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小说资讯网!

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北斗定山海

>

北斗定山海

胡暮烟 著

奇幻玄幻 胡佑之 胡暮烟

最近非常热门的一本书《北斗定山海》,它的作者是“胡暮烟”。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而北天极的最深处一直有一颗不起眼的星,俯瞰着山河。无数年过后,始祖看到了燧人氏第一次成功取火,族人开始吃熟的食物,夜里用火驱赶野兽以后。就立刻把他召唤到北天极上,位列北天极的第一颗星,也是北天极正北位上的星,称“北极一”,也称“北辰”。自此“天皇帝星”,越来越暗了...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胡佑之胡暮烟   更新: 2022-12-13 17:4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经典力作《北斗定山海》,目前爆火中!主要人物有胡佑之胡暮烟,由作者“胡暮烟”独家倾力创作,故事简介如下:胡佑之回到木屋里,拿出一块麻布包裹起这些年采集的种子系在自己腰间往外走雪还在下着,胡佑之依旧只穿了一件麻布短裤,胸前的马首符印散着微光,似乎就是胡佑之温暖的来源捡起门前的断枝拄着,慢悠悠的走在覆满雪的山路上,虽然身上不觉得冷,但脚下的雪融化的并不快暗骂道:“没了星华的滋养,星力都没了这地华的门道刚刚摸索出点儿眉目,树又给毁了”雪花的簌簌声越来越密,合谷山不算太高,不多时漫山遍野都成了白......

