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小说资讯网!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民国情现代缘

>

民国情现代缘

红尘梦兮 著

现代言情 白雪 肖寒

《民国情现代缘》小说是作者“红尘梦兮”的倾心力作。小说精彩剧情讲述的是:“为什么不?我现在可是身无分文,住不起酒店。不过你放心,我也不是小姑娘,吓不死我。”白雪笑着打趣。肖寒今日的表现,已经远远超过她的预期...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白雪肖寒   更新: 2022-12-13 17:3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主角是白雪肖寒的精选现代言情小说《民国情现代缘》,小说作者是“红尘梦兮”,书中精彩内容是:曾伯伯的家虽然没有我在北京的家大,可看这大院子,也知道曾家是此地的富贵大户一路走进,沿途也碰到十几个小厮丫鬟可看他们那轻松愉快的样子,我猜测曾伯伯和伯母应该是很和善的人刚收拾妥当,曾伯母便嬉笑着走了进来果然不出我所料,曾伯母也是一个和蔼可亲的人她的身材和额娘一样纤细丰满,可看起来比额娘年轻很多或许是生活过得滋润的缘故她细细地打量了我片刻,便拉过我的手,轻轻的拍了拍“雪瑶,以后你就把......

第7章 午夜惊魂,别墅中惊现日记

二人吃过晚饭,便前往肖寒的公寓取白雪的行李箱。白雪在车上等着,待肖寒把行李箱取下来后,二人一同返回别墅。回到别墅的时候,已经是夜里十点。

“你确定你要住这里?肖寒把行李箱推给白雪,再次跟她确认。

“为什么不?我现在可是身无分文,住不起酒店。不过你放心,我也不是小姑娘,吓不死我。白雪笑着打趣。肖寒今日的表现,已经远远超过她的预期。基于前面不愉快的相遇,白雪以为他会是一个冷酷无情的人。可如今看来,他还是有可爱善良的一面的。

如果说白雪短短的社会阅历教会了她什么,那便是不要轻易以貌取人,也不要因为铺天盖地的信息而轻易下结论。

“见过你打流氓,我可不敢再怀疑你的勇气。肖寒忍不住打趣。可他心里清楚,她只是表面上坚强罢了,内心恐怕早已千疮百孔。否则,又怎么会轻生。可他还是犹豫着走向门外停着的车子,打开了车门。

他坐在车里,犹豫了一会儿,才启动车子。可随后又忍不住转头看了白雪一眼,终于下定决心离去。

白雪看着徐徐远去的车,转身走回别墅。凉凉的小风吹来,让她的精神也为之一振。

她来到了二楼,选了一个装修温馨,比较适合女孩子的屋子住了进去。屋子整体风格偏暖,床单是淡淡的粉色,窗帘是淡淡的黄色。摆放着一套红木化妆柜,还有红木衣柜。白雪打开衣柜,发现里面竟然挂着各种风格的民国旗袍和女子服装。她的目光,顿时被紧紧吸引。

白雪喜欢设计,平时没事也喜欢涂涂画画。加上好闺蜜桃子的专长便是设计服装,耳濡目染之下,白雪也颇得要领。而那风格各异的民国旗袍,也是她的钟爱之物。虽然她从来没有穿过,也没有想去穿的冲动,可她喜欢欣赏。有段时间,白雪闲来无事,还在网上搜罗着民国女神林徽因的旗袍装,还有陆小曼、赵一荻等等民国美女。

如今,面对着这整柜保存完好的旗袍,白雪不禁疑惑。这是冯奶奶的旗袍,还是曾经住在这里的贵族小姐的旗袍?旗袍的主人呢?为什么没有带走?白雪看着这些设计讲究、剪裁合体的旗袍,想象着穿着这些旗袍的女子,应该是一个美人,而且品味很好。

白雪换了一件紧身背心和一条运动短裤后,便来到一楼,辗转在各个屋子里。她用了整整一个小时,才把所有的屋子参观了一遍。当她想走回二楼休息的时候,耳边突然传来“咣当的声音。声音似乎有点遥远,像是什么东西倒下的声音。

