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小说资讯网!

首页全部小说都市小说›大国时代从1990开始

>

大国时代从1990开始

泰山石 著

徐文 泰山石 都市小说

强烈推荐热门都市小说小说《大国时代从1990开始》,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泰山石”。小说无错版梗概:“徐总,我刚才去财务报销,听财务说公司资金账户上周末就被银行全部查封,后面工资都要要停发,而且后面还会大裁员?这是真的假的?”看看边上没人,王工低声问徐文。“王工啊,你跟了我这么多年,应该知道我脾气的。我什么时候多嘴过集团的事情?所以啊,你问我,我只能说啥都不知道!不过外面有好机会的话那你就赶紧去看...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徐文泰山石   更新: 2022-12-12 18:0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主角是徐文泰山石的都市小说小说《大国时代从1990开始》,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都市小说,作者“泰山石”所著,主要讲述的是:徐文来到图书馆的时候,图书馆才开门没多久,阅览室内空空荡荡,很凉爽在海外厅里随便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徐文拿了几本香港的过往杂志翻阅起来英文杂志看的时候还要下意识翻译,太烧脑,不像港刊,无非就是繁体字,学过简体字的基本都能看懂,不需要动脑废寝忘食中,不知不觉的,徐文已经在图书馆呆了大半天,肚子也开始咕咕叫了起来抬起头,揉了揉酸麻的手腕,转了转僵硬的脖子,徐文吐了口气,看看墙上的挂钟已经到了12......

第1章 苦逼的高管

“徐总,苏州鼎湖豪宅项目的施工图设计根据项目开发计划节点已经顺利完成了,后面就是设计优化和修改过程,您看给设计公司的优化部门几天时间合适?5月份的一大早,戴着高度近视眼镜的建筑师王工就跑进办公室站在徐文办公桌前问。

“王工啊,最近集团资金周转这里出了点事情。杨总裁昨天晚上去市里面开会了,按照市里面的要求,集团今天上午决定所有新项目都暂时搁置开发,先根据政府要求确保已销售的项目顺利完工;所以啊,新项目设计优化的事情现在就都先放下来吧,没必要再去折腾设计公司,让他们再去浪费设计时间和精力了。抬头看了眼王工,徐文不耐烦的摇了摇头。

“徐总,我刚才去财务报销,听财务说公司资金账户上周末就被银行全部查封,后面工资都要要停发,而且后面还会大裁员?这是真的假的?看看边上没人,王工低声问徐文。

“王工啊,你跟了我这么多年,应该知道我脾气的。我什么时候多嘴过集团的事情?所以啊,你问我,我只能说啥都不知道!不过外面有好机会的话那你就赶紧去看看。去年就和你说了几次早点找机会离开,你死活不肯走,你说你啊!傻不傻!现在走都没补偿金了!

无奈的点拨了几句实在是后知后觉的王工后,徐文看着眼前办公桌上电脑旁边的记事日历本和摞的很高的一叠规划设计文本,不禁揉了揉太阳穴,日历本上记录的事情已经有很多天没处理了,表面上都已经积了层薄灰,这么多文本的审核意见也一直没去批示,更不要说电脑里那众多的设计修改意见审核等都已经停止处理好些天了;徐文的心中烦躁的要死。

徐文现在所在的紫光园集团是一家在全国排名前五的大型地产公司,去年销售额过了3000亿级别,而徐文就是集团总裁助理兼集团设计总监,直接向总裁也就是老板汇报,位高权重,但徐文实质上才38岁,是整个集团内最年轻的高管,也是唯一一个单身的高管。

作为老板的心腹,其实徐文在去年下半年的时候就已经知道集团财务确实是出了大问题的,而且这个大问题就是老板自己转移资金和资金杠杆太高造成的。

作为老板的绝对心腹,徐文在这几年老板家中举办的酒会中,或多或少的听说老板在国内金融系统已经贷了上万亿的款项,然后利用各种海外投资收购项目,偷偷往海外转移了500多亿资金,配偶和子女也已经是早早就移民出去了李家坡。

按说这么大的资产转移是非常容易暴露出来的,但因为前面十几年国家在各种原因之下,每次房产调控都只是苍蝇拍打老虎就是挠痒痒,完全没有涉及到房地产调控真正的利器–限制金融放贷,所以集团的财务账面上也就一直没有什么大的影响,在借新账户按旧账之下,老板陆续转移的这500多亿资金的事情也自然就没暴露出来了。

