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小说资讯网!

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修仙:开局被打成废物也可登仙?

>

修仙:开局被打成废物也可登仙?

逐鹿半生 著

奇幻玄幻 林夕 王羽涵

如果你喜欢看奇幻玄幻小说,一定不要错过“逐鹿半生”的一本书《修仙:开局被打成废物也可登仙?》。讲述了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林夕王羽涵   更新: 2022-12-13 18:34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主角是林夕王羽涵的奇幻玄幻小说《修仙:开局被打成废物也可登仙?》,是近期深得读者青睐的一篇奇幻玄幻,作者“逐鹿半生”所著,主要讲述的是:翌日,林夕起身之后便感到腰酸背痛,就好像他在梦中与人大战三百回合了一样“也许,是昨天打扫练武场太累了吧”林夕像是安慰一般自言自语的说道“梦中的神魔吗?真的会有人修炼至如此境界吗?我也可以吗?诶,我在说什么胡话”林夕先是惊叹,后来又以一种自嘲的语气说道“小娃,没试怎么就知道不行呢?”一道浑厚而又充满了正气的言语响彻在茅草屋“是谁?是谁在和我说话!”听到这十分陌生的声音,林夕吓得赶忙站起身......

第4章 破而后立

林宗去世后,林夕眼中万念俱灰,他在当时林宗去世的附近一处荒无人烟的地方,搭了一座茅草屋,立了一个衣冠冢,这个地方可谓是荒芜极了,偶尔会飘过来的垃圾也都是数年之前的。

就这样林夕在那里呆坐了整整十天,呆呆地看着师父的衣冠冢,“师父,当时如果他没来的话,你现在应该要给我做你最得意的盐烤玄兽肉了吧而后十天一句话都不说,一滴水都没有喝,亏的是林夕之前的身体素质已经被玄气修养的较好,可就算是如此,他还是差点撑不住要晕倒。

林夕只是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林宗的衣冠冢看,仿佛这个里面只埋着一些师父生前用品,生前衣物,就好像是师父一般。

这十天里,除了偶尔上空有传来飞鸟经过的声音外,没有别的任何声响,林夕也从未离开过这间茅草屋一步,一直到第十天,林夕突然间他睁开了双眼。

他突然想起来,沈钧洪所说的,师父用尽了所有的精血神魂,林夕嘴里喃喃的说“精血…神魂…精血…等等,精血?

林夕连忙看向自己的胸间,师父当时为了不让他走火入魔用了一滴精血,刻画在林夕丹田上方,在双胸中间,形成了镇魂定魄清心阵。

当时听林宗说这个可以一直陪伴林夕一直到百年之后,林夕还不是特别相信,可如今知道林宗是玄帝境强者。

别说精血了,就是普普通通的一滴血液,都重若千斤,可存百年,更不用说里面充斥着巨量的生命气息。

“师父…爹,你放心,我定会替您报仇,定会为您讨回公道,为您复仇,您是世界上最好的父亲!我一定会用沈钧洪的项上人头,用他背后的势力所有人的命血祭您!我一定会找到可以复活您的方法!再难再不可能我也要去试!

林夕跪在林宗坟前,用出全身的力说出了这一番话,尽管这个地方可没有倾听他心声的人。

现在林夕心中充满着对于师父林宗的思念与希望,他恨透了沈钧洪,恨透了他身后派他前来灭杀自己的势力。

在他下定决心的这天起,他一定要让沈钧洪付出生命的代价,让他背后的势力受到应有的惩罚。

“对,我现在要变强,变得更加强大才能够保护自己想保护的人!林夕握紧拳头,心中暗暗发誓,“我绝对不会让自己轻易地死去,起码在我报仇之前我不能也不可以倒下。

林夕深深地体会到了现阶段自己的脆弱不堪以及自己背负着的血海深仇,林夕甚至怀疑自己亲生爹娘下落不明也与此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随后林夕去了后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搬来一块半人高的大石,耗费了三天三夜用凿子打成墓碑状,并用匕首刻下这么一段话。

“恩师_养父_林宗之墓

不幸遇难_必报此仇

誓要血祭奠亡灵

弟子_养儿_林夕立

这块大石刻的非常简单,只有寥寥数十字,但却是林夕的内心真实写照。

“师父的这块墓碑,便是我的立志、我的信仰、我的目标、我的坚持!为报此仇,就算是难如登天,但,我可登仙,一剑破天!