白雪静静的站了几分钟,发现声音没有再出现,便抬起了脚步。可刚走出两步,声音再次出现,只是这一次,是一个重重的砸地声。

白雪终于变得不淡定。她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坚强。内心里,她其实是一个缺乏安全感的小姑娘。只是因为没有人可以依靠,只能伪装着坚强。这个面具戴久了,白雪便逐渐有了一种错觉,以为自己真的是个铁打的女强人。直到现在,站在这栋空旷的房子里,耳边传来瘆人的声音,白雪才意识到自己那弱者的一面。

终于,她听清楚了,声音是从地下室传来的。地下室?白雪不敢独自前往。可再次传出的声音,让她惊跳了起来。若是不弄清楚,她恐怕会一夜无眠。不仅如此,还会一夜惊魂。

她摁了摁通向地下室的电灯开关,发现灯没有亮。

“真是活见鬼,怎么会如此凑巧?又一个“叮当声传来。白雪终于狠下心,打开了手机上的手电筒,慢慢的探步走了下去。

走过一段黑暗的楼梯,白雪来到了地下室的走廊里。刚停下脚步,一阵铃声传来。白雪“啊的惊呼出声,再次惊跳起来。

她举起手机放到耳边,“喂?

“你睡了?肖寒见她的声音很小,忍不住问了一句。

白雪站直身子,清了清嗓子。“没有,我在地下室。这里很安静,所以……

“这么晚了,你去地下室做什么?肖寒手里端着红酒站在阳台上。看着窗外闪烁的霓虹灯,心却飘向了颐和路公馆区的那栋别墅里。

“我听到一些声音,所以下来看看。白雪一边说着,一边慢慢地往前走。“对了,这么晚,你有什么事?

手机的另一头突然安静了下来。肖寒有什么事么?不,他其实没有什么事。只是刚忙完事务所的事,突然想起问候一声。他今日的奇怪表现,已经远远的超出了他的认知。他自己也感到莫名其妙。经白雪提醒,他也才意识到已经这么晚了。他沉思了几分钟,才终于找到了一个借口。

“我只是想告诉你一声,我临时有急事,明天需要去趟北京。你要是有什么事,可以找我的秘书Amy。我一会把她的电话号码发给你。

“哦,没关系,如果没什么事,我想我明天就先回上海了。那边还有很多事等着我去处理。

“你明天就要回去了?那遗嘱的事呢?肖寒竟感到一阵失望。

“不是有三个月的时间可以考虑么?我现在没心思去想。等公司的事解决了,我再好好考虑。何况,即便要装修,我现在也是不能开展的。与其如此,还不如一起等等。

白雪的话,让肖寒感到些许的失望。

“那你什么时候再回来?

回来?白雪一愣,这里本来就不是自己的家,又何来回来之说?如此想着,她忍不住打趣“不是再回来,是再来。你别忘了,我不住在南京。不过,我一定会再来的。因为她妈妈的遗言。再加上这份莫名的遗嘱,白雪相信,她一定可以揭开自己的身世之谜。或许,这个世上还有她的亲人,她并不是孤孤单单的一个人。这个希望,比遗嘱对她的吸引力更甚。

“为了遗嘱?肖寒问出来的时候,心里是带着期待的。

“不是。

“那是为了什么?

“现在还不能告诉你。白雪一边说着,一边轻轻的推开一个小房间的门。“啊——白雪尖叫了一声,手机被她狠狠的甩了出去。只听“咣当一声,万籁俱寂,周围顿时漆黑一片。

一阵“嘟嘟声传来,“喂,白雪——

依然是电话中止的“嘟嘟声。肖寒的心一沉,不由分说地转身走回客厅,放下红酒,抓起桌上的车钥匙便冲了出去。

“白雪——半个小时后,肖寒一边大声喊着,一边推门冲了进去。

正坐在沙发上,给自己的右手擦着酒精的白雪蓦地站起身。“肖寒,你怎么来了?

肖寒快步上前,一脸的担忧。“我听到你的尖叫,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不给我回电话?

