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小说资讯网!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冷先生是个偏执狂

>

冷先生是个偏执狂

小胖蓝莓 著

冷朝 季今暖 现代言情

热门网络作者“小胖蓝莓”的热门书《冷先生是个偏执狂》推荐大家阅读。故事精彩剧情为:在台中央,穿着一袭洁白婚纱的新娘站在西装正服的新郎身前。俩人面对面。新娘化着精致的妆容,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她一直凝视着眼前俊朗的新郎...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季今暖冷朝   更新: 2022-12-12 17:5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现代言情小说《冷先生是个偏执狂》是作者““小胖蓝莓”诚意出品的一部燃情之作,季今暖冷朝两位主角之间虐恋情深的爱情故事值得细细品读,主要讲述的是:客厅里的季今暖看着茶几桌上的袋子里的残余鸡骨,汉堡的纸包装,装可乐的纸杯子坐了一会儿,心满意足的起身收拾好,全部丢进了小垃圾桶然后她就坐在客厅里打开电视机追剧,音量放得不是很大声,今暖估摸着冷朝在房间里休息但是,她看剧还是挺有兴致的因为,她调了一个适合的音量,既不打扰有人休息,又能让观看的人舒适之前给冷朝洗水果的时候,就发现冰箱里没什么吃的了于是,今暖想去超市采购点食材回来屯着她不擅......

第4章 你不许娶别的女人

季今暖感觉脑袋有些昏昏沉沉。

等到那股劲过去,她的意识渐渐清晰。很多人欢乐的说笑声,响亮的鼓掌声统统涌入耳中。

再一睁眼,今暖发现自己处在一对新人婚礼宴上。

在台中央,穿着一袭洁白婚纱的新娘站在西装正服的新郎身前。

俩人面对面。新娘化着精致的妆容,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她一直凝视着眼前俊朗的新郎。

她的眼里都是满满的爱意。

此刻,面前的男人正为她戴上一枚戒指,低着头的他神色淡然。

极为好看的侧颜,如被刀工雕刻过的塑料体。每一处细节,都恰到好处,那么的精致,漂亮。

浓密的睫毛,垂在眼睑,形成一个小月牙影,高挺的鼻子英气十足。他的唇瓣天生就红润,如一颗成熟的樱桃,在阳光照耀下,泛着光泽。

新娘感觉自己此刻就是全天下最幸福女人。

现在,我们请新郎亲吻新娘。司仪说完这句话,台下来宾目不转睛地盯着新郎那边。

看了一会儿,今暖怒从中来。她知道台上的新郎是谁了,难怪怎么感觉这么熟悉呢。

她起身踩着高跟鞋踏上礼台上,快步走到那对新人旁。

此时的新娘闭上眼睛,满脸甜蜜的等着新郎的拥吻。

却被季今暖将她使劲推到站在旁边的致辞人怀里。

新郎看着突然跑上台的另一个女人,正准备拥吻新娘的俯身动作,及时打住,站直了身子。

他用一抹异样的目光,奇怪地注视着面前的女人。

啧,长得还算可以,不过怎么怒气冲冲的,好像谁得罪了她似的。

新娘踉跄几步,失重地向后倒踩,吓得双眼瞬间睁开,看着一个陌生女人突然站在她的男人面前,略微吃惊。

感觉自己快要重重摔倒在坚硬的地面时,身后有一个人及时抓住了她的双臂,这才堪堪站稳过来。

新娘扭头一看,发现是司仪扶住了她。

再一扭头,就看到那个陌生女人站在新郎面前,举起戴着戒指的那只手的手指,厉声指责他:冷朝,你都向我求婚了,一转头就和别的女人结婚。你个混蛋!

季今暖真的生气了!!!

但是,很可惜。男人一脸懵逼,不明所以。

你是谁?你到底在说什么?顾钦州内心万分不解。

他什么时候向这个陌生女人求婚了?他又不认识她,他们是第一次见面好吧。

难不成,是有人故意安排这个疯女人来搞事。

虽然,他不喜欢要娶的新娘。但是,他不能违背家里人的意思。

他给了台下助理许诺一眼,后者会意,正想上来将这个闹事的女人带走。

没想到,台下另一排的宾客里,有一个年轻的男生站起身来,迈开一双笔直修长的腿跨上了舞台,径直走向质问新郎的娇小女人身旁。

助理许诺顿在原地。心想这是什么情况???

