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仙界第一奇葩》大成孙悟空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小说:修仙界第一奇葩

小说:奇幻玄幻

角色:大成孙悟空

简介:\”朋友,你知道修仙么?哎哎,不要走,我说的这个修仙,他不是那种修仙
作为修仙圣地灵山上的一棵石楠树,就因为味道特殊,它一直为各种名门正派所不齿,为了追求自由,石楠干脆修炼成妖,成了灵山上第一个主动“堕落”为妖怪的生物
本以为它跟修仙这两个字在没有关系了,没想到偶然救下的一个道士非要收它为徒,还种下了师徒契,这下它想跑都跑不了了,硬是被师傅带着上分,竟然还差点成功?!——听我说,我真的只想当个咸鱼!凡人修仙都这么难,更何况是一个先天条件极差的植物呢?没错,他就是修仙界第一奇葩!\”

修仙界第一奇葩

《修仙界第一奇葩》免费试读免费阅读

第七章 活人献祭

“我哪里说得不对吗?”石楠看到李四爷的表情,挠了挠头,“我看那河里结了冰,说明里面是有水的啊。”

“河里的水不能用,会出事。”李四爷缓了一会,缓过来劲了,“河里有龙王。”

“你们这里真的没有龙王,别说王了,连龙都没有,相信我。”石楠第n+1次听到龙王了,听的它都无语了。

“哎呀,不能说不能说,是龙王,一定是龙王,许多人见到了!”李四爷的表情更古怪了。

“不可能,你要说它从天上飞过去你们看见了我还有可能信,你要说它在你们村口那条小河里,烧了我都不信。”就以石楠见过的蛟龙来说,那玩意光是吼一声就震的山摇地动,真降临到他们村门口怕不是直接把村子压塌。

李四爷很谨慎的起来观察了一下四周,但是这会肯定没人在,接着他悄悄的关上了偏房的门,神秘兮兮的凑到白衣人面前,“其实我知道那不是龙王,但是谁都不敢说。”

“问问看他是否见过那东西。”云阳说。

“嗯。你见过河里那东西吗?”

“不仅是我,许多人都见过,我们先前去河里取水的时候,亲眼见到河里翻起那么大的浪花,把取水的人全都打翻了,还有人掉到了河里。”

“除了浪花呢?有没有看到别的什么东西?”

“有有!掉到河里的人没有淹死,后来不知道怎么爬上了岸回到了村子里,他们说见到了一条很大的尾巴,尾巴那么一翻,他们就被卷到了河里,尾巴再这么一翻,他们就被拍上了岸。”

“很大的尾巴?”

“对,就像是鱼的尾巴,龙不就长着鱼的尾巴吗,再加上村里有祭龙王的习俗,所以大家都说那是龙王。但是我觉得不是。”李四爷眯着眼睛细细的回忆起来,“我因为守着祠堂,天天跟着娃儿们听书,听的多了,我也知道些东西。”

“掉进河里的人说那尾巴很大,很凉,滑滑的,但是他们没有摸到蛇一样的身子,只摸到了尾巴。我觉得很奇怪,就趁着没人的时候去河边观察,现在河里不是冻住了么,不用担心龙王会翻起水浪把我打翻。”

“我早上天不亮就打着灯笼站在河边看,我就看到那河里偶尔会闪过去一道那样的磷光。”

“必须得在光下才能看的清楚,一呲溜闪过去,就像是……”

“像什么?”石楠和云阳同时问。

“像是鱼鳞!”李四爷说完这一句,两手一抱头蹲了下去,“我跟村长说过,村长说我看错了,没人相信我。”

鱼鳞?石楠觉得小河里有鱼是说的通,有龙是真说不通,所以石楠相信李四爷。

“没事没事,他们不信你我信你。”石楠也蹲下去,勾头看着李四爷,“你是站在村口看到河里有鱼的吗?就那棵榕树旁边?”

李四爷抬起头,“是啊。”

“那你除了鱼鳞还看到什么了没有?”

李四爷表情惊恐,“还有什么啊?”

“就是榕树边啊,我也不知道它长什么样子,不过应该是个人形吧,你没看到过吗?”

李四爷被吓得都不会说话了,一想到自己站在河边的时候身后可能有什么“东西”也在盯着他,他差点没尿裤子。

“那就奇怪了,但是为什么会这样呢?”石楠百思不得其解,想跟云阳沟通下,但是李四爷在这里它又不好说,“啊,那什么,我可能要变个戏法,能不能请你先出去一会?”