白雪无奈的朝桌上已经碎了屏幕的手机挑了挑下巴。“喏,不小心被我摔碎,打不开了。别墅里又没有电话,哪怕想打,我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她一边说着,一边又举起手里的酒精棉球擦了擦右手虎口处。

肖寒见她的右手虎口处红红的,忍不住皱了皱眉。

“你没事吧?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白雪放下右手,将酒精棉球丢到了垃圾桶里。随后抬头看向他,“瞧你着急的,我没事。刚才地下室发出声音,我便去察看了一下。原来是一只老鼠。我开门的时候,它突然从屋顶跳到我的手上,把我吓了一跳。惊吓之余,还不小心就把手机摔坏了。唉,这可是我身上最值钱的宝贝了。如今手机没了,和一凡他们也断了联系。人倒霉的时候,真是喝个水都能呛死。

“人没事就好。

肖寒叹了口气。终于注意到她身上的吊带和运动短裤,脸“唰的一下变得通红。

白雪没有注意到他的反应,只是转身拿起桌上的东西,朝他递了过去。

“你看我在地下室找到了什么?

肖寒犹豫着接过,二人便不约而同地坐到了沙发上。

肖寒仔细地打量了手中的物件,发现是半本日记和一张黑白照片。日记封面写着“民国日记,署名是冯雪瑶。那张照片,与其说是照片,还不如说是一张纸,是从报纸上剪辑下来的。照片里人头攒动,马路两旁列队站着两列国民军。队伍中间,是几辆军车,军车上坐满了人。肖寒定睛一看,那些人竟是日本人。报纸的底部有一行字“1937年10月,广东。

约莫过了十分钟,肖寒方抬起头来。“这是冯奶奶的日记。还有这张照片,应该也是她收藏的。可是她为什么要从报纸上剪下这张照片呢?而且看起来这张照片和日记都收藏地很好,对她应该很重要。

白雪无奈的摆了摆手。“你和她熟么?

“我从十岁开始便来南京和她一起生活了。

“十岁?来南京?你不是土生土长的南京人么?我还以为你是呢。

“不是,我跟你是老乡,我也是广州人。肖寒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也是广州人?那上次我说广东话,你怎么一脸的疑惑?我还以为你听不懂呢。

“我听得懂,只是太久没说了,已经不习惯了。

“你说你十岁便来南京,你为什么来南京?你和冯奶奶是什么关系?话一出口,看到肖寒那黯淡的眼神,白雪不禁后悔自己的草率。“我只是好奇问问,你不一定要回答。

肖寒的目光,紧紧的盯了她一会,方无奈的叹了口气。“因为家庭原因,冯奶奶收养了我。所以,我从小是和她的孙子孙女一起长大的。

“比如自恋狂曾楚凡?白雪想起曾楚凡那自恋的模样,又想化解刚才的尴尬,转移话题,便忍不住打趣。家庭原因,十岁便离开家,被别人收养,白雪不用追问,也猜出了个大概。她能看得出来,肖寒还是没有放下。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揭开他特意掩藏的伤疤呢?

肖寒忍不住大笑出声。“虽然大家都英雄所见略同,但真正说出来的你还真是第一个。若是让楚凡听到,恐怕你们的梁子要从此结下了。

“我的麻烦已经够多的了,反正多一个也不算多。不过也难怪你们的关系这么好。对了,你还没告诉我你对冯奶奶了解多少?还有,我在房间的衣柜里看到很多旗袍,而且都保养的很好。是不是冯奶奶留下来的?

“旗袍?我没见奶奶穿过旗袍。不过据我所知,曾家曾是民国时的大户人家,只是后来家道中落。可以想象,奶奶应该是一个很有教养的闺中小姐。

白雪拿起日记打量了片刻,内心蠢蠢欲动。这也不能怪她,谁让她只是一个普通人呢。既然是普通人,就有窥探一二的心。何况,哪怕是圣贤,此情此景,也会和她一样吧!可她还是低估了肖寒的圣贤之心,或者说是专业的态度。

“这应该是冯奶奶的日记,要是我们看了,会不会不太好?毕竟是她的隐私。

肖寒一把夺过日记,放回了桌上。“以我律师的专业观点,你的确不应该看。窥探别人隐私是犯罪行为。

白雪撅了撅嘴,遗憾的叹了口气。可她依然心有不甘,“冯奶奶可是上个世纪的人,而且已经故去,这样还算犯罪么?

