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小说资讯网!

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护安十年

>

护安十年

汀兰韶艳 著

奇幻玄幻 科斯特

小说《护安十年》是网络作者“汀兰韶艳”写的一本奇幻玄幻小说。详情:布列塔尼亚高层也是一头雾水,鬼知道雷德捅了那么大的篓子怎么还莫名其妙死在了邻国,这不就是跑着递给圣卢西亚把柄吗?但外交方面不允许装傻充愣,外交部义正辞严地反驳说“圣卢西亚加害人道主义救援队,违反人道主义精神,意图谋杀帝国官员,此乃国际社会公敌”。两国新账旧账都被翻了出来一起算,互相攻击、指责。明面上...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诺科斯特   更新: 2022-12-12 18:16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护安十年》主角诺科斯特,是小说写手“汀兰韶艳”所写。精彩内容:克里斯蒂娜走到台前,扫视一圈,然后缓缓开口:“现在,颁布圣卢西亚联邦政府一号决议,即日起,于联邦境内成立护安武装部,独立于任何国家机构;下设护安军,护安部对其拥有完全自主权原“战装甲小队”更改部队番号为“战装甲师”,直属护安军护安部首席,由这位先生担任”克里斯蒂娜对诺点点头,“另外,联邦政府拨款两亿元,作为护安部发展资金圣卢西亚联邦政府承诺,今后会全力支持护安部一切合法行动”护安部?首席......

第5章 地狱

12月22日15时,圣卢西亚边境检查站发生剧烈爆炸,致现场9人死亡。根据圣卢西亚联邦公布的视频来看,爆炸时检查站工作人员正在检查一辆布列塔尼亚的黑色轿车。视频发到网上后,有网友指出该轿车正是布列塔尼亚第十区怀拉市地质局局长雷德·施耐尔的私人轿车,在死者身上的证件余烬中也能印证死者身份。

圣卢西亚外交部首先反应过来,朝布列塔尼亚喊话,称其“三番五次危害圣卢西亚国家安全,损害国际公平正义。

布列塔尼亚高层也是一头雾水,鬼知道雷德捅了那么大的篓子怎么还莫名其妙死在了邻国,这不就是跑着递给圣卢西亚把柄吗?

但外交方面不允许装傻充愣,外交部义正辞严地反驳说“圣卢西亚加害人道主义救援队,违反人道主义精神,意图谋杀帝国官员,此乃国际社会公敌。两国新账旧账都被翻了出来一起算,互相攻击、指责。明面上两国发言人隔空唇枪舌剑,暗地里各国国防部把准备好的“自卫军事部署下发至作战单位,两国在边境集结重兵,火药桶愈发膨胀。

寒冷的天气开始焦灼起来。

18时03分,夜幕降临。一道耀眼的火光划破天空,伴随着刺耳的警报声,数百枚导弹拖着血红色的尾光紧随其后,直直落入圣卢西亚联邦境内。

“轰隆隆……“巨大的爆炸声在两国边境炸响,火光冲天而起。

瞬间,方圆数里的土地沦陷火海。

无差别轰炸过后,四面八方的枪声交织成火力网,一点点覆盖住在火海中心的一处军营。

彼时,地狱再现人世。

熊熊的火焰饥渴地蚕食生命的痕迹,枪声持续了半个小时。军营里,除了木制建筑被一点点烧至爆裂的“咔嘣声,没有半丝生命的声音。

科斯特持枪站在军营门口,面前是被他“处理过的几具尸体。或许他们侥幸逃过轰炸和枪击,却在即将迈出地狱的大门时碰上来自深渊的死神。

“报告,第二、三小组负责人发来联络,确认营地内生命迹象已经殆尽。另外,东北方向有敌军快速移动,正向这里赶来。副官把地图标注递给科斯特。

“通知各组,在原定三号山头集结。待圣卢西亚军到达后,集中火力攻击这里。科斯特在地图上圈画。

“这里不是……副官看到自家营地被圈起来,有些不解。

“恕我直言,希尔弗先生,您必须为您的家族和帝国考虑……副官是个直性子。

“执行下去。我会为我的行为负责。

“是!副官敬个礼,一路小跑走了。

从接到攻击圣卢西亚的命令开始,副官心里就七上八下,现在竟然还要他把枪口指向自己人。这么一搅合,两国开战就成了既定事实,。真是唯恐天下不乱。

算了,既然科斯特说是上级命令,利益得失可能自有那些大人物考虑吧,轮不到他插嘴。

19时32分,锡拉库萨,圣卢西亚总统府。

阿加托克雷在他那张大办公桌面前来回踱步,皮鞋跺得地板发出“咚咚咚“的响声。门响了两声,秘书长拿着公文夹进来,阿加托克雷赶紧迎上去

“怎么样,有结果了吗?

