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小说资讯网!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薄荷染盖兰花香

>

薄荷染盖兰花香

深时雨 著

季落清 木知 现代言情

《薄荷染盖兰花香》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深时雨”。喜欢现代言情文的网友闭眼入:不过今天晚上还没吃饭,心想着要不要叫外卖时,放在桌上的手机响了起来,打断了木知的思绪。木知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喂?”“木知,吃饭了没啊?”燕柔的声音从手机对面传来:“我做了一桌子菜,你快点过来一起过节。”说完便挂了电话,没留给她拒绝的机会。“……”挂的真快啊!木知其实不太想去,毕竟一个人过惯了,人多...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木知季落清   更新: 2022-12-13 17:3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薄荷染盖兰花香》,现已完本,主角是木知季落清,由作者“深时雨”书写完成,文章简述:走出季家大宅,一辆黑色跑车停在木知面前,车窗里一只修长白净的手伸了出来,中指和食指夹着一支烟,对着她弹了弹指尖的烟灰,不等她做出反应径直开走了“……”木知仿佛受到了前所未有的羞辱,敢在她面前这样嘲讽她的人坟头草都有三米高了木知快要被气死了,踹了一脚身旁的迎客松迎客松为表不满,抖了抖身躯,叶落满地此时的季落清嘴角勾起好看的弧度,淡淡的瞥了一眼倒车镜里的木知回到家已经很晚了,木知洗漱完躺在床......

第9章 祭日

“你去哪儿?放学不回家吗?叶璃看着季落清上了不是往季家走的公交车,有点纳闷,但还是跟了上去。

上了车才发现自己没带钱,只好向季落清投去求助的眼神,可他好像没看到般,直接往车尾去了。

叶璃看他无视自己,顿时有些气恼,由于车上人挺多的,她倒真不好说些什么,只能把气忍了下去。

司机大叔看她堵在车门口不投币,催促道“两块,要坐赶紧投币,然后去后面坐好,不坐赶紧下去。

“催什……叶璃话说出口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转了一个弯露出天真无邪的微笑道“叔叔,你先开,我马上投币。

随即看向站在一旁手拉着拉环的大哥,走过去撒娇着说“哥哥,借我两块钱好不好?我回去用微信转给你。

叶璃自问她那张具有迷惑性的脸,眼前这位大哥一定会借的。

果然,那位大哥直接从裤子口袋里掏出两快硬币,叶璃刚想伸手接过,倏然一只比她更快的手把那两块硬币推了回去。

叶璃随着这手看向了它的主人,只见季落清拿出手机帮她扫了两块钱,随后又坐了回去,叶璃跟着他坐在了他旁边的座位上。

“你这样我哥知道吗?季落清问道。

“?叶璃想了想才明白他说的什么意思“你不说他怎么会知道。

“……

沉默良久,叶璃企图想和他说话,还没开口他就戴上耳机装睡了。

没一会儿,叶璃感觉胃里翻江倒海的,只好就此作罢。

叶璃从来没坐过公交车,平常开车是不晕车的,她也没想到公交车上又闷人还多。

夏季的太阳落得格外慢,夕阳透过车窗照在季落清好看的侧脸上,好似镀了一层金光,所有温柔都沉浸在这片冉冉渐落的夕阳里。

随着车上的人一个个到站,车里安静了下来,叶璃昏昏欲睡闭上了眼睛,并没有睡着。

季落清侧头看了看紧闭双眼的叶璃,没有打扰她。

直到来到临安市南边的一个小县城,路灯已经亮了起来,这儿远没有临安市繁华,街道也很窄,远看街上已经架起了不少摊子,有的卖各种小吃,有的卖一些常用品,路灯打在这些摆好的摊子上,显得尤为温馨。

车到站停了下来,由于叶璃坐的外面,必须要她起来,季落清这才不得不开口道“让我出去,我要下车。

“要说请。叶璃难受的不行,坐着不想动。

“快点,车要开了。季落清微微皱了一下眉,不悦地看了一眼她,看到她脸色苍白,心里那点不快顿时换成了担心“你怎么了?

叶璃话都不想说,满口苦涩,好像下一秒就要吐出来。

眼看车要起步了,无奈站起来弯腰把她抱下了车。

下了车的叶璃骤然觉得舒服多了。

季落清看她脸色好点了,便把她放在公交站台的候车座椅上了。

他想着去给她买点水和晕车药,刚抬脚就被她拉住了校服衣角。

叶璃头埋的低低的,闷声问道“我都这样了,你就这么把我甩在路边啊?