走来的男人面无表情的伸出一双骨节分明的手牵起季今暖的小手。

简深不知道为什么,看到台上女人的脸的时候,就感觉有一种莫名熟悉的感觉,但就是想不起来她到底是谁。

他认识她吗?不知道。想不起来。

但看到她那么委屈的模样,红着眼眶站在新郎面前,质问他为什么要娶别的女人的时候,他的心里就开始隐隐作痛。

就好像,是在问他似的。

他实在看不下去了,连忙站起来就要上去拉走红着眼的小委屈。

我是你的未婚妻,也是和你在一起度过四年爱恋的女友,你说过要给我一个家,好好爱我,疼我一辈子的…季今暖不争气的开始热泪盈眶。

好像,她把所有的反面情绪统统化为滚烫地泪珠,尽情的涌上、滴落在胶原蛋白满满的小脸上。

她知道,人在临死前,不仅会短暂的回忆自己一生的经历,就像电影里的一帧帧片段,接连漂浮在脑海里,划过不同时期的自己,或孩童、青年,老年阶段。

她从小就被人捡回孤儿院抚养长大,因为性格内向,所以没多少小朋友和她玩。她从小习惯了孤独一人。直到长大成人,认识了冷朝,那个对她百般呵护的男孩子。

一颗孤僻的心渐渐对他敞开,她变得敢于表达自己的爱意,和自我想法。原本阴郁地脸上后来也常常挂上甜甜的笑容。

到后面,认识了好姐妹林悦。两个阳光开朗的女孩不知不觉就玩到了一起。

这人生的最美好的篇章,就是冷朝向季今暖求婚的那天晚上……

求婚? 对,就是因为这之后的人生憾事,才是最让人刻骨铭心的记忆。

正是因为那段记忆是痛苦的,所以季今暖自己才不愿忆起,在人濒临死亡的最后一点点时间里,幻想出一个结婚场景,也算是圆了自己和已逝未婚夫此生最想完成的事情。

虽然,这只是幻觉,虚无缥缈。但是,能让短暂的一生是在美好的幻想中结束,对季今暖而言,已经很知足了。

只是,连这最后的虚构幻觉里,都要让她彻底绝望,陷入痛苦的深渊。她眼睁睁看着心爱的男孩子娶另一个女人,这让她如何接受。

根本无法承受。

所以,就算在梦境中,今暖都不允许那个爱她爱进骨子里的男人,突然反常的做出不爱她的事情。例如,娶别的女人为妻。

她要好好捍卫冷朝的爱妻人设。这样,等她到另一个世界里,她还要继续好好的爱他……

新娘被季今暖推开,本就莫名其妙的,现在又听到这个女人质问新郎,内容大概是顾钦州为什么抛弃她,娶自己为妻。

她目色一沉,极为不悦的问新郎:顾钦州,你给我解释一下 。

她想亲口听他的回答,顾钦州一直爱着自己,决不可能会和其他女人在一起。

没想到,对面的男人一反往日的温柔,冷漠地说到:还解释什么?既然你心里已经认为了,何必再来问我呢。

新娘愣住了,这还是那个爱她如生命的男人顾钦州吗?

怎么态度突然之间变化那么大,像换了个人似的,她觉得这一刻已经不认识他了。

新郎和新娘在争执的时候,一个长相温柔如水的男人正拉着季今暖的手往台下走。

今暖肯定不依。

你谁呀?放开我。她不耐烦的说到。

拼命挣扎中,眼前的男人突然将她打横抱起,今暖身体失重地跌落在简深的怀里,一股清冽好闻的味道,萦绕在她的鼻尖。

她不要离开这里,让别的女人乘机和冷朝结婚,不可以! ! !

冷朝! 季今暖躺在简深的怀里,如一只手脚扑棱的软骨兔,停不下来的闹腾,她此刻心里想的都是冷朝。

抱着她的男人听到这个名字,瞬间顿了一下,脑子好像想通了什么似的,凑近女人的耳旁说了句:暖暖,不要动!

季今暖愣了一下,面前那张极为的冷俊容颜,怎么看都不像是她家冷朝。

可为什么,他,会知道她叫暖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