第9章 暗金神马

胡佑之没有时间躲开它们的扑杀了,哪怕尝试躲开的动作都没有做。

两头恶兽现在才觉得,刚刚还是太谨慎了,这就是一个普通人,跟了这么久。

两兽同时扑到,张开血盆大口,咬向胡佑之头颅。一头恶兽的爪子已经抓到了胡佑之的肩膀。

瞬息之间,忍着疼的胡佑之胸前马首暴亮,全身用尽力气,迅速往地面躺去,顺势收腿。

两兽速度都太快,来不及躲避,两口兽牙咬在一起,还没来得及反应。胡佑之收紧的腿,冲着咬在一起的兽头,用力蹬去,如石头一般硬的兽头,震的胡佑之的腿都麻了。

两兽被踹到不远处分开。两口兽牙,断了五颗。爬起来看着胡佑之,一身勿用境修为,自己居然吃亏了。

两兽相视一眼,都懂对方的意思,一个走到胡佑之面前,一个绕到胡佑之身后。

胡佑之这才看清两兽,一个是犀渠,长相似牛,通体青黑色,一丈来长。一个是马蝮,身形如马,虎纹,头部隐约看的出有雾状人脸。

没时间多想,两兽又袭来,前后夹击,胡佑之左手抄起手杖,勉强辗转腾挪着,偶尔用棍梢打到两兽的鼻头。

犀渠和马蝮本来为了那些种子,有点畏手畏脚,不敢使力。这可倒好,鼻子被人打的生疼不说,自己还打不到人。

也不再管那么多了。犀渠牛逼在喷着粗气,奔向胡佑之,两步就到了近前。

身后有马蝮,也不敢后退,只能向左闪躲,落脚未稳,犀渠就又到了近前。

胡佑之还要躲闪,犀渠低头奋蹄,只见犀渠周身气息瞬间爆开数倍,将胡佑之震翻在地,周围数丈之内,树木皆断。

胡佑之在地上疼得,扭成一团。手上的羊皮卷都就掉了。系在腰间的包裹,随着腰的扭动,也快要掉了。撑着手杖想站起来,没站稳又摔倒了。

马蝮跟着犀渠走到身前,犀渠低头刚要叼走包裹。胡佑之看准机会,左手持杖,一下穿透了犀渠的鼻头。就像牛鼻子带上了环一样。

犀渠“嗷的一声,摇头狂甩,胡佑之双手牢牢抓紧木杖,任凭犀渠把自己甩的如何激烈,胃里的酸水都吐出来了,也不撒手。

马蝮上前准备直接咬住胡佑之的腰间的包裹。但是犀渠甩的太厉害。一时间不知如何好了。

胡佑之更惨了,内脏硬生生被震了一下,五脏颠三倒四的。本以为扎串犀渠最薄弱的地方,能控制住犀渠,现在倒好,又被甩的骨头都快散了。

这该死的老狗,怎么还不来,一会儿犀渠不甩了,我也玩儿完了,旁边还有个马蝮呢。

心里正骂着细白,余光瞥见一道黄影袭来,是旁边的马蝮动了。冲的不是自己。或者说冲的不只是自己,这一下,冲的他和犀渠两个,能攻击到谁就攻击谁,无差别攻击。

胡佑之想用力但是用不上力,不能制服犀渠,只能松手了。随着犀渠的猛甩,胡佑之松手,身体不受控制的被甩了出去。

马蝮见状,双足斜蹬,变向直奔胡佑之腰间。犀渠忍着疼,鼻子上插着木杖,也奔着胡佑之冲去,生怕抢不到种子。

还在半空的胡佑之,等着落地再挣扎一番呢,结果包裹散开了,种子散落一地。这可把胡佑之急坏了。

刚落地的胡佑之,都没能站起来,就赶紧翻身踉跄的趴着,也要赶紧把种子捡回来。

犀渠和马蝮,也看见种子落地,早已在散落处开始翻找这,犀渠鼻子上有木杖不方便翻,马蝮已经吃了两粒种子了。

胡佑之看见,怒气灌满胸膛,本想抓个脚力,结果得不偿失,越想越怒。

脚使劲蹬着地往前爬,手也使劲抓着地“畜牲,住口!!!

胸前金黄色马首符印,冲出了胡佑之的身体,一声啸叫,变成十丈高巨型暗金色神马,金黄色的鬃毛,金黄色的马尾,随风飘扬。

双蹄之下,左边踩着犀渠,右边踩着马蝮。胡佑之艰难的爬到暗金马身侧,靠在后腿上。喘着粗气,不再说话。

在山间狂奔的细白,听见动静,也感受到了恐怖的气息,只是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更拼命的往前奔行。

暗金马依旧稳稳的站着,如同石刻雕塑一样,好像站了千百年。蹄下的两头恶兽就像是战利品。靠在马腿上的胡佑之,就像筋疲力竭的老猎户。远处自己的牧犬终于到了。

看到如此景象的的细白深吸凉气,这金马不会是胡老大本尊吧。

细白闻到了地上的种子说“快把地上的种子,捡一颗,给老大塞嘴里。

鹦鹉听到立即照做。咽下种子的胡佑之,开始运行龙气于丹田和五脏之间。

细白自言自语的说“以后不能再让胡老大独自面冒险了,这次都怨我,没想到是两头恶兽。

天渐渐黑了。胡佑之也醒了过来。这次伤的不重,只是本来虚弱的身体还没恢复,实力大减之后,又添新伤。显得更加疲惫无神了。

胡佑之细声说“它俩还活着吗?

细白答“活着呢。胡老大。

“把它俩的吃人的獠牙都掰掉。

“是,老大。细白转身走到两兽脸前,各踹了一脚,牙顺着嘴混着血就流出来了。

被金马踩着,两兽哼都不敢哼一声。

胡佑之又道“老狗,这头马蝮,杀了,把肚子里的种子掏出来,就算是嚼碎了,也得找出来。

“鹦鹉,把它俩的獠牙,串起来,串成个圈,给这犀渠戴上。

马蝮听见要杀自己,奋力挣扎,结果根本动不了。

细白说“老大,这个马蝮已经是‘乾乾境’了,‘意识之海’已经到了‘灵识之海’的境界了,它的灵识力,我能吸收了吗?

胡佑之微微点头。

细白不再理会马蝮的扭动,张口咬碎马蝮的头骨,体内的灵气散出来,被细白吸进了嘴里。

老狗咬着马蝮腹部的一块使劲一扯,就开膛破肚了,开始翻找胃里的种子。

鹦鹉扯下马蝮的尾毛,将獠牙串成圈给犀渠戴上。

胡佑之已经把木杖拔出来了,撑着木杖,拍拍金马屁股“回来吧,细白在这,不会有危险了。

暗金神马随风进入胡佑之体内,无声无息,只在胸前留下马首符印。

细白也找到了种子,送到胡佑之面前。马蝮吃的着急,没来得及嚼就咽了,还是完整的。

胡佑之说“老狗,今天你来晚了,罚你找到所有散落的种子,少一颗,就扣你一年的种子口粮。

细白自觉惭愧,认领受罚。赶紧开始找种子。

胡佑之看着卧倒不敢动的犀渠,说“想死还是想活?

犀渠低头,做着顺从的姿态。

“好,想活就听话。从你戴上獠牙鼻环那一刻开始,你就是我的坐骑。保护好你的鼻环。

犀渠继续做着顺从的姿态。

“你杀孽太重,獠牙也都掰掉了,以后改吃草吧!

“想办法把马蝮的皮剥下来,我当包裹用。肉你们想吃就吃,不吃就处理了,骨头给我留着就行。

《北斗定山海》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