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忆后他只忘了我(钟沫夕顾维)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_(失忆后他只忘了我)完整版免费在线阅读

看过很多霸道总裁小说,但在这里还是要提一下《失忆后他只忘了我》,这是“进酒”写的,人物钟沫夕顾维身上充满魅力,叫人喜欢,小说精彩内容概括: 钟沫夕小小地松了口气,虽然只相处了一年,但她对他还是十分了解的。
他一经认定了的事,哪是旁人三言两语就能改变的?眼下她孤立无援,还有个白莲花那一挂的旧情人虎视眈眈,必须掌握点主动权才行!
况且就这么任由他和杜晶来往,鬼知道会是个什么展开?那个女人,怎么看都不是个省油的灯,总得防着她趁顾维失忆使坏。
想到这里,钟沫夕脑中便不由浮现出另一个男人的脸,那人自称是杜晶的小叔是吧?既然要防着杜晶,这个人也不是不可以拿来利用一下。她现在,实在是太被动了……
钟沫夕心中算盘打得噼啪响,面上却丝毫不显,随手拉了把椅子坐在床前,装作没看见他眉宇间一闪即逝的抗拒,自顾说:“很晚了,你快睡吧,我就在这里守着你,有事随时叫我。”
毕竟是刚做完手术,药物影响加上术后反应,强大如顾维此时也开始疲倦,先前杜晶一通哭诉已经分去了他不少精力,这会儿因为莫名其妙答应下来的赌约而心神放松,他倒真有些困了