“根据著作权法的规定,著作权的保护期限自然人终生及其死亡后50年。你说呢?

“行了行了,领会你的铁齿铜牙了。白雪又嘟了嘟嘴,随手拿起桌上的照片,一脸疑惑“你说冯奶奶为什么要留着这张照片呢?难道她也是广州人?

“不是,曾家是地地道道的南京人。冯奶奶嫁到曾家前,是曾家的养女。而且,我感觉冯奶奶不像南京人。可至于是哪里,我猜不出来。不管如何,她在南京生活了大半辈子,早已成为地道的南京人了。

“童养媳?白雪脱口而出。

“什么童养媳?是真的养女。肖寒觑了她一眼。

白雪又嘟了嘟嘴,“哦了一声。

“1937年10月,广东。你知道那一年广东发生了什么么?看着挺乱的。白雪盯着照片琢磨着。

“这是网络时代,你要真想知道,上网查查不就知道了。

白雪嫌弃的看了桌上的碎屏手机一眼,“还上什么网?既没电脑,又没手机,我现在是野人一个。虽然我穷,可毕竟还有点零钱糊口。如今钱包没了,真的是举步维艰,连上海暂时也回不去了。说着,看向肖寒,又戏谑说,“肖大律师,不如你借钱给我买个手机?我保证等我有钱了,我一定还你。

“你什么时候会有钱?你不是欠着一屁股债么?肖寒也戏谑着说。不过想到因为没有手机,白雪便会继续待在南京,他竟感到丝丝的窃喜。

白雪悻悻的翻了翻白眼。“不借就算了,我自己想办法。

“我也没说不借。

“真的?你真的愿意借我?

“借你可以,不过我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白雪突然警惕起来。

肖寒无奈的看了她一眼,“放心,我对你没兴趣。虽然这样说,可心里却忍不住开心。

白雪嘟了嘟嘴,“没兴趣就好,我对你也没兴趣。

“真的?

“比真金白银还真。说着,佯装细细的打量了他,“我对你这样的没兴趣。她特意强调了“这样的三个字。

“这样的?你觉得我是什么样的?

白雪想起他在高速路上的见死不救,缓缓开口“冷漠无情,目中无人,见死不救……她一边试图回忆,一边掐指数着。

“好了,我知道了。见她还想开口,肖寒忙拦了下来。心中难掩失望。

“还有,听不得真话。不过你别忘了,忠言逆耳,我都是为了你好。

“我们好像不是很熟,你一边找我借钱,一边赐我良言,莫不是把我当成新的取款机了?

“肖寒……算了,我不要了,你想借我也不要了。太晚了,你赶紧走,我要休息了。白雪说着,站起身来。不等肖寒开口,便快步走上二楼。

待来到二楼,还不忘吩咐一句“出去的时候别忘了给我锁门。说完,便转身走回了房内,关上了门。

肖寒苦笑了一下,从兜里掏出钱包,抽了一张信用卡出来。又从钱包内扯了一张便利贴,匆匆写了一句话,把便利贴贴在卡上。随后把信用卡放在桌上,便走了出去。

待肖寒离去后,白雪偷偷的打开门。她探头瞄了一眼,又没有听到任何动静,知道肖寒已经走了。不知道为什么,竟微微有些失望。肖寒的话,白雪是在意的,至于什么原因,她也搞不懂。开口找肖寒借钱,是白雪绝望下的无助。只有她自己懂得个中的滋味。或许是从小太独立,不知道什么叫依赖,更害怕别人说自己是累赘。就连妈妈有时候都觉得,自己的独立,也常常让她心生怜惜与愧疚。

因为睡不着,白雪再次来到楼下的沙发。这时,眼角的余光突然看到桌上的信用卡和便条。她好奇的拿起来一看,发现是一张商务信用卡,卡上刻着“Xiao Han。白雪扯下便条,上面写着“暂时借你,以备不时之需。密码20020714。

《民国情现代缘》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