秘书长把前线的报告拿给阿加托克雷看,“第544号军营遭遇敌军袭击,增援部队五十分钟后赶到时,军营正烧着大火,驻守官兵无一幸免。秘书长低下头,“前线还报告说……多数士兵尸首不全。

阿加托克雷没说话,走到落地窗前。

华灯初上,夜幕笼盖了草坪,却不知道这份宁静还能维持多久。

手里的报告书被攒成一团,阿加托克雷自言自语道“七年,是吗?

阿加托克雷深呼吸,仍然看着窗外“联系宣传部,把布列塔尼亚的恶行作为明天报纸的头版。命令外交部,跟布列塔尼亚断交。另外,你开始起草宣战公告。

“除洛锡安外,其余四国发表联合声明,要求我们与布列塔尼亚公开谈判,和平解决。秘书长想再争取一下,“总统,大势不可违啊。

“哼,谈判?!就算他们五国跟我们站一起,难道就能拧过布列塔尼亚的大腿?整整五百条鲜活的生命……阿加托克雷扭过身,重重锤了锤办公桌上的红色文件,“我不想再看到布列塔尼亚虚伪的嘴脸!

“就算如此,根据宪法,我们也应该……秘书长插嘴道。

“应该干什么?是不是应该把各州上议院代表聚一起,磕个瓜子投个票,一起商量商量怎么体面的投降吗?阿加托克雷怒气未消,“一天天的往布列塔尼亚跑,隔壁稍微装装慈善就跟在人家屁股后面献媚眼,这些人打的什么算盘你还不清楚吗?!就算他们主动投降布列塔尼亚,我也管不着。但是我的态度、圣卢西亚人民的态度必须摆出来。

秘书长连连后退,鞠躬答应一声就赶紧离开了。

阿加托克雷关上办公室的灯,只留洁净的月色透进来,地板上泛着青灰色的光芒。他在黑暗中,双手交握抵在桌沿,目视前方。

桌上摆着一个相框,但一直被阿加托克雷用黑布遮着。那里是他最心爱的女人。

她好像就坐在阿加托克雷面前,一头栗棕色的短发随意散落下来,她脸上戴着一个银色的小圆形面具,遮住了半边脸颊。没有说话,也没有动作,静默得让人心惊胆战。

那面具后面会藏着一张绝世无双的美丽面容。美到他不敢多看一眼,只因为他害怕自己看到那一刻会控制不住情绪。

总统府设有完整的反核防御系统,可却保护不了“她。

没一会儿,外面传来攘攘熙熙的人声,不时有聚光灯透过百叶窗照进来,驱逐出去这短暂的宁静。军队的人来总统府设防了。

阿加托克雷打开灯,伸出手去,翻开那份沉重的红色文件。

神圣布列塔尼亚帝国,潘德拉贡,皇宫。

皇帝正在跟心腹交谈,门人来报,说帝国二皇子欧内斯特求见。

皇帝正谈到兴头,这时打扰难免有些不快。但欧内斯特生性多疑,没有理由就把他赶回去,他定然会设法调查。皇帝命人垂下黄金帘,让心腹然后暂退到内殿,再派人叫二皇子进来。

“请他进来吧。

不多时,欧内斯特便走了进来,单膝跪地行礼道“拜见父皇!“

因为帘子遮挡,看不到皇帝的面容。但一定是一副厌恶的神情吧。

自己是帝国三位皇子中最有能力的一位,熟于政事,善用权谋,皇帝也早早把国内的各项事务交给了他。

“不是说了吗,俗事你自行权衡,不必请示。皇帝没有客套,想赶紧结束。

“是,儿今前来,有两件要事,欧内斯特也不想废话,“一是圣卢西亚军队袭击我军边境驻防营地,营地所属部队正是科斯特·西尔弗少尉的亲卫队;二是圣卢西亚政府发来外交强令,有意宣战。

“阿加托克雷那小子吃错药了吧,我还没动手他先找上门了。

话是这么说,但欧内斯特没听出皇帝内心有一丝波澜。

“父皇,为事中蹊跷,不可贸然迎战,恐正中敌人下怀。

“哼,顾虑徒增束缚。皇帝轻笑道,“那就趁机收拾一下圣卢西亚。把第十区的军队交给西尔弗家那小子,让他速战速决。你走吧。

话已至此,欧内斯特也不好久留,徐徐退下。

自己一直为帝国事务尽心竭力,而父亲心却并不在此,唯独对那些邪门左道格外上心。自百国兼并战争结束后,皇帝甚至时常离开潘德拉贡,具体去向连他这个二皇子都不知道。

“嗯,你也去吧。查尔斯有些疲惫了。

心腹在内殿里远远行礼“Yes,your highness.

