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小说资讯网!

首页全部小说军事历史›大汉墨翎

>

大汉墨翎

云墨痕 著

军事历史 刘莹 成羿

热门新书《大汉墨翎》是由著名网文作者“云墨痕”所著的军事历史小说。文章简述:”旁人听了会觉得晴天霹雳的消息在吕布这儿却只换来一句“噢,无妨,吾有赤兔,水中如履平地,吾有方天画戟,谁人可挡?”前些日子那番厮杀让陈宫心生了希望,以为这位傲然天下的第一人会再次燃起斗志,开始奋力地搏斗,可没想到这希望破灭的太快了些……陈宫看向美的动人心魄地女子,突然笑出了声。“温柔乡,英雄冢,奉先...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成羿刘莹   更新: 2022-12-13 17:1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大汉墨翎》,是作者大大“云墨痕”近日来异常火爆的一部高分佳作,故事里的主要描写对象是成羿刘莹。小说精彩内容概述:夜过半,热血散两个时辰的厮杀让活着的人满身疲惫地瘫倒在地,根本顾不得地上那满满的血迹成羿将双剑放在一旁,喘着粗气对幸存的众人道:“都爬起来,清理尸体,吃粮进水!”谁都累,但就这样不管不顾的休息,只会让轻伤变重伤,重伤变死亡一百二十七人经过这场大战又折损十九人,成羿默默地将这十九人的名字写到竹册之上,看着忙碌起来的部曲们,又望向天边那无尽的黑暗一双干枯的手伸到自己眼前,正捧着一碗米粒稀少的粥......

第五章:救援,高顺

骄阳终现,波涛悍然!肆虐地大水吞噬一个又一个生命,苍天风起云涌,大地裂痕满布。

阵阵惨叫与水流轰隆之声相合,整座城池都震颤起来,让欣赏绝美女子歌舞的高大男人皱起眉头。

“奉先!奉先!祸事了!陈宫一路小跑入堂内,看着缓缓退在一旁的貂蝉,再看向一脸茫然地高大男人,绝望的感觉涌上心头。

“公台,何事惊慌?

陈宫凝视着他,良久才拱手道“曹军用大水攻城,此时大水淹没了下邳,城墙也受到了损伤,若再不行动,你我都得死在这里了。

旁人听了会觉得晴天霹雳的消息在吕布这儿却只换来一句“噢,无妨,吾有赤兔,水中如履平地,吾有方天画戟,谁人可挡?

前些日子那番厮杀让陈宫心生了希望,以为这位傲然天下的第一人会再次燃起斗志,开始奋力地搏斗,可没想到这希望破灭的太快了些……陈宫看向美的动人心魄地女子,突然笑出了声。

“温柔乡,英雄冢,奉先,你是可以来去自如,这满城的将士呢?你我的家人呢?呵呵呵,我陈宫自诩智计无双,但也扶不起一只只想趴着的老虎,既不能同生,那便共赴死。说完这句,陈宫直接丢了自己的帽子,拔剑转身而去。

吕布愣愣地看着他离去的方向,想着若城破后会面临什么结局,蓦然惊出一身冷汗,边往外跑,边呼喊着“传令,擂鼓聚将!

满城地惊慌动乱与城东井条有序的救援情景形成了极鲜明的对比。开始只是战伐营的众人在救援自己家人及街坊邻居,后来越来越多的百姓加入了他们的行动,一个个漂在水中的百姓被救起。也有一个又一个门板木筏下水,呼喊着幸存之人。

成羿踩在小舟上,俯身捞起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小男孩肚子隆起,脸色苍白,显然是灌进了不少的水。

“醒醒!醒醒!他一下一下按压着小男孩的胸口,看他吐出几口水却醒不来,焦急地怒吼出声。

旁边站满了人,他们注视着声嘶力竭的成羿,不忍地摇头叹息。

这孩子体表已无血色,救不活了。

成羿低头给小男孩渡气,不断地按压着,可折腾良久小男孩还是没反应。

几个部曲走来,边拉他边劝道“大人,没救了,别费力气了。

一股力将他们震开,成羿红着眼怒吼“退下!救人去!

众人见状只好等候在一旁,百姓们聚集在一处,却并未议论,他们眼神麻木的看着奋力的男子,毫无反应,久居深渊,又如何能信那米粒之光……孩子的母亲瘫坐在一旁,只是无声地哽咽,可能她也觉得死是一种解脱。

好像众人皆已放弃,唯有成羿依旧一下又一下的按着,口中不断地呢喃着醒来,醒来……随着他越来越快的动作,小男孩张口“哇的吐出一大口水,“呜呜的哭出了声。

“醒了,醒了!成羿激动地喊着,周围百姓先是呆愣,随即面色潮红,甚至许多人喜极而泣!徐州已经经历了太多的绝望,可此刻,他们似乎看到了象征着生还的希望!他们纷纷下跪,对着这位一直奔波救人的年轻校尉致以最崇高的礼节。

“大伙儿快起来!别这样!成羿连忙去拉众人,但众人还是坚持着拱手行礼。

看他们如此坚持,成羿只好肃穆地直立身体,回了一个鞠躬之礼。

天道不仁,人命如同草芥…诸侯纷争致乱战不止,百姓们见的多是烧杀抢掠的,或是践踏折辱的,何曾见过成羿这般为了他们不惜代价且竭尽全力的。

细雨于烈风斜扬,人如潮水涌上下邳四门之上,兵法围三缺一,这般四门围攻那便是一个不留,不死不休。

求援的令兵踩在战马上,一声声呼喊宛若天穹砸落的巨石让人的心一下一下沉沦。

成羿提起双剑,甩掉其上雨水,眼神看向围成一圈的血战营众人,“为了家园,浴血前行,死战不退!

