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小说资讯网!

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开天一脉

>

开天一脉

脏道士 著

奇幻玄幻 狐小妖 秦川

热门小说《开天一脉》是作者“脏道士”所著。小说精彩截取:“古冥老儿,你!”相国气急,赤红色老脸显示出他已然被被气的不轻,竟然一时间组织不起来什么回击的话语。而身旁的青竹仙子则是杵了杵相国,那意思就好像在说,闭嘴!想学真本事就给我噎着。相国气归气,倒也会了意,只是板着脸候在原地不再作声。古冥眼见此二人服软,心中那是一阵舒坦,想想从前他们两个是多么的骄傲,那...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秦川狐小妖   更新: 2022-12-12 17:4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开天一脉》中的人物秦川狐小妖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奇幻玄幻小说,“脏道士”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开天一脉》内容概括:东来大陆武盟历二百三十七年七月初三,武盟六大元帅之一赵立武带着三大家将,孙离、彭虎、李少峰等全部家底离开了东海帝都,突然吹响了战争号角,打着为元帅夫人报仇雪恨的旗帜,向着东海死坟海域进发,去寻大妖鲨昆的仇去了一时间东海内大大小小妖岛,以及东来大陆之上的各大势力均派出了探子,时刻关注着赵立武与大妖鲨昆的战况当然,这其实是巧儿师傅的意思,昨日秦府密室之中赵立武被巧儿他师傅骂的狗血淋头,他告诉了秦定......

第3章 童子尿

第三章童子尿

待古冥医治好火舞后,很是不舍地推着自己小师尊出了房门,为啥说不舍呢?那当然是这老家伙便宜还没占够呢。那火舞的体香还缠绕在他的心间,火烧火燎地,恨不得将自己师尊一脚踢开后再回去温存一会儿。

“秦大师,火舞姑娘毒解了吗?

“秦大师,下次能否让我等也参观一下您的手法?

出了房间,一脸不舍的古冥正郁闷的同时,发现门口的相国以及青竹仙子两位在这里毕恭毕敬地候着自己师尊,那可真是没有什么好脸色给他们看,随即不爽道“毒当然解了,相国你个老小儿难不成还认为我师尊解不了这区区涣心散之毒?

本来师尊说下次治病带上你们两个的,看相国老儿这般说话,师尊啊,我看此二人还是要再观察观察。古冥阴阳怪气的说给了秦川听,秦川只是笑着摇头,有些尴尬。

“古冥老儿,你!

相国气急,赤红色老脸显示出他已然被被气的不轻,竟然一时间组织不起来什么回击的话语。而身旁的青竹仙子则是杵了杵相国,那意思就好像在说,闭嘴!想学真本事就给我噎着。相国气归气,倒也会了意,只是板着脸候在原地不再作声。

古冥眼见此二人服软,心中那是一阵舒坦,想想从前他们两个是多么的骄傲,那时候自己在他们眼中就是个二流,现在嘛,哼!古冥心想,别说我对你们有意见,就算是没意见我也不会让你们现场观看小师尊治病救人,那样的话还有什么便宜可占?不过要是这俩货表现好的话,以后医治男人的时候我倒是无所谓,哈哈!

秦川看在眼中也不做声,心想,古冥这老家伙与我颇为投缘,让你老儿占些便宜也无妨,现在多多衬托你一下,主要是以后你可一定要给我炼制出那颗丹药来啊,可别让我宠错了人。

“相国,青竹,我们医治火舞期间有没有什么人找来?秦川突然问道。

“秦大师,古战宗闫龙闫长老正急着找您呢,说是他弟弟闫兵闫长老发疯发的有些控制不住了,说要您赶紧过去看看情况,我们两个怕打扰到您医治火舞圣女,所以一直没有进门禀报,还请恕罪。相国认真回道。

“无妨,走看看去。

终于得知秦川医治好火舞消息的火云宗众人,在翻看了自家圣女生命体征后,虽然一个个满脸的不相信,可到了这个份上不相信又有何用,一个个的五味杂陈,也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苦着个脸,好像自家圣女被医治好了反而不美似的。

而古战宗的闫长老等人则是在等到秦川医治好火舞后,也迅速地找来,一个个火急火燎,可当他们进了药阁后才发现秦川正悠闲地在院里晒着太阳,而古冥则是在身后为其捏着肩膀,好不惬意。

“秦川!

古战宗内有看不惯的弟子大声喝道“我家闫长老都快疯的不行了,而你现在还挺享受的嘛,你这是几个意思?