“先生是要做法了吗?”李四爷现在已经信了,这个白衣人绝对是个懂行的主!

他们村之前不是没请过人来,可是请来的那些神婆啊道士啊都没能说出个所以然来,反而是在河边一做法河里就会翻起波浪,像是龙王发怒了一样,时间长了他们也知道不论请什么人来都没用,唯有给龙王娶亲才是解决问题的方法,于是就这样了。

眼前这个白衣人虽然失了忆,但比之前请来的那些人莫名的感觉可靠的多。

李四爷赶紧退出去关上了门。

屋里只剩下石楠和云阳,石楠刚想开口,云阳抬手制止了它,“那个李四爷还在外面。“

好家伙李四爷疑心病够重啊。

“咳咳,那个什么,四爷啊,还有什么事吗?“

“没事了,没事了,你忙,你忙。“李四爷偷听被戳穿,赶忙跑了。

“你在榕树边发现了什么?“云阳问石楠,”若是他们说的‘龙王’住在河里,你所说的不对又是指什么?“

“等一下,先不说这个,我有一个问题。“

“讲。“

“我们为什么要来这里啊?“石楠其实一直没明白,云阳不是要回重寒宫吗,怎么突然跟着农夫跑到这个村子里来了。

“看到你的农夫提到了龙王,你也提到了土地异常干燥,我判断这个龙王应该是个妖邪,这里的干旱与它有关。“

“就是说这里有一个妖怪呗。“

“刚才李四爷的话印证了这个判断,河里的东西应该是个鱼精。“

“可是这与我们有什么关系?“

““?”

“就是我一直没明白,这里有一个妖怪与我们有什么关系?我们都不认识这里的人啊。”

云阳愣住了,他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

“我说下我的想法你不要生气啊,妖怪也不是什么珍惜动物,有个妖怪也没什么好稀奇的吧,如果走到哪遇到妖怪都要过去看看怎么回事,那你什么时候能到重寒宫啊?”

云阳又愣住了。

降妖除魔,为民除害,这是他从小就印在脑子里的信念,他从来没想过为什么要这么做,他一向都是自然而然的这么做的。

“鱼精用妖法吸走了雨水,令此地的百姓生存艰难,由此可见此妖为祸害,理当除之。”

“但是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呢?”

“我既遇到了,就不能坐视不管。”

“天下那么多妖,你管的过来么?而且万一要是人先惹了妖,人家不得不反击,这也要怪妖吗?”

“道衡!”云阳提高了声音,“你是重寒宫弟子,你必须以降妖除魔为己任,不可有任何邪门歪念,更不可替妖怪说话。”

“可是我保护人,人会感谢我吗?对于人来说我也是妖,他们不但不会感谢我,反而会想要诛杀我,所以我为什么要上赶着保护他们?反过来说,妖怪就一定是坏的吗?再说就算你想管,那也应该先弄清楚事情真相,不能只听人的一面之词吧。”

“你知道这些所谓的龙王娶亲、河伯娶妻是什么回事么?”

“不知道。”

“好,我告诉你。”云阳少见的生气了,“所谓的河伯娶妻,就是把刚及笄的少女穿上嫁衣绑上石块沉到河里!而这些河里的精怪会这些新娘子吃掉助长自己的修为,提升自己的法力,你告诉我这样吃人的妖是不是坏的,是不是该除掉!”

“可是把少女绑上石块沉到河里的是你们人啊!如果你们不这么做,那少女怎么会淹死呢!”

“人若是不满足这些妖怪的欲望,结果就会像这个村子一样,被妖怪报复惩罚,他们献祭少女,只是迫于妖怪的淫威,是不得已而为之。”

“那!那,那可以,可以……“石楠有些理亏,接不上话了。

“可以什么?“

“那可以把这个坏妖怪给赶走啊,赶走就不用献祭少女了!“

云阳看着石楠,“嗯。“

石楠愣了一下,一拍脑门,“好吧,所以降妖除魔就是这个意思么,那我懂了。”

“从前我以为只有修道之人才可以驱除妖邪,现在我想,只要是一心向善,妖也可以除妖。”

“那就是说的我呗,我好难啊我身为妖却要跟别的妖怪为敌,回头同类该怎么看我啊。”

“你的同类不是妖,是人。”

“啊随便你怎么说了,反正现在就是,我们要把河里的鱼精给赶走,是这个意思吧。”

“嗯。”

“那快点弄完快点走吧,你别忘了你还有仇要报,所以现在我们要怎么做?”帮云阳报了仇它就可以拿到法宝和丹药了,也可以认真开始它自己的小生活了,石楠希望这个过程越快越好。

“你在榕树那边发现了什么?”