“浴血前行,死战不退!

阴雨延绵,稀疏地雨幕之中,铁甲林立,四百余人踏步前行,激起片片落雨飞花,寒冷长街上,热血男儿行。

为了快速支援,成羿没有选择回大水阻隔的城南,他带众人涌上城东的城墙,恰好看到了震撼地一幕。

一位笔直挺立的将军立于墙头之上,奋力挥动手中的两面大盾,众曹军几乎是碰着即碎,碍着即飞,而他身旁两侧,一列铁甲战士持盾与短枪如一道铜墙铁壁,使一个个露头的曹军如天空的雨水般纷纷散落。

成羿观察着城墙的形势,对身后众人做了几个手势,众人一分为二,迅速来到城墙两个边角处,开始加入战斗。

专心对敌的将士们终于发现了来到的援军,瞬间爆发出一阵山呼海啸般的兴奋之声。

那身形挺直的大将将手中盾牌丢开,看了看在两边严阵以待地援军,眼中闪过一道赞许的神色。

若成羿知道这位大将对他的行动给予肯定,定会激动的握紧双拳,此将可是堪称练兵第一人的陷阵营统领,高顺!

吕布麾下大多为北方勇士,能坐稳他手下第一武将便可说明高顺的实力,论勇武他可能差张辽一筹,但论统兵,高顺独一无二。

数百陷阵营立于城头,千军万马只得无奈止步,这便是陷阵之威。

惨烈地厮杀依旧,成羿身上早已沾满血迹,饶是陷阵营悍勇也经不住曹军不惜代价的持续攻势。

边角处容易被夹击的陷阵营们出现了伤亡,就连后续顶上的血战营众人都被双目赤红的曹军斩杀了二十余人。

每个战友的倒下都让成羿心如刀绞,他提着双剑上前,在第一线捍卫着周围众人的安危。

许久不见动静地系统再次出现,冰冷地声音发布了新的任务,“获得陷阵营统领高顺地支持,暗中转移将士们的家眷。

这个任务的奖励很是丰厚,除了全能力提升外居然还有一颗能救回濒死之人的神药!

曹军如潮水般汹涌而上,成羿顾不得想任务,他提着双剑奔向缺口之处,不为杀敌,而是奋力拼救着一个个即将被屠刀带走的将士。

不远处的高顺刚刚砍翻一个曹军将校,入眼处便看到跟了自己数年的堂弟即将被一刀砍死。

他怒目嘶吼,却已然来不及过去!正当那夺命的刀刃落下时,一把宽背长剑挡在了屠刀之下,那个方才带人来援的小将用另一只手中的剑砍倒了那名敌将。

高顺看着他不顾一切的拉起自己的堂弟,却不小心被一敌军刺伤肩部,顿时怒从心来,手中的大刀愈发凶狠!

半个时辰的厮杀后,曹军终于退去,成羿拄着双剑而立,剧烈地喘息着,虽然身体疲惫,但他还在想如何与高顺说说转移家眷之事,不料刚回神时,面目威严地男子已经站在了身前。

“感谢援手,成校尉。高顺手里拿着一水壶,边说边将水递了过来。

有句话叫男儿之言,皆在酒内。此刻不宜饮酒,这水便是最真挚地感谢。

凭借记忆,成羿认出眼前这人便是东门守将,吕布军战将第一人,高顺!

“末将尽分内之事,高将军言重了!成羿仰头猛喝一口水,却被呛的一阵咳嗽。

高顺轻笑着,许是此刻所处境地的影响,不知为何,看着这出洋相的年轻人,他却只有欣慰之感。而在笑了一会后,那张坚毅地脸上露出了些许忧愁。

“将军,有何忧?

知道自己表露出想法的高顺轻咳一声,想到了方才成羿为救一个少年拼死扑前,险些中刀的一幕,似是坚定了什么般正色道“此刻困局,可有良策?

没想到他居然会这么问自己,成羿第一时间愣在原地,随即想到这可是完成任务地绝佳时机,“大水虽灌城,但下邳墙高城深倒也安全,只是军中士气低落,此为危急之根本,想要守得城池还需让众将士有决死之心!

