看的那些电视剧,脑子里已经开始出现场景了。

男人想要喝酒,女人劝他少喝点,男人反手就是一巴掌“少特么惹我!

男人把家里所有的钱拿去赌博,女人上前苦苦哀求,男人回头就是一巴掌,还要喊上一句“让你惹我!

女人倒在血泊中,男人手上戴着手铐,面对警察依旧强词夺理,开口就是一句“谁让她惹我的!

姜晚晚脑内的小场景一套接一套,只感觉对面的青年好像瞬间变成了潜在的随时要暴起伤人的恶徒。

而对面的青年沈三千,看着对面少女越来越古怪的眼神,脸上的笑容都快绷不住了。

“咳咳……那个田美,就是我后妈她大女儿,穿着背心大半夜躺我被窝里,被我扔出去还以要告我耍流氓威胁我,所以我才打她。那个田丽,她趁家里人不注意经常掐我妹妹,我掐回去那叫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沈三千完全不在乎家丑外扬不外扬了,直接把前因后果所有事儿抖擞个遍。

“你看,我打的都是坏透气的那些人,像我后妈天天在外面说我坏话我都没打她,以后更不可能打媳妇儿了。

姜晚晚看了他一眼,咬了咬牙说“我跟你处一年对象,以后能不能成不说,这一年里咱俩顶多拉拉手,你不能占我便宜。一年后我要是不跟你结婚,就给你五百块钱当买工作的钱,你看行不?

青年定定的看着她,笑得像是刚偷吃了鸡的黄鼠狼。

“行啊,那有什么不行的。

《穿书七零之这苦情剧女主我不当了》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