“哈哈!别急嘛,把闫长老请来吧,现在我为他驱毒。

“你!古战宗几位弟子看不惯秦川那毫不在意的姿态,正欲发火呵斥,可闫龙长老则是迅速呵斥了自家弟子,随后语气平淡道“还不快去把小长老请来。

声音虽小,但那低沉的声音任谁都能听出来闫龙此刻心中那强压的怒火。

虽然闫龙脾气算是好的,但是身为圣地大宗内的核心长老,内心那股子骄傲还是让他渐渐地对秦川有了看法,心想这小子现在臭屁,一会儿治不好我弟弟,我非拆了你这“破庙。

很快,闫兵被众弟子抬了上来,秦川眼见这个被五花大绑,昏死过去的人不由的好笑道“徒儿啊,我考考你,你观此人中的是何毒?如果不知道也不要紧,你可以根据此人身上所中之毒去研究一下,给我说说解此毒的一些个你个人的思路。

“我家长老都这样了,你们能不能快些!还现场研究一下?岂有此理!古战宗有弟子实在忍不住呵斥道。

“闭嘴!怎么和秦大师说话呢,再逼逼,一会儿我为秦大师捡药的时候作点手脚,把你们长老整个半残,哼!

“你!

“你什么你,闭上你们的鸟嘴!

相国刚刚受了古冥的气,这口气正找不到地方撒呢,没想到在这里碰到这几个倒霉蛋儿,当然是要发泄一番了。

“好了,好了!相国,仙子,你们两个不是想要看秦大师治病救人吗,现在机会来了,不过帮忙让古战宗那帮小崽子们闭嘴,别喋喋不休的在那儿打扰我和我师尊的思路。

“放心好了,古……古大师您请!相国对着古冥拱手,同时还用余光看了看古战宗闫龙,那意思再明显不过,就是在说,闫龙你可盯住了你家的小家伙们,别出差错。

“师尊啊,这毒蹊跷,好怪。身体一切正常,没有一点中毒的迹象,就是脑袋里面好像有口气在乱窜,这口气十分怪异,这应该是魂毒,我解不了。但是我可以用银针取眉心天眼穴达灵台,逼迫那股毒气向银针靠拢,然后收集一些毒气再做研究。

“只是研究,就算研究后知道是什么魂毒我也解不了,因为东来大陆之上就没有人能解魂毒,因为脑瓜子实在是太脆弱了,而东来大陆之上也本就没有多少灵药,更何况是医治灵魂的灵药,那更是没见过。

就算是有人从东海秘境内带出一些医治灵魂的灵药,又怎可能交给我去做研究?就算一切都很幸运我得到了这么一些灵药,那等我研究出来也不知道猴年马月,估计那时候闫长老坟头都长草了……

“嘎嘎!那个师尊啊,老徒儿我束手无策,还是您老人家亲自出手吧。古冥话落,恭敬地对着秦川俯首。

一旁相国和仙子闻言立马来了精神,心想终于等到了秦川大师出手的这一天,同时心中还暗自窃喜,还好古冥也解不了,以后只要自己多多偷手艺,未来不见得就比古冥差到哪去。

“哈哈!老徒儿你不了解此毒,寻常魂毒倒是可以用你的法子去做研究,但此人所中之毒很是霸道,你若是敢刺激它,它定然会将这位闫长老的脑仁给炸出来。

“这般霸道?相国、仙子以及古冥同时惊叹道。

相国和仙子还有些后怕,别看平时不把这些个圣地之人放在眼里,可要是医治那个闫兵出了差错,定然会被古战宗他们给扒了皮。心想,还好之前闫龙他们找到我们的时候,没有贸然胡乱尝试。

秦川不理会他们三个,继续说道“此毒是魂毒不假,看老徒儿你刚才那信誓旦旦地说辞,好像你有信心能够研制出解毒之物来似的。但说句不好听的,魂毒最为凶险,老徒儿你自己都说过,东来大陆就没人能解魂毒,所以说此毒在东来大陆对于所有药师也好,丹师也罢,那都是新鲜事物,属于从零开始,没个几代人的研究是不可能摸出个一二三的。老徒儿刚才你的那股子自信也不知道是从何而来?呵呵。

“嘻嘻!师尊啊,不好意思刚才我确实是装逼了。不过我的自信还是有的,毕竟和您学艺十年了,我有信心未来可以踏入这个领域。

“哈哈,好!不错嘛老徒儿。对于当众被打脸,古冥毫不在意的态度让秦川很是受用。这才对嘛,这个逼就留给为师来装,前期老徒儿你铺垫的不错,秦川显然很是满意古冥的回答,笑着对其点头示意。

一旁,古战宗的弟子眼见救人变成了师徒间的装逼说教,心中那叫一个不爽,想要发作,可眼见那相国和青竹两位丹道大师犀利的眼神后又只能强压怒火,心中那个憋屈啊,简直无法言喻。

而秦川当然是不理会这些,继续说道“此魂毒名为坟头草尸鬼跳,是生长在坟山上的一种阴灵之草,传说长有尸鬼跳的埋尸之地基本上就没有听说过闹鬼之类的邪乎事。原因就是鬼魂之类的邪物见到这种草会被吓跑,此阴灵草长在哪个坟头上,哪个坟头附近的鬼祟便会鸡飞狗跳不见踪影。

其实那些邪物大部分不是被吓跑的,而是被这种灵草给吸收了。如果将一定数量的这种阴灵草进行炼制并汇聚阴煞之气,达到一定量后便会影响人的意识,霍乱其精神海,使人疯癫或者呆痴,更加严重者会短时间内抓狂而亡。

秦川话落,闫龙则是好奇问道“此物能划为灵草之内?那它能算的上是个什么等级?还有,别说我了,就算是相国,青竹仙子他们两个也不知道这种东西。你说的是真的?