高顺皱眉思索,眼神示意他继续。虽然不知道高顺为何回来问计自己这个小校尉,但箭在弦上已不得不发。

“人之牵挂,亲情也,可令精卒护卫众将士家眷趁夜出城,解后顾之忧。如此,众军必拼死为亲人之生吸引敌军!讲到这里,成羿停止了说话,他很明白能在吕布军中当上武将第一人的高顺不会想不通其中的意思。

一道审视的目光从上至下而过,高顺突然笑出了声,“为何如此想?家眷出城,若遇意外,军心岂不更快殆尽?

“以曹军之弑杀,城破则鸡犬不留,而背水一战,又肩负亲人之生命,任何人都将死战不退!

话已然明了,高顺心中也知如若城破,结果将是什么?他低头沉静地思索着。此时,天空之上,一群飞雁正展翅而过,高顺愣愣的看着,看着那只大雁将幼雁引回队列之中,看着它再次飞出,盘旋在幼雁的身侧。

他再看向成羿,想到之前这年轻人拼死救护同胞的场景,不禁心中一颤。

“跟某来。高顺突然出声,话音落下已朝城楼中间走去,成羿急忙跟了上去。

两人一前一后的在原地休息的一众将士中走过,成羿看到了将重甲脱下的陷阵营众人,不禁有些钦佩。他们各个宛如前方走着的这位统领,无论何时,脸上都带着沉静之色,偶有几句议论,也是肃穆而谈。

古人云令行禁止,不苟言笑,大山崩于前而不改色者,精军也!

陷阵营无愧汉末第一步卒之称!

“魏续听令!成羿被这声高喝拉回了神,等他看时一个长着山羊胡的汉子已经大步向自己走来,而他的手上拿着一支小型的号角。

成羿不明所以的看向不远处地高顺,高顺只是摆了摆手,陡然转身喝令“陷阵营!礼!

一众将士迅速起身,整齐地向成羿与魏续所在地方向行礼,他们不会问为什么,他们只会听那一个声音。

军中有传言曰陷阵营在大多时候都是温侯妻弟魏续统辖,可明白人都知道,那是因为高顺要负责诸多事务才让魏续暂代罢了,逢战时,这七百余人只会听那一个声音。

“墨翎营,回礼!成羿来到聚集地部曲身前,带着他们向伫立在这东门的勇士们崇敬地致以回礼。

成羿不知魏续接了怎样的军令,只知最终停下的地方,叫城主府。

一侍卫上前与魏续低语几句后接过魏续手中的号角跑入了其中,等过了一阵,成羿看到身前的魏续忽然身体挺直,他意识到什么而抬头,视线中出现了一道伟岸地身影。

恐怖地气场如泰山压顶,仿佛身前是一只洪水猛兽!成羿急促地呼吸几下,才看清来人。

来人身高足有两米,一身连环铠,头顶束发紫金冠,挂在身后的花袍迎风飘动,脸上带有一丝讶异,更有一丝期待,他便是温侯,吕布,吕奉先。

他的手里攥着之前被侍卫拿进去的号角,指关节略显发白。

“伯平想要说什么?吕布没有问眼前在魏续身旁的这名年轻人之身份,他此刻只在想为何高顺拿出了这个象征着自己一诺的号角。

魏续让于一旁,此刻的他,脸上满是肃穆,仿佛那枚号角,他并无资格说甚。

看他的反应,吕布便知接了这号角的不是他,而是方才这个一直看着自己的年轻人。

“汝是?

“属下偏将军成廉手下校尉成羿,拜见温侯!

深深吸气的年轻人挺拔地站于台阶之下,让吕布的脸上浮现一抹难以置信。

虽听陈宫讲过成廉这位小弟近期的英勇表现,可真正的面对面还是近期首次,一些时日不见,他不禁想问这还是曾经那个躲在角落只知埋头狂吃的胆小少年?

“唔……汝想说甚?

成羿拱手再次行礼,咬牙抬头将城楼所言悉数复述了一遍。

听完这些话的温侯并没有什么表示,他只是用手抚摸着小巧的号角,留下一句“魏续,带他们到军营集合!后,便不见了踪影。

数百人跟着魏续来到了下邳城中临时搭建的军营之内,成羿一路上眉头紧锁,他难以想象接下来会是怎样的前路……自己一个小小的校尉,那个主意又是否会被这些身经百战的武人所采纳呢?

随着思绪,时间如流水而过,当夜,阴沉地夜空只余淡淡银辉,成羿本想带着众人操练,可军营中越来越多的集合者让他意识到今夜似乎不会太平静。

成羿扫视着在将校指挥下列阵而待的众军,心里估算一阵,便知除部门必要守城将士外,其余战士皆在此处……那么今夜,究竟是要?

人群中蓦然爆发出一阵欢呼,成羿惊醒看去,只见骑着火红战马的男人出现在了高台之上,他伟岸地身影如山岳般立于人前,正举起了手中那支象征着天下第一的方天画戟。

“呼嗬!呼嗬!众军竭力呐喊,狂热地眼神汇聚在了不知何时到来的这位武人顶峰者的身上。

成羿忽得感受到了前世那些匪夷所思的事件究竟为何了,原来偶像真的可以让人如此疯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