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山野小神医
山野小神医

山野小神医秦风

标签: 山野小神医 李春梅 现代言情 秦风
最具实力派作家“秦风”又一新作《山野小神医》,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秦风李春梅,小说简介:血液逐渐变成鲜红,表明毒液已经彻底被吸了出来,方才作罢。此时的薛颖儿平躺在地,为缓解疼痛,两只玉手紧紧抓着地上的小草,如玉贝齿轻咬红唇,一双美眸紧闭,长长的睫毛却不断扇动,那如仙子般纯净的小脸,却是一副魅惑至极的表情。因为疼痛而身体微颤,为了不发出声音,压抑着的呼吸略显急促,带动紧绷的红色短袖起伏如...
状态:连载中 时间:11-04 16:18
点击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章节预览

极度舒适的感觉,和那一声勾魂摄魄的娇吟,让秦风顿时心乱神迷,口干舌燥,恍惚中差点把毒血咽下去!

他使劲摇头挣扎出来,把毒血吐到一边,无奈的冲薛颖儿埋怨道“你个死丫头,想害死你哥啊?!”

“对不起,我,我……”

薛颖儿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早已脸红如血,羞赫不堪,声若蚊蝇的说着,低下头不敢再看秦风。

秦风被她娇羞的绝美表情,和刚刚的柔软又晃动了心神。

他为了不让薛颖儿尴尬,严肃起表情,对薛颖儿命令道“乖乖躺好,不许乱动,要不然不管你了!”

“哼!”

薛颖儿又羞又恼的哼了一声,赌气般躺了下去,好像把一切都交给了他,随他处置去了。

秦风收敛心性,又狠狠吸了几口毒血。

血液逐渐变成鲜红,表明毒液已经彻底被吸了出来,方才作罢。

此时的薛颖儿平躺在地,为缓解疼痛,两只玉手紧紧抓着地上的小草,如玉贝齿轻咬红唇,一双美眸紧闭,长长的睫毛却不断扇动,那如仙子般纯净的小脸,却是一副魅惑至极的表情。

因为疼痛而身体微颤,为了不发出声音,压抑着的呼吸略显急促,带动紧绷的红色短袖起伏如浪,曲线跌宕,完全一副娇媚不堪,任君采摘的样子。

“你等着,我去找几株草药来!”

秦风心摇神乱,再不敢多看,起身逃似的跑走了!

现在他口腔里,全是没有吐尽的蛇毒,嘴角都有些发麻了。

这就是中毒的前兆,必须尽快找到紫梗褐叶白花的三心草。

神农药理上说,这种草解毒有奇效。

都说蛇出现的地方都有解毒药,这话果然不假。

秦风刚刚走了几十米,转了一个弯就看到,几颗四寸来高的三心草。

他紧赶几步过去,拔起一株直接丢进嘴里嚼着,拿着两株,准备往回走。

突然,远处一株一米五高的植物,惊爆了秦风的眼睛!

这种植物也是紫梗褐叶白花,与三心草外观一模一样,但却大得出奇。

三心草是一年生草本植物,最高就能长到四五寸高,怎么可能是一米五呢?

难道这种植物还有多年生的?

秦风心下奇怪,走过去仔细看了起来。

可围着转了几圈,也没看出个所以然。

不过这可是个稀罕物,药性肯定极强,制成解毒药放在家里,万一村里有人再中毒,也能及时救命。

还没来得及动手,秦风便感觉到身后一动!

他急忙转头,不由吓了一跳。

一条五尺来长,通体漆黑如墨,头上一个黑冠子的大蛇,正朝他悄无声息的游来。

这就是鼎鼎大名的乌冠蛇!

并且还是大乌冠!

乌冠蛇之王!

蛇头那个大大的黑冠,就是最明显的标志!

不过,山里的男娃根本不怕蛇。

而自己就有解毒药在手,有医天神术在心,怕它个鸟!

秦风顿时放下心来。

大乌冠见他转身,猛然弹起,蛇嘴大张,直接朝他飞射而来!

速度之快,真比离弦之箭有过之而无不及。

秦风本能的伸手,想拨开大蛇。

但他没想到,自己的速度竟然变的极快。

蛇牙还没咬到他的胳膊,他便一把抓住了蛇的七寸!

昨晚的修炼,效果竟然如此明显?

若一直练下去,可还得了?

秦风心中惊喜无比。

但大乌冠在山里为王这么多年,那里受过这等欺负?

它立刻盘上秦风手臂,要绞死这个胆敢进入自己地盘的东西。

秦风不屑的一笑,随手抽出一根粗银针,直接刺进了乌冠蛇的七寸之内。

顿时,五尺长的蛇身变成布条一般,软软的垂在他的手里。

“这东西可全身是宝啊,蛇毒蛇胆能做药酒,蛇血还是大补。”

“不行,等回了家,蛇血就凝固了,药效可就要损失一大半,那可是暴殄天物了!”

想到这里,秦风立刻举起乌冠蛇王,抽出银针,猛然一捏蛇身,将蛇血全部从针孔处逼了出,张口去接。

蛇虽大,但血却不多,勉强有一口。

秦风刚刚咽下,便觉一股火、热直冲丹田,顺着经脉散于四肢百骸,舒服的他一声大喝!

正想运用轩辕真经,消化药力之时,那股火、热突然消失了!

“我靠,这蛇血就这么点药力?”

“难道这毒物没事了就吃三心草解毒,把自己的一点宝贝药力都长肉了?”

“照这么看,什么蛇毒蛇胆也药用价值不大了!”

“真是空欢喜一场!”

秦风心里失落的想着,把死蛇丢在一边。

都说天才地宝有毒物看守,看来这毒物就是守这株解毒灵药三星草的。

可这种解毒药对它有什么好处?

秦风心中不由疑惑,但却想不明白。

他双手握住三心草的梗,双臂用力,猛哼一声,把它拔/出来,扛在肩上,顺手捡起死蛇。

再没用,总能吃肉吧,怎么肯丢了?

他绕了几步路,去背了背篓,走了回来。

薛颖儿依然躺在那里,一动不动,不知道想些什么。

看到秦风回来,小脸不由一红,赶紧闭上眼睛,假装睡着了。

秦风过去,随手摘了两片三心草叶子,放在嘴里嚼碎,揭开裤子破缝,敷在她的伤口处。

这点轻微的动作,却让薛颖儿用鼻音发出压抑的哼声!

这种压抑的声音,比刚才那种直接的喊声更加魅惑,更加撩人心弦!

秦风的心头又不由一颤,竟然有了血脉喷张的感觉。

心里不由想着,跟这丫头在一起,迟早被弄出个脑溢血。

他拍了薛颖儿的腿一下,做出不耐烦的表情说“好啦,别装了,起来吧!”

“谁装了?我就是睡着了!”

薛颖儿红着脸犟了一句,猛然坐起,却扯动了伤口,让她疼的一声娇、哼,皱眉搂住了腿。

却不妨动作过大,衬衫扣子被绷掉,领口大开,一片峰峦叠嶂晃出炫目的雪白。

她赶紧抬手去捂,裤子的裂口却没人管了,直接下滑。

秦风腹中那团消失的火、热腾然出现,让他顿时血往上下涌,脑中轰然一声,不由伸手抱向薛颖儿……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