“岂能有假?

秦川见闫龙质疑自己也不生气,平淡回道“此灵草尸鬼跳若是按照《万物宝鉴》上描述,应该算是天地玄黄,凡尘无相之中的凡级,当满足一定条件,此类灵草还能够跨入天地玄黄之列。

其实秦川很明白这种东西的厉害,若是这尸鬼跳吸收了什么绝世大妖大魔的尸身血肉和灵魂的话,便有可能脱胎换骨溃变成为逆天级别的灵物,因为‘尸鬼跳’具备无线生长的这种特性,所以不论尸鬼跳是处于下四品凡尘无相之中的那个级别,古时的药师们都愿意将它归为灵级。所为灵级,就是脱凡后进入天地玄黄四个品相之中的统称。

也就是九灵宗常年与世隔绝,且有阵法阻隔外界,又不知何原因这里还是有一定量的天地灵气的。只要有灵气存在,这种草药定会成长。但听古冥说过,现在的东来大陆之上抛开东海秘境以外,也就是圣地和一些特殊的道门的山头才有灵气存在,除此之外,天地灵气枯竭,所以在外界这‘尸鬼跳’确实不能唤做灵药,因为天地环境的限制,这东西不可能具备有成长性,只能叫做药草,还是有毒的那种。

“说这么多,秦大师可有把握替我弟弟解毒?闫龙问道。

“哈哈!秦川大笑,回道“也就是遇上了我,闫长老您就放心好了,此 ‘尸鬼跳’之毒虽然歹毒,但是解此毒特别简单。只是……

“无妨!尽管说就是。闫龙长老稍显不耐烦催促道。

见到闫龙长老的态度,秦川打了个哈哈继续说道“我给出的法子,你们自行决定是否执行,嘻嘻!

秦川话落,笑着看向闫龙,闫龙则是眉头一皱不知所以,不过想了想后还是点头示意表示没有问题。闫龙心想,这秦大师是不是想多要些报酬,故意卖了个关子吧?不过转念又想到,若是治好了我弟弟,别说多些报酬了,我宗的人情可比外物值钱。

显然接下来秦川的话让闫龙知道自己是会错了意。只听秦川继续说道“‘尸鬼跳’一旦脱离寄生阴灵草便会成为‘魂种’,若是不及时控制便会寻找坟山并钻进土里,继续寻找植物的种子共生成长。但若是运气不好距离坟山较远,‘魂种’很可能会来不及赶过去便消散于世间。

所以根据此特性,此毒解起来其实特别简单,只不过闫兵长老身居高位,我这个方法有些不够体面……那便是取‘尸鬼跳’供其生长的泥土放在闫兵长老脑袋旁边,然后让闫兵长老喝童子尿,如果一泡不够那就…两泡,两泡不够那就三泡,直到尸鬼跳那股毒气受不了那童尿之精,自行从患者精神海之内逃出来进入自己生长的土壤之中,此毒便是解了。

“这……

“我擦!

相国和仙子青竹忍不住惊讶失态发声。二人没有想到,认真的聆听到了最后却听了个寂寞……

而周围古战宗内闫龙长老以及那些个弟子则是一脸懵逼。

“师尊,这法子您没下拌儿吧。这时候古冥都以为秦川有心整古战宗之人,所以才给出了这么一个办法来。

“瞎扯!我能下什么拌儿?此毒只能这么解。解毒的两个条件就是尸鬼跳生长之土和童子尿,缺一不可。

“若是 ‘尸鬼跳’被童子尿的骚气逼的走投无路,很有可能会在亡命之前对闫长老的脑仁来一场‘舞会’;但如果在它走投无路之前看到了自己的‘家’它会拼死离开闫长老脑仁。

“好了就说这么多,你们爱信不信。救与不救看你们自己,那‘尸鬼跳’生长之地就在我家祖山的坟头上,你们打听一下就知道地方。童子尿的话,你们古战宗这批人内若是没有,我们九灵宗内小娃娃多的是,想来这些事情我们就不用再掺和了,实在不行用我……我那小徒儿古冥的也可以。好了,自己想好,告辞,不送!

《开天一脉》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