这是林夕对于恩师林宗的最高承诺,如果林宗还活着,应该会感到十分欣慰吧。

而后的一年时间里,林夕被媚上欺下的小人压榨,就连给他的修炼物资都被人拦截在手也只能做了杂役弟子,每次都会被那些欺凌他的杂役弟子打得遍体鳞伤。

可林夕从不向别人求饶,他的傲骨不允许他向这种垃圾求饶,只要别人敢动他一根汗毛,他便会用尽全力反击。

即使根本无法伤到对方,即使会被别人打得奄奄一息,他也不曾向任何人低过头。

这一年中,林夕也尝试着去运转师父教给自己的《混元玄气功》,可是玄气一进入体内,就会四散逸开,尽管林夕很受玄气欢迎,但是只出不进还是让他郁闷极了。

没办法,只好锻炼自己之前修行记住的剑法招式了,可是林夕的天赋实在是高,当他练剑一周时,一种玄而又玄的感觉袭来,就好像是当时他孩时明悟气感一般。

林夕感觉自己仿佛是与这柄剑开始沟通,他觉得这事说出去,别人肯定以为他修为尽失,得了失心疯了。

剑似乎和林夕说了很多,林夕盘腿坐着,剑就在他面前悬浮着,此时他可并无玄气,这剑却在空中悬浮,当真是奇怪的很。

林夕缓缓睁开眼,伸手向剑,剑就好似有灵性一般,在空中径直飘向林夕手中,林夕紧握手中剑,玄铁长剑发出一阵阵的剑鸣。

林夕嘴里喃喃着说:“这就是剑意吗?