虽为父子,父怨子锋芒太盛,子恨父德不配位。

21时整,神圣布列塔尼亚帝国和圣卢西亚联邦同时宣布与对方断交,并将采取特别军事行动维护国家安全。

耐人寻味的是,从两国公布的相关信息来看,事实扑朔迷离圣卢西亚方面称布列塔尼亚军最早发起攻击,后期数据分析可以确认敌人数量至少达到千人级别;布列塔尼亚对此矢口否认,国防部长拍着胸脯说自己从来没有下达过进攻指令,军队也都设有督察机构,擅自调用上百人就难如登天,并将其归结为圣卢西亚“自导自演,目的是为20时左右的侵略行为编造借口;圣卢西亚大骂对方“血口喷人,称军队都在进行救援工作,不可能在这种情况下腾出兵力进行大规模攻击……双方各执一词,在五国代表无言的默许下,一致同意用枪杆子说话。

已至午夜,临时成立的第十区防卫军司令部灯火通明,总司令强撑着要黏在一起的眼皮,听身边的参谋们絮絮叨叨地做军情推演。

百国兼并战争结束后,七年来,他们这些人哪天神经敢不绷紧,哪天不是聚在一起就“反攻方案争吵不休?往年的报告书都被翻了出来,在面前堆成一座小山。

司令勉强翻着看了看皇室送来的几份方案,大多数都是要求军队集中兵力,从纳米比亚沙漠一路向东,直插圣卢西亚首都提拉库萨。

司令在心里冷笑一声。

两国间的纳米比亚沙漠深居内陆,绵亘千里,环境相当恶劣。纵横千里的沙漠战线,在一定程度上稀释了布列塔尼亚和圣卢西亚在军事实力上的巨大差距。十年前两国因此没敢动手,十年后也将会是一场消耗战。但皇室一直在施压,钦点的方案都是能够速战速决的。

一群纸上谈兵的家伙,战争可不是过家家……司令没能坚持到最后,到底还是趴在了桌子上。

“司令,总督到访。副参谋拍拍司令的肩。

总司令睡眼惺忪,一时没反应过来,嘴里还含含糊糊几句,来人就直接推门而入。总司令连忙起身行礼。

来人穿着一件暗金色的长袍,上绣着金丝龙纹,袖口和裤腿都用金线勾勒出细致繁杂的花纹。

西尔维奥·布列塔尼亚,帝国三皇子!

“司令官阁下,深夜叨扰,多有得罪。总督微微欠身。

总督脸色白皙,长得十分俊朗。

“哪里哪里,皇子殿下躬身视察,职下理应陪同,奈何战事吃紧,不便脱身。司令要行脱帽礼,抬起手来却意识到帽子在自己睡着时已经脱落,尴尬笑笑。

“我今天不是总督,是来传达父皇口谕。从现在起,正式任命科斯特少尉为特派执行官,第十区防卫军接受特派官调遣,司令部需要全力配合特派执行官的一切行动。

西尔维奥闪身,身后年轻人走向前,和司令互行军礼。

“说起科斯特少尉,阁下应该也有听闻。西尔维奥对司令笑笑。

啥?司令彻底糊涂了。本来皇帝给这么一个年轻人比他还大的权力就很不能理解,再说他做司令的怎么会认识一个芝麻官少尉?

年轻人五官精致完美,只是眉宇间有些阴郁,那双漆黑的眸子里却散发着冰冷的寒意,给人一种不近人情的感觉。

慢着,科斯特……难道是西尔弗家的二公子?!

西尔维奥见司令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解释道“科斯特少尉一直下潜一线工作,个中缘由恐怕只有他本人知道吧。西尔维奥说完,留下少尉,自己带着随从转身离开司令部。

西尔维奥走后,司令摸着下巴,仔细打量科斯特。科斯特没有在意四周好奇的目光,直截了当的对司令伸手要驻防图。司令把满桌子挡视线的公文夹全部扫到地上,打开军事指挥系统。

见科斯特看的出神,司令忽然有种解脱的感觉,就索性坐在一旁打盹,不知不觉又睡着了。

天亮的时候,司令总算醒来。四下安静,人少了很多,应该是去执行任务了,他的参谋们也都趴在会议桌上打鼾,即使是来回走动的人们也都轻手轻脚的。司令一时间真想倒头接着睡。

司令轻轻叫住走进来的参军“特派官人呢?

“他走了。

“走了?

“嗯。他把行动方案放在你面前了,让你按照计划行动,并嘱咐说任何疑问都要保留。

嗯?

司令半信半疑地打开面前的计划书。计划很短,文风简洁精炼,没有空话,司令很快就看完了,看完后他怀疑自己还在做梦

按照特派执行官的方案,第十区防卫军在圣卢西亚和第十区接壤处把兵力全线展开,依靠不断的消耗吸引敌军;而特派执行官则带由二十人组成的“战装甲小队在两周内横跨纳米比亚沙漠,直攻圣卢西亚首都,再然后……然后就没了,只有一句“圣卢西亚投降后,战斗结束,撤兵第十区。。

如童话般美好,司令都快哭了。

且不说这个“战装甲是个什么东西,就算他特派执行官神通广大,绕过圣卢西亚在纳米比亚沙漠内的所有防线,一路开车到圣卢西亚首都也得一周时间;更何况首都周围岂没有重兵设防?

年轻人啊,唉……罢了,按照他的计划来,真要出什么问题也跟他司令球不相干。

《护安十年》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