“昨晚都是我背你回去的。叶璃抬头仰视他,胡扯道。

季落清没辙,想了想还是蹲下来示意她上来。

叶璃倒也干脆,想都没想就趴在了他的背上,反正她也确实也背过他,算是扯平了。

她的下巴放在季落清的肩膀上,从季落清的耳朵看到细腻白嫩的脖子,再到还有些稚嫩的脸颊,叶璃一闪而过心里冒出一点想法,真想一口咬在他脖子上,想看鲜红艳丽的血液顺着脖子流进洁白干净的衬衫里。

“你能不能别盯着我看?季落清突然出声打断她的遐想。

“看一下又不会少块肉,你也可以盯着我看啊!

“还有力气调侃,看来已经好了。季落清说着就想把背上的人放下来。

“不是吧!这么快就背不动了?叶璃调侃道“季小少爷,还是得多锻炼啊。

季落清听她这么说也不知道该不该放下,放下不就承认自己不行了吗?不放心里又气不过。

季落清没在搭话,叶璃在他背上偷偷勾了勾唇角。

不知背着她走了多久,来到一个花店面前,季落清对老板道“给我包一束百合,多谢。

“好的,请稍等。

“我也要。背上的叶璃立即说道。

“……

“还没人送过我花呢。叶璃装出一股可怜样。心道不知道他吃不吃那一套。

季落清暗自摇了摇头,想着送她一束花也没什么,妥协道“要哪种?

叶璃听到季落清问她,开兴的笑了笑,接着便从他背上下来,指了指花店门口架子上的那盆薄荷。

叶璃原本不知道季落清为什么要来这,看到他手里拿着一束花,便也猜到他来这儿的原因了。

若是没记错,季落清的妈妈葬在临安市城南的青苔山陵园。

每年她的祭日和生辰南靥也会来,还从来不让人跟着。

如今跟着季落清偶然来到这,她也有些意外。

叶璃跟着季落清上了山,他也没阻拦,想来去看看也没事。

季落清把买的那束百合放在了墓碑前面,随后对着墓碑上的人行了一个礼。

叶璃站在他后面,看着墓碑上和季落清有几分相似的脸,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很快那抹笑就消失了。

“你不烧点纸钱给她吗?叶璃好奇的问道,她虽然没给谁上过坟,但她知道好像是有这么一步骤的。

“……

“你是不是要对她说点什么?我要不要回避一下?

“……你去外面等我吧季落清声音低沉道。

“行,你快点,这大晚上的我有点害怕。

“……

叶璃抱着薄荷在山下等了良久,薄荷叶子都快被她揪秃了,散发出淡淡的清香。

叶璃左右徘徊,叹道“味道还挺好闻。

初夏的夜晚月色格外亮,能清楚的看清墓碑上的字,也能看清来人。

叶璃回头看见季落清迎光从山上缓缓走下,孤独的身影让人不觉是十六七岁的孩子,显得那般成熟,让她感觉有点眼熟。

在哪里见过他吗?叶璃不禁自问。

是因为和他舅舅长得像吗?

或许吧。

季落清走到她身旁,一眼就能看出他的难过,整个人沉闷了不少。

但叶璃实在体会不出那种感觉,她从没来没有过父母,也没有过亲近之人离世过后的悲痛,所以并不知道怎么安慰他。

“这么晚了,我们还回临安市吗?叶璃没话找话道。

“根本没车了。

“好吧,你不给你哥打个电话告知一下吗?他会担心的。叶璃道。

“他怎么会担心?季落清无所谓的说道“他这时候说不准还在忙工作呢。

“他会担心的。叶璃随声道。

季落清听见她帮季落嵛说话,本就不高兴的他更加不悦“你很了解他?

“还行。叶璃认真说道。

季落清不想和她废话,领先走在她的前面。

叶璃跟着他来到当地一家民宿,环境挺好,靠河,还能感受到轻轻凉凉的江风。

借着民宿里的灯光这才看清了季落清的脸,脸上,脖子上到处都是被蚊子咬的红点,称的嘴角那快不太明显的淤青都更加暗淡了。

叶璃有些想笑,憋了许久才开口道“为什么蚊子只咬你不咬我啊?

“薄荷能驱蚊的。季落清淡淡道“老板娘,来一间房。

“哦~文化人。叶璃点点头,不急不慢地应道。

突然听到季落清说的一间房,从容的表情换成了惊讶“一间?你确定?

叶璃顿了顿继续道“我是不介意和你住一间的,就怕你忍不……

“两间。季落清打断了她口无遮拦的话对老板娘说道。

老板娘笑了笑,大方地说道“好嘞。好久不见你了,这次居然还带了人来。说完看了看叶璃,叶璃回了一个甜美的笑。

看来季落清每次来看他妈妈都是住的这儿,老板娘都认识他了。

“是她非要跟来。季落清随口道。

“你默认了我才来的。

“……

老板娘看着他们,心里欣慰这次来这孩子总算不是孤单一个人了,明显感觉比过去来少了许多忧郁。

《薄荷染盖兰花香》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