那一年里,林夕都在不断的磨练着自己的剑意,不停的与手中长剑沟通,练习剑招剑技,他从未感受过如此的充实,之前这种感受还是他修炼之时。

一年后,林夕坐在自己的茅草屋附近,看着远处的山峰还有山脚下的河流,这一年来他已经将那座山脉全部走了个遍。

这座山脉之中除了有着各种树木花草,里面还有着许多的奇珍异兽,山脉规模也算不小。

要说说其他的,也就是一条溪流了,溪水潺潺,清澈透亮,阳光照射下闪烁着粼粼波光,溪水下游动的小鱼就仿佛是在空气中飘动着一样。

这一年来,林夕每隔一段时间都会出现在这片山脉,看着山谷中的美景,可是却一点都不感到寂寞,这样一个人呆着反而更加清净。

他知道,他现在的剑意正在慢慢增强,也知道自己的心境也正在发生变化,这些都让他欣慰无比,同时也让他急躁的内心沉淀下来。

山谷下面有人居住,可是山谷的面积不大也就几十户人家而已,而且房屋都不大,全是木质结构,林夕也看出这些人的家庭贫困,但是他们的脸上洋溢着的却满是幸福。

他们虽然穷,可是他们有希望,他们有自己生活方式。

也都是一群穷苦农民,每日除了耕田种菜,要不就是去镇上采购用品,卖些粮食,偶尔也会去山上打打猎,捉一些野味卖去镇上市集补贴家用。

林夕站在山谷口,望着山谷中的风景,总是会忽然心生一种宁静安详的感觉。

现在看着自己手中的剑,脸上带着浓烈的兴奋,虽然这种剑意并不能发挥出多强的威力,但却能让他的内心变得更加强大更加坚韧。

在他旁边放着一把破旧的锄头,锄头上有着斑斑锈迹,锄头上还沾满泥土和杂草。

昨天刚开了两亩地,今天又该去打扫练武场了,而且不能在白天外门弟子练武的时候去,得等到入夜才行。

然后就出现了一开始的那一幕,原本偌大的练武场应当四名杂役弟子共同打扫,可他们推脱不去,就算要罚也有林夕垫底受罪。

林夕打扫完后,坐在练武场一角,茫然的望着天空。

没有玄气的支撑,长时间的劳动使得林夕浑身酸痛无力,汗珠从林夕额头上渗下,一滴一滴的滴落在这令林夕心驰神往一年之久的练武场的石砖之上。

林夕多么希望这个地方自己可以进入,但现在自己,丹田尽废,经脉寸断,已经是废无可废了,身体还因为那次受伤落下了病根。

清扫完练武场,已是两个时辰之后,林夕拖着疲惫不堪的身躯,回到这个陪伴自己一年的破烂茅草屋。

屋内虽是简陋,可林夕也没嫌什么,他早已累的实在连一句吐槽的话都懒得开口,就算嫌弃也没有这个资格。

连最低等的杂役弟子也不愿与林夕为伍,躺在自己这张小床上,他想着如何变强,却又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充斥着林夕的身体,想起当日的玄帝境强者,以及现在如同蝼蚁一般的自己。

“啊!林夕猛的仰起头,发泄着内心中的郁闷。他双目紧闭,嘴巴微微颤抖着,双拳死命握起,青筋暴凸。

他的身体微微抽搐着,双肩轻轻耸动着。

一直过了好半晌,他才逐渐平静下来,慢慢的将自己埋葬在黑暗中。

林夕的身体随着呼吸,上下浮动,身体肌肉紧绷,仿佛下一秒就要爆炸一般,而且他全身上下布满了血痕。这些血痕不是他的,而是上次的沈钧洪所留。

“啊!突然之间,林夕又是一声怒吼。

跪在地上眼中流下了不忿的泪水,他的身体随着呼吸,一阵剧烈的抖动,他的双拳死死攥着,似乎想要将拳头捏碎一般,牙关咬的嘎嘣响,脸庞因为愤怒而变得通红。

他活着的希望就是为师父报仇,可这种浑浑噩噩的日子远不是林夕想要过的,他想要感受到自己日益增强的实力,他渴望力量,渴望世间无双的战力。

双拳全力向地上捶去,发泄着自己的无奈,渴望,以及愤怒。

可是,仅凭林夕这么半废之人,还能翻起什么浪花。只能不甘的捶打着凹凸不平的土地,一直捶到自己手指上的肉开始崩裂,出血,一拳两拳,十拳二十拳,总共捶出九十九拳。

这便是林夕的极限了,随后躺在床上,大口大口直喘气,无力的将右手垂在地上,血液随着手背滴在地面上。

血液渐渐渗入土壤里。

可是这土壤下三寸的深层却是在贪婪的吸收着林夕的鲜血。

林夕的眼皮越来越重,数次体力透支让他困意十足,渐渐地睡着了。

“嗖

就在这时,血迹中间,发生异变。

一时间,光芒大显,闪耀在这黑暗的茅草屋中,明若白昼,此时正在呼呼大睡的林夕却是错过这一奇景。

凌空突出两道金字。上面是“置之死地而后生,战神重现震天下,第一句金字凝为一道黑线,第二句金字化为一缕金光。

两道金光分别朝着不同的方向射去,一左一右朝着林夕而去。

“嗡嗡嗡嗡

金光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地冲入林夕的眉心之中,黑丝则是毫无阻力的进入了林夕的丹田之处。林夕此时还是在梦乡与周公探讨修为。

黑线中传出一股能量,暖洋洋的气息,从体内正在缓慢的修复着林夕手上的伤口。

黑线在林夕已经碎裂的丹田之处伸舒开来,从一根黑线转化为成千上万根黑线,如同人体内修复细胞,联络住林夕的奇经八脉,各个经脉。

金光钻入林夕的脑海之中,林夕此时梦境忽变,原先正在修行着号为天下第一的心法。

骤然之间,梦中天地风云变化,一尊万丈有余如同神魔一般的人类,于天地之间降下,浑身皆是金光闪烁。

整个世界好似充斥着风暴一般,顿时风雨骤起,拳头大的雨点砸落在林夕身上,因神魔的威压,林夕根本无法直视他。

《修仙:开局被打成废物也可登仙?》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