其实集团财务危机的事情早就被媒体扒了好几年了,只是前几年还一直能发全额工资和效益奖,而且销售额也从几百亿冲到了3000亿,所以大家都以为这只是自媒体赚流量而已。

但自从国家这次从去年初开始真的进行房地产调控,全面缩紧银根,严查金融机构向房地产开发公司的开发贷和信用贷,严禁各项目销售资金被挪用后,集团的财务运作顿时就出了大问题,流动资金也是越来越紧张,到这个月开始陆续到期的近百亿美金美元债全面违约,彻底引爆了公司财务危机,就连老板在上周也被请去喝了一次茶,放出来后也是被限制出境。

徐文对自己的定位就是一个高级打工仔,所以在去年中感觉集团情况不是很妙时,马上就去请教了老板,在老板晦涩的回答现金为王后,早早地就把自己在投资在公司理财项目上的2000来万资金提前赎回,还变卖了前几年内部价买入的房产,然后把这些钱存在了工行。

徐文是知道从去年没发年终奖开始,陆续有不少知道集团资金情况的集团高管和大区总裁甚至项目总都开始完全不顾公司规章制度和国家法律,往自己兜里拼命捞钱,老板因为各种原因也放弃了对这些管理层的处理,但徐文从心底里并不愿意去做这些事,因为这些直接违反了徐文的处事法则和道德底线。

不过徐文还是利用去年上半年房地产行情继续普遍高涨的时候,针对自己管辖的集团设计管理中心无理由强行裁员近8成,并都给予了3~5个月薪酬的补偿金,但徐文同时又给很多猎头和房产公司推荐了这些被裁的兄弟姐妹,当时集团内外绝大部分人都非常震惊,怀疑徐文是不是得了失心疯;但现在他们或许都已经想明白徐文当时真的是为了这些兄弟姐妹好,早早的就让他们离开这艘沉船去其它公司就职了。因为估计从明天开始,这些人或许就都会知道紫光园集团资金链断裂的事情了。

刚才这个王工,去年让他离开公司换一家单位,死活不肯挪窝,估计现在已经后悔死了!

在国内房地产这个圈子里面,徐文算是大公司集团层面很知名的年轻企业高管了。

前两年,基本上都过几天就会有几个熟识的猎头公司老板亲自打来电话找到他谈心聊天,试探看他有没有换企业的想法;甚至也有不少排名相对靠后,年销售额在500亿以下的房产企业老板直接通过朋友关系介绍找到徐文吃饭喝茶,直接许诺集团副总裁、分管工程设计类这样的职位来邀请他跳槽过去,还开出年薪千万或者是部分干股的条件。

只是徐文因为一直很感激现在老板的赏识,有做生不如做熟的想法,再加上在这里的收入也有几百万,所以对这些诱惑和试探一直是婉拒恭谢。毕竟已经到了现在这个位置,现在这个收入,徐文也不想再换个不熟悉的单位去给其他老板打工了。

手里有干干净净打工和炒房挣来的5千多万现金和十几套房子,就算集团现在倒闭政府查账也不会影响到自己,后面的岁月怎么过的都不会差的;只是或许该给自己一个港湾了。

当年高考填志愿时因为父亲的坚持,徐文最后放弃了保送魔都同济大学而选择了津门津门大学建筑学系,因为浪费了学校的一个985学校保送名额为此还被学校领导骂了几天。大学毕业后被国家分配在魔都下面某区政府规划局,一进规划局就被作为重点培养对象,还被指定是规划局团支部书记,但是因为觉得政府部门里面关系实在太复杂,再加上当时跟着的师傅和局党支部书记不是很对付,最后仅仅呆了2年,就去了美资设计公司呆了几年,在设计界有点小名气后就一直在房地产开发公司也就是现在的紫光园集团上班。

从上大学开始,虽然学的是建筑设计,但是精力充沛的徐文除了在系里旁听城市规划专业的课外甚至还跑到隔壁经济管理系去旁听金融和经济学类的大课;另外只要有空,徐文还会去学校图书馆阅读或者借阅经济类和产业类的书刊;等到毕业后,徐文订阅了不少如经济观察报、经济观察、财经等报刊杂志,偶尔也会在网上博客里写一点点自己针对宏观经济的分析,前几年不忙的时候因为这个还居然混成了一个旧浪上比较知名的财经类博主,写的文章还会经常被推荐到博客首页。