小说名:失忆后他只忘了我

类型:霸道总裁

作者:进酒

主角:钟沫夕顾维

失忆后他只忘了我

《失忆后他只忘了我》在线阅读

第5章 合作愉快

钟沫夕小小地松了口气,虽然只相处了一年,但她对他还是十分了解的。
他一经认定了的事,哪是旁人三言两语就能改变的?
眼下她孤立无援,还有个白莲花那一挂的旧情人虎视眈眈,必须掌握点主动权才行!
况且就这么任由他和杜晶来往,鬼知道会是个什么展开?
那个女人,怎么看都不是个省油的灯,总得防着她趁顾维失忆使坏。
想到这里,钟沫夕脑中便不由浮现出另一个男人的脸,那人自称是杜晶的小叔是吧?
既然要防着杜晶,这个人也不是不可以拿来利用一下。
她现在,实在是太被动了……
钟沫夕心中算盘打得噼啪响,面上却丝毫不显,随手拉了把椅子坐在床前,装作没看见他眉宇间一闪即逝的抗拒,自顾说:“很晚了,你快睡吧,我就在这里守着你,有事随时叫我。”
毕竟是刚做完手术,药物影响加上术后反应,强大如顾维此时也开始疲倦,先前杜晶一通哭诉已经分去了他不少精力,这会儿因为莫名其妙答应下来的赌约而心神放松,他倒真有些困了。
钟沫夕见状站起身,放平病床,掖被角,调节空调的温度,一连串动作熟练而自然,像是做惯了似的。
顾维不禁想起陈真之前说的,他住院期间似乎真的只有她在照顾自己。
身边有个陌生人守着,原本是不该那么容易睡着的,可顾维意外地睡得很安稳。
呼~总算是稳住他了。
钟沫夕看着他的睡颜微微出神,睡熟了的他看起来跟以前没什么分别,仿佛失忆什么的都只是一场梦,钟沫夕只需要伏在床沿打个盹,再睁眼就会看到他含笑望着自己,温柔地唤她的名字,说这一切不过是他开的玩笑……
快打住吧!
钟沫夕无声地自嘲一笑,为自己不受控制神游天外的美好幻想感到无语。
一夜无话。
强大的生物钟将顾维从睡梦中唤醒,还没适应头部的刺痛感,视线就下意识地在病房内扫了一圈,最后微微下移停在了床沿。
钟沫夕面朝着顾维伏在床沿,一双漂亮的眼睛这会儿轻轻合着,白皙的皮肤衬得眼底的乌青更加明显。
没有休息好么?
顾维在心里想,后知后觉地发现手背传来的负重感——这人,睡着了还抓得这么紧。
仿佛察觉到什么似的,钟沫夕缓缓睁开眼,对上顾维的视线后,自然而然地露出一抹甜蜜的笑,“你醒啦?
我扶你去洗漱?”
“不用。”
顾维冷淡地答了一句,顿了顿,还是抽回了自己的手,小小的一个举动刺痛了钟沫夕的心,也让她从半梦半醒的状态中回到现实。
好想他……钟沫夕鼻头泛酸,可还是压下了心底里的委屈,面上重又堆出笑容,找出顾维的换洗衣物,敲了敲卫生间虚掩着的门,“换洗的衣服放在门口了哦,刀口还不能沾水,这两天就忍一忍吧。”
没人应声。
病房门被敲响,钟沫夕放下衣物去开门,是陈真,“钟小姐早上好,顾总醒了吗?”
钟沫夕朝洗手间的方向抬了抬下巴,“在洗漱呢。”
她的目光略略下移,落在陈真手中厚厚的文件袋上面,虽然封皮上什么都没有,但她还是觉得里面装的东西必然跟杜晶有关。
陈真朝她点了下头,便行色匆匆地朝洗手间去,脸色不是太好,迎头对上顾维后,想也不想脱口道:“顾总,那个杜小姐有问题。”
顾维慢条斯理地擦着手上的水,抬眸冷淡地看了钟沫夕一眼,相伴一年,钟沫夕太知道他那一眼代表着什么,自嘲一笑,很识趣地说:“我出去看看徐姨来了没有。”
徐姨是顾维请的阿姨,两人还没认识的时候,就一直在照顾顾维的饮食起居,钟沫夕来了以后,徐姨就被调去照顾小晚了,要不是顾维失忆,徐姨恐怕也不用每天两头奔波。
钟沫夕走到公共洗手间洗了把脸,沁凉的水让她清醒了些,回到病房门口时,正好看到了徐姨。
“钟小姐,”徐姨温和地朝钟沫夕笑了笑,继而想起什么似的正色低声问:“顾先生他?”
钟沫夕知道她要问什么,神情淡淡地摇了摇头,引得对方叹了口气。
徐姨把带来的两个保温盒一股脑塞到她手里,絮叨地嘱咐着:“这个里面是排骨汤,给顾先生补身子的,这里面是给你的清粥和两样小炒,徐姨知道你难过,但也总得填饱肚子,这个节骨眼上,你可不能先垮了,就算不为顾先生,你也想想小晚那孩子。”
提起小晚,钟沫夕眼中总算有了丝光亮,她神色复杂地问:“徐姨,小晚还不知道吧?”
“我没告诉她,放心吧。”
徐姨正要再说什么,回头瞥见病房门开,陈真神色古怪地从里面出来。
单看陈真的样子也知,两人刚才的交谈不会有多么愉快,钟沫夕心思微动,将保温盒塞还给徐姨,“徐姨,麻烦您帮我看着顾维吃饭,我有事想问问陈助理。”
陈真面上闪过一丝不情愿,可鬼使神差的,他没有拒绝。
果然……
钟沫夕默默地朝楼梯走,陈真顿了顿,还是跟了上来。
两人在消防出口前站定,四下无人,钟沫夕也不拐弯抹角,“帮杜晶争遗产这件事,出了什么问题吗?”
陈真皱了皱眉头,面上的抗拒依旧很明显,“钟小姐,这件事应该跟你没什么关系吧?”
“严格来说,还是有点关系的,”钟沫夕慢条斯理地说。
“我男朋友和他前女友的关系,当然是越早断了的越好。
我看陈助理似乎在这方面遇到了困难,所以才想着问一问,看能不能帮得上忙。”
陈真木着脸沉默了一阵,钟沫夕也不催,只是歪着头看着他,良久,陈真还是开口了,“我不知道你以前跟顾总的关系到底是怎么样的,但比起杜晶,我更愿意相信你。”
钟沫夕勾了勾唇角,“那还真是谢谢了。”
“我查到的资料显示,杜小姐的丈夫过世后,她得到的不只一套房产,段云岩生前还在繁华地带买了两个商铺给杜小姐开店,店里生意一直很好,段云岩过世后这两个商铺也都归到杜小姐名下。
此外,段云岩的弟弟段云深还从自己名下划给杜小姐一笔钱,数额十分可观。”
钟沫夕一边听着,一边在心里默默盘算,照陈真所说,杜晶收获颇丰,几乎可以带着父母在美国衣食无忧地过一辈子了。
陈真想起什么似的又补了一句:“房产也不是普通房产,而是有市无价的豪宅。”
何止衣食无忧?
养尊处优都够了,这个杜晶到底还想要什么?
“这些显而易见的东西,你用一天的时间都能扒个遍,杜晶既然有目的,不该这么不谨慎……”钟沫夕若有所思。
陈真苦恼地点头,“是,可是顾总不管这些,只让我调查段云深和段氏集团的背景,我看顾总的意思,是想吞并。”
钟沫夕挑眉,似有些意外,“据我所知,段氏集团只在美国发展吧?
维京科技在顾维的打理下虽然前景不错,但跑到美国去吞并人家,是不是有点困难?”
“岂止是有点?
难度系数都快超标了。”
陈真的语气几近乎抱怨,可见对失忆款总裁有多么招架不住。
“钟小姐,我这么跟你说吧,顾总以前是真的很在意那个杜晶,为了她做了很多旁人无法理解的事,杜晶嫁到美国以后,顾总消极了很长一段时间,你肯定也知道。
如今她回来了,不说你,我都很难接受顾总再为了那个女人做傻事,所以你能不能想想办法?”
她当然得想办法!
钟沫夕心情复杂,原以为跟顾维打个赌就能稳住他,日久生情,只要她揣着足够的耐心,顾维迟早会像以前一样重新爱上自己,可听陈真这么一说,才知道自己有多天真。
赌约?
顾维被她激得一时兴起答应了又怎么样?
旧情人服个软示个好,谁还记得钟沫夕是哪根葱!
越想越委屈,钟沫夕深深地吸了口气,抬眼看向陈真,神色木然道:“不用你说,我也不会让杜晶继续坑顾维的。
陈助理,谢谢你肯告诉我这些,以后顾维再让你做什么关于杜晶的事,能不能麻烦你给我个信儿?”
陈真小小地松了口气,“没什么麻不麻烦的,我也会继续调查杜晶,有消息会通知你的。”
“谢谢,合作愉快。”

                       
上一篇 2022年7月2日 pm6:30
下一篇 2022年7月2日 pm6:33