“啊对!你不说我都忘了。”既然云阳给它解释通了他们为什么要管这个闲事,那现在它也可以把自己遇到的怪事跟云阳商量一下了。

“超奇怪的,那棵榕树已经修炼成精了,我能感觉到它的树精已经不在了,而且它是比较高端那种。我们修炼有两种方式,榕树这种方式是把自己的内丹修炼成一个小婴儿,然后从婴儿慢慢长大,我是直接从树化为的人形。”

“树木成精虽然稀奇,但也属正常,你说的奇怪是指什么?”

“奇怪就奇怪我碰到了榕树的树根,感觉一种莫名的力量。”

“按道理说,树精化成的这个婴儿他就是个婴儿,他离开树之后这棵树就是普通的树了,就算树本身死了他也不会有事。”

“你奇怪的是这棵树已经成精了却还有法力么?”

“对,按道理说这棵树都已经枯死了,应该什么都没了,但是它偏偏还有力量。而且更奇怪的是,这种力量很微妙,触碰到了之后感觉十分阴冷。不过我之前也没见过榕树,不知道这种树是不是本来就是这样的。“

“树的力量还有差别么?”

“当然有了!像桃树啊樱花树啊这些,都是那种甜甜的,很轻盈的感觉,它们化成的人形不论男女都很好看,超可爱哒。梅树山茶树这些,感觉就比较清冷。”

“原来还有这种说法。”

“当然你们是不会在意这些的,反正对人来说只有仙和妖的差别,比如即使是同一个品种,桃花仙就是好的,桃花妖就该杀。”

“也不一定,譬如桃花一类的阳木,即便成妖,人也不会轻易诛杀的。”

卧槽,都是树精,这怎么还区别对待呢?

石楠对这个看脸的世界绝望了。

“所以说……“

石楠正要接着往下说,突然被云阳打断了。

“等一下,有人来了。“

石楠整理了一下衣服,装模作样的坐到了椅子上,等着门外的人说话。

但是门外的人一直也没什么动静,不知道是不是又在偷听。

石楠揉揉鼻子,一时兴起想逗逗门外的人,就站起来在屋里比划了一通,它本来想念点咒语什么的装的更像一点,可惜了它这个捡来的师傅什么也没教它,它唯一听清的就是当时在庙里他念的那个金光咒。

怎么说来着?什么什么速现,护覆真人?

石楠自己念了一会,然后冷不丁的晃荡到房门口,猛的把门拉开了,正趴在门上偷听的两个壮汉一头扑进了石楠怀里。

李四爷站在不远处急的直跺脚,小声的埋怨着那两个壮汉,“都说了人家能发现了!你们非不听!“

石楠把那两个面红耳赤壮汉扶起来,发现其中一个正是之前对自己很不客气的栓柱。

“先生对不住啊,我跟他们说了你是高人,他们不信,非要听听你在里面干什么,唉!“

“哈哈哈哈哈哈,没事没事,咳咳。“石楠笑了两声,被云阳给提示要注意形象,这才咳了一声假装正经起来,”什么事啊?”

“刚刚我们村里面商量一下今天的事,村长请你过去一趟,有些事想请教请教。”

“行,那走吧。”

那两个壮汉在前面带路,李四爷就还是留在祠堂看守。

栓柱好像对白衣人很不放心一样,时不时的还扭头看看他。

“你真的是他们说的道士么?”栓柱终于忍不住扭头问白衣人。

“不是。”石楠干脆的回答,“我是个变戏法的。”

他们可以认为它是个道士,但它绝对不能自己承认。这点石楠是这么想的,它毕竟现在也没跟云阳学过道法,如果它哪里做的不对回头被拆穿了,还要落得个骗人的名声,那不如根本就不承认,到时候出了什么问题也不怪到它头上。

它没说过自己是道士,也没承诺过自己能干掉“龙王“,一切都是村民自己猜的,不关它的事。

石楠猜要是换做云阳,他一定已经把除妖的事大包大揽下来了。

也可能正是因为这样他才会落得个被雷劈死的下场吧。

栓柱没想到他回答的这么直接,想说的话全被噎了回去。

“哎,我说您就别谦虚了,您要真的是道士就帮帮我们吧!”另一个人也转过头来接上了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