就算在现在这个紫光园集团升职到比较高的职位以后,只要每次都特别累的时候,徐文还是会在手机和电脑上翻看金融和经济产业规划类的资料来换脑减轻自身压力。

“如果有机会回到高三,重新高考的话,自己或许可能就不选择建筑设计而是去学计算机了。每次看到国内这个企业那个企业被美国制裁的时候,徐文就会凡尔赛的这么想到。

窗外的天空突然阴暗了起来,天气预报说今天中午前后长三角地区大部分都有雷暴雨。

想想整个集团今天大概就自己一个高管还老老实实的呆在办公室里上班,万一集团等会发生什么事的话自己也承担不起责任,毕竟最近到集团来讨要费用的公司太多了。

在烦躁中,徐文终于下定决心准备翘班,这是徐文入职紫光园集团后的第一次翘板。而且徐文决定今天翘班后并不打算回家,而是直接远远地离开魔都,跑去其它地方散心。

在12306上翻了一阵,搜寻着周边几个旅游城市最近的发车时间,徐文最后买的是1小时半后去黄山市的高铁票,徐文并不想去爬黄山,就是想去黄山市区找个地方去发呆。

收拾好笔记本电脑和双肩背包,和集团前台说了下有事出去后,徐文就施施然就下了楼。随身替换物品和衣物什么徐文都打算去了黄山后再买,因为兜里有钱就可以空手走遍天下。

紫光园集团总部就在虹桥天地,大楼地下室直接连通虹桥交通枢纽,交通非常方便。

时间还早,徐文就在大楼下面的虹桥天地商业找了个连锁兰州拉面馆,点了份超细面条和一份羊肉串,边看手机边用餐,慢慢吃完,看时间只有半小时时,徐文才结完账,下到地下室穿过地下通道进入虹桥交通枢纽,在自助售票机上拿好票后,静静的等待上车通知。

高铁发车时间是1点,车次号G7014,徐文上车后在一等座区找到座位,入座放低靠椅后直接戴上眼罩开始假寐起来。

高铁时速是300公里/小时,全程都是高架桥,路线非常平稳,从虹桥交通枢纽到黄山站经停的站点不多,在上海市域内就松江南站一个站点。

今天预告长三角大部地区有雷暴雨。当高铁出了虹桥枢纽后,一路上,外面都是下着雷暴雨,整个天空都是黑漆漆的,只是间杂着惊媸般的闪电用鞭子抽亮天空,泼水般的大雨直接连成了无数条雨带,拼命的击打在高铁两旁的车窗。

因为价格问题,一等座车厢人很少,一片寂静,只有车厢顶的LED灯带在放射着光芒。

10几分钟后,高铁就稳稳的停在了松江南站。

现在的松江南站只有2道4线,站台非常简陋。

在站台上透过车窗可以看到不远处正在拆迁中的松江老火车站;按照魔都市的规划,这里要建一个上海第二大的23线的交通枢纽,以后南方前来上海的普通列车全部停靠在这里。

突然间,徐文看到一个超大的球形闪电从瓢泼大雨中猛然跳了出来,狠狠的直接击打在拆迁中的老火车站上,老火车站瞬间就爆发出一片朦胧的绿光;或许是电磁干扰的缘故,停在几百米外的高铁车厢顶灯也是熄了几秒钟然后连续闪烁了几十下后才重新变得正常,让经常乘坐高铁出行的旅客们感到非常惊讶。

正看着这景象的徐文在球形闪电击打在老火车站时,突然感到身上突然间有那么一阵麻酥酥的,不过因为只是瞬间的感受,也就没多在意,只是以为是自己大概在位置上坐的有点腿脚麻了,却不知道在这列高铁上其实也就徐文一个人感觉到了这阵酥麻。

等到几分钟后高铁重新启动离开松江南站,原先糟糕的天气刹那间就从倾盆大雨中直接变成了碧空蓝天,好像是来到了另外一个世界一样,就连车厢内的空气也好像变的清新了很多,真的是让人啧啧奇怪。徐文也是惊讶的睁大了眼睛,看着窗外,但心里想的是倒是这个天气真好,到了黄山预定的酒店后放下东西后就可以去老巷子里走走了。

只是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大国时代从1990开始》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